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若残红颜鸾鸢殇 > 若残红颜鸾鸢殇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5章十五

若残红颜鸾鸢殇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5章十五

发表时间:2020/8/3 2:13:26来源:阅文热度:

《若残红颜鸾鸢殇》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知道了,过些日子再说吧。”仲镞显然是玩心未泯,听闻梓鸾让自己回去的话,立刻回应,现在跑回去岂不是自讨苦吃?大哥在凡间...

若残红颜鸾鸢殇

  已是秋天,午后,阳光慵懒的洒在院子中,并不毒辣,皇宫大院里竟是些忙碌的太监宫女,宫妃此时大多躲在屋内午休,亦有个别的到旁的宫里互相唠唠闲嗑。

  玉栾殿旁边的崇华宫内院却没有很多宫人,只有两个俊朗的男子在小亭中很是悠哉的谈论着什么,其中坐在亭子中的那个衣着很随意,身上还带着轻微的顽劣姿态。另一人身材高大,略瘦但很是健壮,站在亭外不远处,任阳光不吝啬的洒在身上,很是耀眼。

  “你说你放着堂堂火龙王大太子不做,跑来做什么当朝小太子。”亭内的男子整个人几乎斜依在亭周围的石台上,背靠着根柱子,将桌子上的新鲜水果挨个拿起来看看,选了个很是圆润的苹果就啃了起来。

  亭外那人周身紫青色宫袍,袖口处分别绣着两条金色盘龙,头发束在发顶,背在身后被长袖遮住的手里摩挲着什么。

  听闻亭内男子说话,转身过来,剑眉如锋,一双清亮的眼似乎写满了奥秘,嘴角微微翘起,微垂着眼,用不大但是很好听的声音说:“你不是一样跑来这里很久了。”

  此二人不是别人,正是梓鸾和他游历人间的二弟仲镞。

  “大哥,当太子就要当出太子的样,最少不能给咱们火龙一族丢脸吧?你听听这民间都怎么传的,说你这太子虽然才华横溢,俊朗非凡,就是不管政事,成天抓贼。”说着仲镞将手里的苹果核丢在地上,想想不太雅观,又一脚踢到了旁边的树丛里,从果盘里又翻起东西来。

  “惩恶扬善有何不对,既然做贼被抓也是应该的。”梓鸾慢慢走到亭子内,将仲镞掉在衣服上未注意的苹果渣捡起来放在桌边,坐在了仲镞对面。

  “不是那个道理,历朝历代哪里听说过太子带领一群人去抓贼的?”仲镞瞟了一眼梓鸾,低头边说边继续找着心仪的果子。

  “这太子并不是我想做,我有自己想做的事,得到什么名衔都是虚物,与我无关,只不过转世在皇家,做任何事情都要容易些。”

  “那将来你继承了皇位,还要把这国家亡了不成?”

  “等不到那一天,等我找到她,自然会隐身而退。”

  “你到底在找谁?”仲镞放下手中的水果,抬头盯着梓鸾,寻求答案。

  梓鸾浅笑了一下,轻轻摇摇头,说:“你在我这也混了不少时日,既然找到我,就抽空回去给父王母后报个平安,总是偶寄书信不见人,他们还是很担心你。”

  “我知道了,过些日子再说吧。”仲镞显然是玩心未泯,听闻梓鸾让自己回去的话,立刻回应,现在跑回去岂不是自讨苦吃?大哥在凡间当太子,老爹还不折磨死自己,坚决不能回去。

  “你这贼抓的不成功,我昨夜在皇宫里就碰到了女飞贼。”

  听到仲镞的话,梓鸾明显一震,注意力从手里的物什转向仲镞,问道:“什么样的女子?”

