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南宋之工业革命 > 南宋之工业革命小说在线试读第18章2.6未婚妻

南宋之工业革命小说在线试读第18章2.6未婚妻

发表时间:2020/8/8 10:35:46来源:阅文热度:

《南宋之工业革命》是剧情极佳的总裁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赌约即定,李不伟下一步的计划便是积极准备了,但这次有个大胆的想法,便是造火炮。宋时已有火器使用,但真正意义上的火炮还未出...

南宋之工业革命

  赌约即定,李不伟下一步的计划便是积极准备了,但这次有个大胆的想法,便是造火炮。宋时已有火器使用,但真正意义上的火炮还未出现,李不伟这次准备制造的火炮却是从《大百科全书》中找到的资料,他又查询了宋朝的技术能力,确定了当时的技术能够制造火炮,因此才大胆下了这个赌约。而且即使造不出来,其它几项比试也不会输,只是说服力却要大打折扣了。

  铸剑厂看起来并不算小,竟然有近百名工匠。只是因为普通士兵所使用的兵器大都是刀与长枪,这里所铸的剑却多为军官配带之用,或为皇室所收藏,因此从生产规模上讲,铸剑厂并不算大,但毕竟是皇家所有,所以相关的设备都是一应俱全,熔炉、风箱等设备也都是现成的,只是这里所用的模具却是剑模,也叫剑范,从几十厘米到一米多长的模具都有。

  李不伟花了一个上午来了解铸剑厂内的全部情况,陪同李不伟的是一名叫做杨万景的铸剑师傅,这杨万景其实是铸剑世家,祖辈几代都在铸剑厂工作,杨家历代干得都不错,到了杨万景这一辈,虽然他年纪不太大只有三十多岁,但已是铸剑厂的督事了,全厂所有人员都由杨万景调配。

  虽然目前军队使用的兵器则由专门的兵器厂制造,但铸剑厂工人的手艺却一点也不亚于其它兵器厂,因为剑的数量本就比刀矢枪戟等数量要少许多,况且寻常士兵所配用剑又不在此铸造,因此这里每出一把剑,都必须是精品。

  李不伟一圈看下来,心中已有了初步想法。铸剑厂所用的铁是直接从外面运来的约一尺见方的铁锭,这些铁锭已是精炼过的铁了,待重新熔化后,又倒入不同规格的剑模,然后再交由锻造师傅,再经过锻造,打磨,淬火,局部回火,便完成了剑身的制造,最后又交由其它工人进行剑柄安装,再配上剑鞘,以及其它装饰物,便完成发一把铁剑的制造。另外,还有些剑是以铜为原料的,调剂铸剑的材料是青铜,青铜是铜和锡或铜和锡、铅的合金,只是铜剑少了锻造这一工序。李不伟昨日已为自己列了一张清单,此时看来如果要造大炮,除了需要火yao外,还需要一些生铁锭,用于炮弹的制作,毕竟用精铁或铜来制作炮弹实在是太过浪费。

  李不伟看得满意之极,笑道:“杨督事,我来此的原因想必你已知道了,李某奉皇上之命前来制造新武器,这里的各种装备正好是建造新武器所必须的,但仍然需要一些其它原料,还请杨督事多多费心。”杨万景连忙道:“李大人尽请放心,既然是皇上的意思,下官必当竭尽全力,不知李大人还需哪些原料?”

  李不伟道:“其它这原料也不难找,便是火yao了。”杨万景心中觉得奇怪,心想必定是在铸造过程中用的一些添加剂之类的,便道:“火yao倒不难找到,但不知李大人需要多少火yao?”李不伟笑道:“你先将目前常用的火yao各找上几百斤,写清每种的详细配方,然后我需要加以试验,再确定最终的配方,然后按新配方制作上一千斤吧。”“一千斤?”杨万景吃了一惊,心想即使用于添加剂,也用不了一千斤啊?不知道这李大人要如此多的火yao干吗?李不伟见状问道:“杨大人可是有困难?”

  “哦,不。”杨万景连忙道:“下官这就吩咐下去,按李大人所说的份量准备。”

  “还有”,李不伟说着,拿出一段筷子粗细的木棍,“烦请杨大人将现有的各种铁质,按如此粗细做成大约半尺长,并且在两端逐渐加粗,按这种样子做上一批样品,然后将其一端固定,另一端挂上重物,看挂到多重时会被拉断,最后将每种样品被拉断前的重量都一一报给我。”

  杨万景看着李不伟手中的木棍,心中明白了些,问道:“李大人,请问这是否在测试每种铁质的耐拉程度?”李不伟笑道:“正是,这是测试铁质的强度。”

  其实李不伟在前一天晚上已作了一些计算。一发直径10厘米的球状炮弹,若为铁质,约为6公斤重。如果要将这炮弹射出300米,按45度角射出,李不伟大概计算出初速度应为50米左右,而要获得这个初速度,又得到炮弹横截面在炮筒内所受的压强,这个压强再转化为炮筒所受的正应力,李不伟已得到一个数值,便是铁质的抗拉强度了,其实这个数值比起现代的45号调质钢还要低上许多,但李不伟不知道在古代能否找到适合的钢铁来制造炮筒。他已计算过灰铸铁用于造炮筒,却发现如果要满足这种要求,炮筒壁至少要8厘米厚,一门炮要三吨多重,这显然是不行的。

  杨万景在铸剑厂里已有十多年,因此已略明白李不伟所说的试验的意图,又接着问道:“李大人请放心,下官必定做出准确的数据。只是这样品只需测挂重,不需测其耐压程度?”

