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庶妻难为 > 庶妻难为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0章十

庶妻难为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0章十

发表时间:2020/7/1 20:11:32来源:有书阁热度:

《庶妻难为》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于是开口道:“今儿说好了是要去清明寺打平安蘸的,到时怕是全城富贵家的女眷们都会去,你们几个可得留意了,万万不能离开姑娘身...

庶妻难为

左老夫人点头应了,说道:“后日,我与你们一同去吧,她这孩子不放在我这老太婆眼前,我总是放心不下。”

大概是因为孙子多了,反到对这唯一的嫡出外孙女越发稀罕得紧,又加之木柔桑乖巧、懂事,每每孝敬的东西都摸到左老夫人的心坎儿上,随着同住的年份越长,左老夫人就越发疼宠她。

“那可好了呢,咱们这些小辈的可是要让老夫人破费了。”

左老夫人笑道:“你这猴儿也学咱家那小猴儿了,她要是好好的,定已撒泼耍赖闹着要我请她吃素斋了,罢了,罢了,你回头下去告诉大家,后儿去了清明寺我做东,请大家吃顿素席面。”

左夫人奉承道:“还是老夫人手里阔气,谁不知清明寺的素斋,在咱地界儿可是首屈一指的,媳妇子这就把这好消息散到各个房里去,叫大家伙儿也先乐上一乐。”

左夫人陪着左老夫人又说了一会子话,外头便有小丫头进来回请左夫人,说是大奶奶有家事拿不定主意,请左夫人去帮忙掌掌眼。

左夫人辞了老夫人,又去碧纱橱里看了木柔桑,见她已服了药睡下又吩咐春染几个好生看顾,照顾得好了自有重赏,这才随了小丫头去了前头。

喻秀珠见得左夫人过来,忙问起了她:“母亲,眼看着要开春了,姑娘们的衣裳也得缝制新的了,媳妇来找母亲讨个主意。”

左夫人说道:“按往例即可了。”

喻秀珠也是大家出身,自是明白嫡庶又别,不说旁的,就是木柔桑这个外姓女的待遇也是比两个庶出的女子高上一大截,她笑问:“母亲,原是要按惯例的,后有婆子提醒说咱家大丫头过二月便要及笄了,四月又是二丫头及笄,便想母亲示下,这两位姑娘的衣裳要如何置下。”

左夫人不高兴地道:“你还用来问我!这么点小事你翻翻旧例便知了,再说了,你也是有庶妹的人,哪有不知这事如何办。”

喻秀珠早就知道问起此事定要吃挂落,她在家也是个不待见庶姐妹的,忙赔笑道:“那是媳妇家中的规矩,哪里能与母亲这儿的相比。”

左夫人听不得庶出什么的,一听便火上头,又道:“好孩子,唉,我知你是个好的,这事儿你就看着办吧,虽说是庶出还是举办及笄礼的,只是这庶出到底上不得台面,就在家中举办叫上众多有头面的丫头婆子凑个热闹。”

喻秀珠早就猜到左夫人会如此说,便又问道:“咱家两位姑娘定是要多添两套及笄的衣裳了,母亲,你看咱家小表妹是不是也该多添上几件。”

虽说讨了骂,她后面的话却是越说越讨左夫人的欢喜,只见她点头称赞,笑道:“你说的是正理儿,咱家就这么一位姑娘,可是不能委屈了她。”

好吧,左夫人眼里的姑娘就只有木柔桑这么一个,还是个隔了一层的外甥女,却要比那庶出的姑娘香亲许多。

喻秀珠也不过是过年到现在才与木柔桑熟点,后者过年后又时常与老夫人还有她的一干子兄弟们粘得紧,极少与喻秀珠走动,不过没少送她东西,就冲这一点喻秀珠对她的印象也是好不少。

笑道:“母亲,我听说布庄新来一批京城流行的布料,不若我带了妹妹们亲自去挑了些回来,也好叫咱小表妹多挑些好看的,眼看着今年年底她便要及笄了。”

左夫人闻言才惊道:“呀,光想着她还是个小孩儿,到是没留神已长大了,你改日多挑些与她,今年怕是要带这三个姑娘到处走动一番了,也好叫人家瞧瞧,咱家姑娘可不比京城里的大家闺秀教养差,有几个的教养姑姑能像她的一样,是从宫里放出来的,伺候过先皇后,又伺候过当今贵妃娘娘。”

喻秀珠听着话儿前头,以为左夫人是说家里的三个姑娘,越听到后越是品出味儿来,合着家里得宠的姑娘只有一个,那就是木柔桑,心下又想着她是个有钱的主儿,以后的出息也是比庶出的两个要强,便也存了善有意与她结交一番。

她得了示下自又打发人去各房里通知一番,又道木柔桑病了不宜久动,便说单叫人把布料送到她房里,由着她挑选。

第二日,喻秀珠当真打发了布庄的娘子抬了两台布样子过来,任由木柔桑挑选,因着心情略好,便叫了春染她们一同帮忙拿了主意选中五匹,又道:“春染,你去前头跟舅母与大表嫂说一声,叫拿了布料送去彩衣阁缝制,帐记在我的名下。”

往年便是如此,这银钱不过是左手换右手,还能卖个大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春染得了吩咐在送那布庄娘子去了大厅时,顺道也一并回了掌家的喻秀珠。

她还待说什么,春染笑道:“大奶奶不必烦心,往年便是如此,今年虽多了几匹布,但咱彩衣阁的绣娘子也有不少,那领事的几个,都是咱姑娘当年手把手的教出来的。”

喻秀珠心中大惊 ,越发觉得木柔桑能耐了,又说道:“往常出没怎见小表妹拿针线,不曾想她的女红竟如此出色?”