  “这个嘛,不好形容,被我打跑了。”还是不要告诉梓鸾,不然梓鸾掺和进来,发觉自己帮那女子盗宝,岂不是要把自己一起抓了。

  “你在哪里见到她的?”也许就是她呢,梓鸾并不放过任何细节的继续追问道。

  “宫门啊,她正鬼鬼祟祟想翻墙,被我抓住了,她打不过我,跑了。”仲镞见梓鸾来了兴趣,便左右打起慌来,末了还做了个强力的手势,让梓鸾相信女子确实是打不过自己跑了。

  “若是再看到,就带她来见我。”

  “恩,没问题。”带她来才有鬼了,不被你抓走就怪了。

  梓鸾点点头,转身就回宫了。

  小鸢回到山洞的时候天色已微亮,小可揉揉朦胧的眼,坐起来吃着小鸢带回来的热包子。

  “小鸢姐昨晚顺利么。”小可吃完包子,轻柔的抓住小鸢的手,将她拉到床边用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后背,划到腰间的时候略微顿了一下。

  “还算好,我到了那宝塔下面,只是没有进去。”小鸢将夜行衣脱下来,散开头发,抱起一套淡粉色女式衣裙,回头看着小可说:“我去河边洗洗,然后再去城里打听打听情况,晚饭我会带回来给你。”

  小可轻轻点点头,对着她投了个让她放心的笑,小鸢也笑笑便走了出去。

  入秋后,皇家狩猎场的猎物经过一夏天的富足食物,都已经长得个大腰圆。奔走在林中,偶然能见到警惕的野鹿,小鸢安静的寻了一处引流而至的清泉水,泉水微凉,在一处山洼形成一个小潭,将衣物放在水边便走了进去,轻轻将长发都浸在水中,发丝散开来在水里像一朵黑色的花,微冷的泉水浸在皮肤上,抬起胳膊可以看到皮肤表面因为温度降低形成的微红血丝,右臂上那颗朱红的痣十分显眼。

  回想起在宫墙边见到的金红色骏马,那颗红痣微微发热,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感觉,总是在梦中被手臂的红痣灼热烫醒,醒来却全然不记得到底梦到了什么。

  自己并不知晓身世,懂事起就在师父的教导下学习偷东西,师父眼睛受伤后,自知没有能力继续管着她们,便说只要完成了这件事就能各自奔走江湖。

  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只是心里隐隐觉得,是要去寻找什么。

  正想着,突然警觉的回头侧耳听,多年来的锻炼,自己的察觉能力十分敏锐,似乎是有大批人马冲着自己的方向来了。

  飞身而起,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将头发上和身上的水珠甩掉,用衣裙迅速裹住自己,尚未打理完毕,就见林中已经冲出来几匹高头骏马,显然是马匹口渴前来饮水,自己倒是选了处好地方。

  最先冲到潭边的那人一身黑色劲装,颇为俊朗,瞟眼望去的时候总觉得几分眼熟,却不敢停留,抓起衣物便闪身消失在林子里。

  梓鸾赶到泉边的时候只见空中一抹粉色身影,长发潮湿的披散在身后,身手敏捷的迅速消失在前方林中,自己尚未反应过来便没了踪影。

  “狩猎场里如何会有女子!”

  “末将这就去查!”身边一军将打扮的人说着就要鞭马去追,却被梓鸾伸手拦住。

  “算了,速速饮马,猎物不多,天黑前要继续打。”说罢从马上跳下来,松开马匹任马儿自己去饮水,走至潭边,看到女子刚才甩落在地上的水珠,依旧带着波纹的水面,复又看向远方。

  师父教育说,做贼若是被抓,切忌远跑,浪费体力且及其容易被抓住,只需要安静的将自己藏好,寻找机会脱逃。此时躲在树林中一颗树上正看向男子方向的小鸢迅速回身,见到不远处男子正看向自己,不知道是被他的动作还是被那眼神震到,浑身竟微微发抖。

  “你真是没羞,他不过是俊朗了一些,你何必如此。”一手按着自己的心口,自言自语的一边又偷偷回头去看了看,见男子此时已经饮完马吆喝了一声骑马奔了出去,紧张才慢慢的缓和下来。

  亭亭玉立的站在京城街头,小鸢就像没出过门的娇羞小女子,微低着头缓缓向前走着,周围人走过身边都会偏头看看自己。

  之所以总是蒙着脸穿着黑衣出现也是因为自己的长相算是娇好,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要遮掩一些。打听消息需要客流繁多,想想还是去那说书先生那里来的实在,自己又曾用黑衣人的样子出现过,所以只得换个外形继续去了,走进茶馆的时候,就见满茶馆的人都回头望着自己,才发现这茶馆中大部分都是男客,况且自己单身小女子突然闯进来,确实引了不少眼球,小二为了缓解尴尬迅速来招呼自己,将自己引到了说书人身边不远且不是很显眼的桌边。