  李不伟心想作为炮筒来说,其实只是承受拉应力,对于压应力,弯曲应力与剪应力倒可以忽略不计。对了,差点忘记,炮弹如果连续发射,炮筒必然发热,因此还要考虑温度的因素。于是他又补充道:“杨大人可多做些样品,在不同的温度下进行测试,然后分别记下每种温度下的抗拉力。”李不伟说完,才想起古代显然还没有温度计,又补充道:“这样吧,测量能将油烧到滚热时温度的抗拉力。”

  安排完任务后,已是下午,李不伟返回客栈,心想这些任务估计也要五六天完成了吧,而现在自己要做的事,就是马上回到徽州,将自己的行李带来,尤其是那套大百科全书,出来混全靠它了。

  在此之前,李不伟早已告知理宗自己需亲自返回徽州一趟,身为军器少监,李不伟这次回去时已有专门的乘驾与随从了,一行人第二天中午便已到达。

  李不伟刚一进家门,便见周进等人正在收拾东西,有些物品早已装箱,整整齐齐地摆放妥当。李不伟觉得奇怪,问道:“周大叔,为什么要收拾东西?是要搬家么?”

  正说着,却见周依依刚指挥众丫鬟又搬出来一个箱子,见到李不伟,周依依脸上突然一红,转身进了屋。李不伟见周进笑而不答,便跟着周依依进了屋,却见屋内物品大都已收拾完毕,李不伟奇道:“依依,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周依依脸更红了,本来她还是面对着李不伟,此时却背过身去,吱吱唔唔地说道:“你......我们......程太守要我们搬家的。”

  李不伟正觉奇怪,程太守怎么会要求周进一家人搬家?正纳闷着,只听门外有人哈哈笑道:“李公子可终于回来了!”正是程九霄的声音。

  李不伟出门一看,正是程九霄,后面跟着周伍与程风两人。一见李不伟,程九霄甚是亲切,拉着李不伟的手笑道:“恭喜李公子,哦不,现在应该是李大人了,我早就看出李大人身怀绝技,并非是这徽州能留得住的,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别短短数日,李大人便衣锦还乡了。”李不伟笑道:“程大人说笑了,李某不过略为知道些制造之术,幸得皇上赏识,只是运气好而已,又哪里及得上程大人饱读诗书呢。”

  二人相视大笑,携手进了屋来。待再谈得片刻,李不伟这才知道,原来艾画当时带给程九霄的书信,竟然是理宗所写,信中说道李不伟深得皇帝赏识,欲留在京里重用,并在临安赐李不伟一座宅子,希望程太守务必善待李不伟未过门的妻子及岳父一家人,并帮忙收拾行李,早日赋京。

  李不伟听得程九霄说及未过门的妻子,想起了那日回复理宗的言语,自己只是应一时之急,没想到理宗竟然给太守写了书信,又想起周依依刚才表情,心中已明白了,便向周依依看去,周依依听到未婚妻三字,也正看向李不伟,二人目光一交接,周依依便低下了头,脸上娇羞无限。李不伟看得心中一动,心想自己那日应一时之急随口说出,如今她知道了也不生气,而其实自己心里也喜欢周依依,只是近日思考的事实在太多,一时竟无从考虑这男女之情,这次如果要去临安,如果能将依依一同带去,自然是最好不过。

  想到此处,李不伟心下释然,便向程九霄笑道:“程大人,我这次去京里,其实是要完成皇上交给我的一件大事,只是此事甚是机密,外人不便介入,所以我想向程大人借两个人,便是周伍与令公子程风了,不知程大人是否舍得?”

  程九霄听了大喜,忙道:“李大人既然需要,这是他们二人的福气,我又哪有不充之理。”周伍与程风听了,也是脸露喜色,毕竟能够进到京里见识一番,远比待在徽州有趣多了,况且李不伟年纪轻轻就得皇帝重用,以后前程必然不可限量,能够跟着这样的上司,以后还不青云直上?然而李不伟担心的却是自己从现代带来的装备不便在外人面前显露,因此便想带了周伍去,如今又见到程九霄,心想如果程风能在自己手下干活,程九霄必然会照顾自己在徽州城里产业以及自行车厂。

  二人各怀心机,又聊了一会,程九宵便告辞了,周伍与程风二人也回去收拾行李了。

  李不伟看着周依依,心想这未婚妻一事是自己一时情急说出来的,虽然周依依想必也不会生气,但还是将实情说出来,由她自己做决定吧,便将那日的事一一说与了周依依。周依依听了,微现失望之色,不悦道:“原来,你只是怕我被皇帝纳入宫里,便骗他说我是你的……未婚妻?”李不伟连忙解释:“其实那日实在是没办法,我又是第一次见皇帝,万一他是个坏皇帝,又该如何是好?”周依依愠道:“原来你只是随口说说罢了,既然如此,我又是你什么人,想嫁谁便嫁了,要你在这里多事!”

