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我卖佛牌的那些年 > 我卖佛牌的那些年全章节免费阅读我卖佛牌的那些年完结版

我卖佛牌的那些年全章节免费阅读我卖佛牌的那些年完结版

发表时间:2020/8/3 2:44:48来源:掌中云热度:

《我卖佛牌的那些年》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特么......气鼓鼓的拖着两个姓李箱回家了,往回走的时候看了刘雷一眼,只见他从兜里掏出来了个避邪除秽的佛牌跟着保洁阿...

我卖佛牌的那些年

“因为我是卖佛牌的,所以多多少少懂一些这种事情,您闺女这块牌若是只是自己做着玩儿的,那肯定没事,如果不是做着玩儿的多半是块阴牌,您闺女这个是在哪里买的您知道吗?”

阿姨焦急的拦下了出租车,说道:“我不知道啊,反正她着急的要这个,这么晚让我出来找。”

说完阿姨给我挥挥手计程车开走了,刘雷这时刚好回来,也看见了保洁阿姨离开,忙问我道:“是不是神色匆匆的来的?”

我点点头,“叔,料事如神啊!”

“看来那块牌真的有问题。”刘雷斩钉截铁的说道。

“从哪看出来的?”怎么我就没看出来?

“那一堆乱糟糟的头发丝后边有一滴干了的血,昨天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但是看这阿姨这个样子,多半是了。”刘雷顿了顿,接着说道 :“其实这种阴牌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连理牌,用的都是老檀木为底,隔层材质特殊,是由檀木的树脂滴落物无色的那部分做的,而且那个壳子可以摘下来,用的到的人就把自己的头发和喜欢的人的头发放进去,再引自己一滴血,就可以了。”

我听了半天只知道是怎么制作的,也没有提到要怎么供奉啊。

刘雷看我的表情也知道我在想什么,接着说道:“这种牌通过供奉者的血和他达成某种交易,前一个月供奉者必须带在身上,通过自己的身体给檀木提供养分让它来为供奉者工作,但是供奉者的身体会很虚弱,前期还好,到了后半月能不能走路都是问题,不过嘛这种牌是最安全的一种阴牌,不会有什么因果报应,但是熬过那一个月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有些身子骨不好的,像我这样的二十天小命就得玩儿完。”

“然后呢?”阴牌不可能只一个月就把事情办完吧?

“然后过了那一个月,供奉者不用再为檀木提供养分,也可以把它放在家里,有自己的味道的地方就行,但是供奉者看不见连理牌就会变得很暴躁,时间久了还会像丢了心智一样,完全不知道自己谁的乱发脾气。”刘雷脸上带着一抹疑虑,“而且有一种说法是那滴血会在一年内被老檀木完全吸收,那会儿供奉者就要开始新一轮的供奉,每年如此,我也不知道这种说法是不是真的也算是道听途说。卖佛牌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到用这个的,说到底也是在用自己的命开玩笑。”

刘雷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所以我也没有问这种牌后边该怎么解决。

“那咱们什么时候回家?”我问道。

刘雷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日子说道:“就明天吧,赶紧回去一趟就当是过年了,今年过年就不回来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我记事起一大家子人过年他都很少回来,但是每次回来还都带着我们一群小辈玩儿。

不过在我奶奶他们嘴里,刘雷就属于那种极为不听话的孩子和极为不务正业的大人,刘雷都快四十了,还是没有老婆孩子,估计这次回家肯定又是被围攻的下场。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提着行李出了小区门口,刚准备叫车就听见有人在叫张先生,我虽然姓张,但是很少被别人叫张先生,而且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哪里有人会喊我,我也没多在意,却听见声音越来越近。

“张先生!”保洁阿姨气喘吁吁的快步往我的方向走过来。

近了才听出来是保洁阿姨的声音,我忙回头看见她,刘雷也看了她一眼,下一秒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又转了回去,还拿了根烟抽。

我也猜到保洁阿姨是因为那块阴牌的事情过来找我们的,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张先生,刘先生,我想请你们帮我个忙,我真的不懂那个吊坠是什么,昨晚给我闺女拿回去了,刚到家就发现她已经晕倒了,怎么叫都叫不醒,请了医生来看,医生说没什么事情就给我闺女打了点滴,但是到现在她都没醒,我该怎么办......”

保洁阿姨说着,竟然哭了起来,这个时间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正多,路过的全都盯着我看,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行注目礼。

这也不好看啊!我看向刘雷让他想个办法,没想到他转过头去装没看见。

“叔,咋办啊!”这种时候还要什么面子,只能喊了。

保洁阿姨听我这么说,多半也猜到了我没办法,或许刘雷有什么办法。立刻扑过去抓住了刘雷的袖子。

“刘先生,求求你救救我闺女,要多少钱我都给!”

刘雷一听到钱这个字,立马精神了,把行礼扔给我说道:“走,咱俩现在就去。”

保洁阿姨抹抹眼泪,可算是着找救星了。

我突然意识到他们俩的事情好像跟我没关系似的,我赶紧扯住刘雷的袖子。

“叔,我咋办?不跟着你们去吗?”别这么把我抛下啊!

刘雷扒拉开我的爪子说道:“乖,先回家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我特么......气鼓鼓的拖着两个姓李箱回家了,往回走的时候看了刘雷一眼,只见他从兜里掏出来了个避邪除秽的佛牌跟着保洁阿姨走了,我才知道他早上出门之前为什么磨磨唧唧不走,原来就等着这会儿捞一笔呢。

回到家里我闲的无聊正玩儿手机,突然就接到了马小姐的电话,一看见手机屏幕上“马小姐”三个字,我就想到了那颗珠子,不由得一阵脸红。

“马姐,这才几天不见你就想我啦?”

“你小子别老油嘴滑舌,那颗圣物呢?啥时候还给我呀?”

还么那么娇俏的声音,我一听见就笑了。

马姐和刘雷差不多大,但是马姐看起来很年轻,和刘雷站一块看起来就像是父女,说出去肯定没人信两个人同龄。

“等着我从老家回来吧,说不定这回我要跟我叔去泰国学艺去了,想着多知道点东西,要不然就光知道卖佛牌,遇到点危险啥的就知道找你们。”

“都是小事都是小事,记得还给我啊,这个东西不卖,绝对不卖。”

我听马姐这么说,又想起刘雷说过的话,难不成这个东西马姐经常拿来自己用?

我卖佛牌的那些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我卖佛牌的那些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我卖佛牌的那些年

我卖佛牌的那些年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6/15 22:57:48

我叫张洋,今年二十三,高中毕业就跟我那个成天游手好闲的阿叔刘雷来到了泰国混生活。刚开始也就是给别人打打零工,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接触到了佛牌,这种和鬼神有些千丝万缕的东西,在泰国很常见。回国后我发现佛牌在国内也炒的热火朝天,很多人都会请一两张佛牌带在身边,改改气运,看到国内行情不错,我的佛牌生意也火了起来。每当周围的朋友向我请佛牌,我总会告诫他们这样一句话:“请佛牌,要记得还愿,多做善事,不然后果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