  “你们说,这太子是不是很奇怪?”众人一副很是明白的样子都点点头,显然话题已经到了尾声。

  “小哥,小女子来晚了,没听到兴头上,能再讲讲么?”小鸢声音娇滴滴的轻轻问了句。

  那说书先生回头看看小鸢,正了正嗓音,“我们在讨论当朝太子,且说那梓鸾太子出生能语,他自己的名字都是出生的时候自己说出来的,聪慧过人,过目不忘,学什么都是一遍就会,且能迅速融会贯通,举一反三,十岁就被立了太子,虽然不是皇帝长子,却没有任何皇子能比的过他。”

  “我看立他当太子还不如立一位为国尽心的皇子呢。”边上一名听官很是不屑的插了句嘴。

  “这位小哥为何如此评论?”小鸢满脸的好奇继续看着说书先生。

  “你刚才不在,错过了,我就再给你说说,这太子殿下人是聪明,但是从来不论国事,问他什么也都知道,就是不甚关心,倒是天天抓贼。”

  “哦?为何抓贼?”听说太子抓贼,小鸢心中咯噔了一声,太子都出来抓贼了,那皇宫的戒备肯定比自己昨夜看到的还要森严。

  “谁都不明白啊,京城是几乎没贼了,就开始全国范围抓,弄的人心惶惶,常有卫兵搜查,男的抓住了就扔进大牢,女的抓住了就没了消息。”

  “为什么女的没了消息?”

  “所以说啊,流言不就出来了,天知道这些女子都被太子抓到哪去了。”

  “可有放回来的?”

  “女子做贼本来就少,确实也有放回来的,什么都不说,就说太子恩重如山,怎么问都没了下文,估计是被洗脑了。”

  见大家都是一副听到妖怪来了的表情,说书先生轻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说,“我倒是觉得这些姑娘是被太子迷住了。”

  “小哥,你可知道这皇城内部的宝塔是何人所建?”小鸢见说书先生越说越不靠谱,便换了一个话题。

  “这我们怎好知道,听说是当年召集了各地的能工巧匠,每人分别建造了塔中不同的机关,后来都散了开去,这塔非皇家密诏,是没人上的去的。”

  “那位公主怎么在塔上生活?”

  “公主大病恢复之后,要求进塔,所以工匠便分别将所有的机关破解方法告知了公主,就算公主知道,带着一同进了塔,不还是相当于没人知道么。”

  “小哥你是如何知晓如此多的事情呢?”

  “我有位亲戚在皇城内当差,这些流言蜚语,市井杂谈的也都是宫里人自己传的,经过多少张嘴最后传的到底是否属实,我们也只是说出来乐呵乐呵。”

  “那你真是懂得甚多了。”小鸢看也没什么能打听的,为了以后打听方便,还是说了些动听的话,那说书先生显然很是受用,笑颜如花的使劲点头,不停说道:“过奖过奖。”

  从茶楼出来,走在街上,考虑到这位太子确实是神秘人物,无论如何自己还是要多当心才是,至于昨夜遇到的那位男子,尽量不要去惊动他为好,自己的机关算数能力还是值得一提的,所以先去尝试一下才知道个中原因。

  为小可买了晚上吃的食物,便带了回去,准备好当晚继续夜探皇宫。

  

若残红颜鸾鸢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若残红颜鸾鸢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若残红颜鸾鸢殇

若残红颜鸾鸢殇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2/3 4:27:30

“我居北荒之地万年,觉得寂寞,是遇到她之后的事了。”  “我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才明白,她心里那个人终究不是我。”  “我总觉得你眼熟。”她轻笑出口。  他没回应,内心却长叹一声,这何尝不是他得感觉?可他算过阴阳,他与她前世今生,都不曾见过。  (四年时间,足够一个人从幼稚走向成熟。折木的四年,愿不会让大家失望。)  (本文重新修改换血,沉淀四年心血之作,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