  李不伟见状,心中好笑,嘴上却道:“其实么,这也不怪我,依依你这么美貌,我的画技又如此高明,那幅画像谁见了都会动心,便是丘处机这老道士见了,也忍不住写了一首赞美的诗......”周依依奇道:“什么道士?还有什么诗?”

  李不伟心想,那首诗已然误被史红袖拿走了,这事还是不要让依依知道的好,便道:“那道士只是随口念了一首诗,念得又快,我也没记得太清,只记得诗的名字好像叫做《无俗念》。”周依依‘哦’了一声,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又听李不伟又接着说道:“不过,那道士也许还在京里,你如想知道,便和我一同去,自己问了清楚,如何?”李不伟自然是知道丘处机早已离开临安,但他有心逗周依依一下,便又信口胡说起来,刚说到这里,李不伟忽然醒悟过来,那首《无俗念》竟然好像出自《神雕侠侣》之中,又好像丘处机为了赞美什么人才写的,只是不知为何此次却是写给周依依的,难道这老道士只要看见人家姑娘长得漂亮,便写同样的诗来赞美么?

  “问了又怎样,在别人眼里我是如何,又关我什么事?”周依依低头说道。

  李不伟看她垂首站在那里,满脸的失望,眼看着就要哭了出来,心里再也不忍,便悄悄地走到她身后,突然拦腰抱住。周依依微微一颤,也没有使劲挣脱,只听李不伟在耳边说道:“其实呢,我与你的缘分是上天注定的,谁也拿不走的,依依你不是说过,上天注定的最大么?”

  ……

  第二天,李不伟去了自行车厂,郑永江一见到李不伟,远远地笑道:“李公子,好几日不见了,不过今天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哦?我最喜欢听好消息了。”

  郑永江笑道:“咱们所产的自行车,短短两月,就已卖出了六十多辆,现在又接到五百多辆的订单,日期都排到几个月以后了。我近期又扩大了生产规模,现在已有近百人在干活了,而且有些零件已交由外面的其它木匠铺定做。如此一来,那些原本跟风制造的人看到有利可图,便纷纷停止了仿造,现在都成了我们的零件供应商了。”李不伟听了大喜,说道:“郑兄果然高明,这种商业手段我是万万不及的,这自行车厂在郑兄的管理之下,定然能成为大宋第一工厂。”郑永江也很是高兴,但随即脸露失望之色,叹道:“听说李兄弟这次要离开徽州?”李不伟见他如此神情,心里明白,笑道:“郑兄不必多虑,其实我这次前去临安,是要研究一些制作工具。如果这些工具能够制作成功的话,必定会先用到自行车零件的改进上来,郑兄就等我好消息吧。”

  告别郑永江后,李不伟心想还是早日回到临安为好,一月的期限,过一天少一天,虽然说自己有十足的把握,但如果万一不能按时完工,可就不太妙了。想到此处,李不伟马上回到家中,准备再收拾一下第二天便动身。

  ……

  “怎么,周大叔不与我们同去?”李不伟见周进竟然要留到徽州城,也颇感惊讶。

  “我就不去了,一来我每月还要回到河口滩老家去看两三次,二来呢,自行车厂里也离不开我,郑师傅终日忙着管制造的事,这钱却要我来管了,将依依与小伍交给你,我放心。”

  李不伟虽然微觉意外,但心想如此也好,徽州的自行车厂还应该继续搞下去,毕竟这是创业的起点。便点头道:“周大叔想留在徽州也好,至于小伍与依依,周大叔请放心,我定会好好照顾他们。”

  周伍也接口道:“是啊,爹,有李兄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况且李兄这两个字,是叫一天少一天,再不跟着李大哥,以后可没机会叫了。”

  周依依奇道:“为什么叫一天少一天?”,她突然反应过来,跳了起来便追着要揍周伍,兄妹二人嘻嘻哈哈地跑远了,留下李不伟一个独自纳闷,他忽地心中又想得明白,原来周伍一到我手下,便不能再称我为李大哥了,而要改叫李大人。

  周进看李不伟仍在那里发愣,笑道:“贤侄,此次去京里得到皇上赏识,固然是好事,只是依依一个女儿家,虽说小伍也跟你同去,但长久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也希望这周大叔三字,你是叫一天少一天了。”

南宋之工业革命

南宋之工业革命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2/12 2:04:47

带着全套的《大百科全书》,回到了南宋。能搞出什么名堂?  蒙古正忙于西征,在东线已与金国开战。用不了几年金国就会灭亡,再后来几十年发生的便是整个南宋王朝的覆灭。  后世的知识,能否挽救岌岌可危的大宋呢?美洲,还会被哥伦布发现吗?  =========  QQ群:12394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