春染知喻秀珠来府中不久,很多人事是不知的,笑着回应:“回大奶奶话,我家姑娘自小就精通女红,咱少爷身上的衣袜皆是由我家姑娘亲手缝制,没有一处是假借了奴婢们的手。”

她又问道:“彩衣阁原来是你家姑娘开的?我只是嫁入不久还并不知此事。”

喻秀珠明面上说是掌家了,那银钱实则还是抓在左夫人手上,她不过是管些面子上的事罢了。

“是呢,还不是夫人疼我家姑娘,非拉了她在城里也弄了一个,原只是在县城有一个,后又在襄阳与刘二姑娘又合开了一家。”

春染想着这些都是明面上的事,说也来也不打紧,这顺道叫喻秀珠的人知道,她家姑娘自个儿便会搂银子,并非吃穿都是靠府中。

喻秀珠见她如此说,便猜春染定是听到了些闲话,忙笑道:“早就听夫君说小表妹是个聪明的,想必这三家绣阁还是不错的。”

春染笑道:“奴婢不过是个下人,哪里知道这些帐目,不过是能多赚些水粉银子罢了。”

即告诉了喻秀珠不要打听人家到底赚了多少银子,又同是告诉众位下人,她家姑娘是个有钱的主儿,不可门缝里瞧人。

喻秀珠少不得与她打哈哈,她又不是那蠢昧之人,这段时日早看了个清楚,只等春染离开后,少不得又将自已带来的人警示一番不提。

只说又过了两日,木柔桑的身子稍好些了,左夫人亲自过来瞧过后,见她气色比上前段时间要好些,又转念一想,到是觉得左人贤的法子不错。

于是开口道:“今儿说好了是要去清明寺打平安蘸的,到时怕是全城富贵家的女眷们都会去,你们几个可得留意了,万万不能离开姑娘身边半分。”

木柔桑闻言,说道:“是外甥女不孝,惹得外祖母,舅母与舅舅,还有兄长们担忧了。”

“快别这么说,好孩子,你外祖母把你接到跟前也有些年月了,你那些家里的亲戚又没一个靠得上的,好在你哥哥是个得力的,如今已随了你舅舅当差,你往后的好日子还长着呢!”

左夫人是过来人,瞧木柔桑这段时日病情总是起伏又是多思,便知她心中有些那个心事想不开,做为长辈又不好多问,偏生左人文他们也不清楚,只道那日她与那位襄阳王爷见过面,心中便越发想多了。

又道:“等你病好了,舅母便带了你与两位庶姐四处赴宴,你也帮舅母掌掌眼可好?女儿家家的,总得寻个好归宿才是正理儿。”

木柔桑岂会听不懂左夫人委婉的劝解,心中一片苦涩,越就不该有指望的,自己又偏生喜欢苏瑞睿那种性子的男人,上辈子便是如此,只不过这一次她是下定决心要断掉的。

因此,笑道:“舅母操心了,想来两位庶姐妹的婚事必能落了个好,将来外人也会多夸赞舅母贤惠,正好,外甥女也能从帮学了去,能正个主意,将来也好心中有个底,知道什么样儿能,什么样儿的不能。”

左夫人闻言,便知她听进去自己的劝了,又道:“你也快些收拾好,我先去看看你外祖母,外头的车马皆已备妥了。”

木柔桑送了左夫人出了碧纱橱,掌管首饰衣裳的春意见她回来,笑道:“姑娘,咱们今儿穿这身浅藕色衣裳如何?”

因打平安蘸本是祭天祭地之事,万没有穿得太过艳丽的,木柔桑见她挑的是水烟裙,便道:“今日要在寺里待上一日,还是穿那条折枝桃花白绢百褶裙吧!”

春意应了忙去为她另挑长裙,春风帮她梳好乌黑的长发,又挑了一对银鎏金累丝珍珠钗,又挑了几朵素雅的绢花配上。

“姑娘,你看可还好?”

春景见了,笑道:“咱姑娘现在这俏模样,正如少爷平日念叨的比病虱子还要赛三分。”

木柔桑闻言伸手捂额,她对于教春景识字一事,实在是无力了。

春染与春风笑着一团:“姑娘,你快教教春景吧,这半桶子水晃得也太利害了些。”

“奴婢哪有说错,要奴婢说,是少爷不懂,非要把好好的美人儿比什么病虱子,那虱子哪有生病的,瞧那些小叫化子身上,他们饿得到是黄皮骨瘦,偏那些虱子一个个肥嫩肥嫩的。”

春景见几人笑话她,耳朵根子烧得发慌,一时也来了这么点子急智,只不过她越解释,偏生几人笑得越开心。

木柔桑瞧着几个闹成一团,摇摇头抿嘴轻笑道:“哪是你这么个说法,我哥哥明明念的是病如西子赛三分,偏生你平日不爱念书识字,听了这掐头去尾的话便自解其义了。”

春意这时拿了木柔桑挑的裙子进来,见几个不还在打闹,说道:“你们也收敛些,老夫人刚打发人过来问了,说姑娘几时能过去。”

春染等人这才不再玩闹,又帮木柔桑换了百褶裙,拾时停当后这才随了木柔桑去了老夫人那边。

庶妻难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庶妻难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庶妻难为

庶妻难为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20/3/14 3:06:35

她以一介农门女的身份嫁入侯门原只想守着亲亲忠犬相公关着门过小日子只是嫡母不慈,长嫂不友,小姑不恭一边笑话她是“乡吧佬”出身一边对她的“万贯家财”虎视眈眈她冷冷一笑且看她与忠犬相公携手努力攀上权利的颠峰欺她者,谤她者,讥她者统统被她狠狠地践踏在泥泞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