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恨嫁危情撒旦 > 《恨嫁危情撒旦》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恨嫁危情撒旦》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9/17 18:04:15来源:掌中云热度:

《恨嫁危情撒旦》是一本古言风格小说,全文讲述: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鼻间充斥着浓浓的海腥味,乔子萱腹中一阵翻滚,终于忍不住弯下腰大声呕吐了起来。...

恨嫁危情撒旦

“乔子萱!”凤千枭唇角微勾,看似在笑,墨黑的双眸中却是冰冷一片。就连声音都凝结了一层寒冰,冻的乔子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害怕的往后退去,被凤千枭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他的力气很大,似乎是粉碎性的毫不怜惜的将她拉了回来,重重的撞击在他的胸口,他纹丝未动,乔子萱却是撞疼了鼻子,令她忍不住拧紧了眉。

“你抓疼我了!”乔子萱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甩开,满是害怕的眸,对上了他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

他往前一步,乔子萱便往后退一步,直到被逼的无路可退,被堵在凤千枭炙热的胸膛和冰冷的墙壁之间。她的后背绷得直直的,已经有冷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晶莹的光芒。

虽然是大热的天,乔子萱非但没有感觉到一丝炎热,反而因为凤千枭强大的气场而感觉到冷风嗖嗖的往脖子里钻。

她虽然低着头,可是她却能感觉到凤千枭冰冷的目光一直停在她的身上,让她神经紧绷,心也跟着狂跳了起来,扑通扑通,一下一下的似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

“你知道挑战我耐心的后果是什么吗?”凤千枭终于开口,没有一丝的温度,可是乔子萱却听的胆战心惊,他越是平静,她便越是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知道,但是我们之间,好像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还有事,麻烦凤总能够让一下!”乔子萱硬着头皮,鼓足了勇气,小声的反驳了一句,慢慢的抬起了头,当她带着紧张的眼睛,对上凤千枭布满狂风暴雨的眸子时,她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害怕,现在的他,让她想起了那日他的残暴,那日的他也是这种表情。

他紧抿的薄唇终于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轻轻的挑了挑那两道浓密的俊眉,冷冷的哼了一声道:“还记得赵中泽吗?”。

乔子萱神情一震,整个身子僵硬了起来,她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男人,忽然觉得很陌生。赵中泽这个名字她很熟,已经熟到就算是她出了车祸失忆都还会记得这个名字,赵中泽是她小时候的一个梦,是她这辈子的第一个遗憾,也是她偷偷喜欢过的人,更是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帮助她的男人。

“你到底要干什么?”乔子萱的声音徒然拔高,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就像是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对凤千枭充满了警惕与害怕。

似乎很不满意自己现在看到的表情,凤千枭眯了眯他那双充满危险的双眸,缓缓的俯下身子,直到他的眼睛与她平视,看到她眼中闪烁着的惊慌,他终于笑了起来,就像是地狱中的撒旦一样俊美而又邪魅。

“要干什么?乔子萱,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单纯!”在说到最后两个字时,凤千枭脸上的笑容忽敛,刚才的笑容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此时他的脸上布满寒霜,那蚀骨的寒意似乎要将乔子萱冻僵。

“不”她摇着头,眼中透着绝望。他这么说这么做,是想要伤害赵中泽啊,她可以否定所有人的能力,唯独凤千枭,他的能力,他的本事,跟了他三年,她知道的一清二楚,她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能力。

凤千枭猛地擒住她的下巴,俊美的脸凑近了她的,乔子萱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你觉得……你有说不的权力吗?”

“你到底要做什么?”乔子萱破碎的声音,颤抖着从喉咙里传了出来,她已经感觉不到下巴上传来的疼痛,满心满眼只有面前的这个男人,她不该招惹他的,不该!

可是……他杀了她的孩子啊,这个仇,她怎么可能忍着不报?她以为有了君默然的帮助她就可以与他抗衡,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错的彻彻底底,她根本就没有办法与这个魔鬼抗衡,她在他面前渺小的就像是一只蚂蚁,就算用尽全身的力气都撼动不了他半分。

“当一个听话的玩物”。凤千枭每说一字,乔子萱的心便冷一分,当他说完整句话,乔子萱整个人已经掉进了冰窟,冷的她打起了冷战。

她的大脑已经空白,双目无神的看着某一个地方,似乎不喜欢她的失神,凤千枭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一丝痛苦的呻吟从乔子萱嘴里传了出来,她终于清醒了一些,在对上凤千枭那愤怒的目光时,她胆怯的收回了视线,轻轻的咬了一下唇,再度抬起头时,那丝胆怯早已不在,余下的只有坚定。

“我已经嫁给了君默然,现在是你的大嫂,你不能这么做,从你抛弃我的那天起,我们两个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没有权利要求我!”

凤千枭眼中的薄怒瞬间被一抹平静所替代,似乎刚才那个满脸盛怒的男人并不是他。他紧抿着的薄唇缓缓的上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在乔子萱耳边响了起来。

“赵中泽的命……在你手里!”

“我……”乔子萱紧紧的咬住下唇,一丝殷红的血迹从她唇齿 间流了出来,那艳丽的颜色妖娆的从她唇上滑了下来。

凤千枭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乔子萱浑身的力气就像是抽干了一般,无力的倚靠在背后的墙壁上,垂在身侧的双手倔强而又不甘的紧紧的握成了拳,在她无声的哭泣中,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眼中落了下来。

赵中泽的命在她手里。

她想做一个自私的人,她不想和凤千枭有一丝的牵扯,但是她不能……她不能弃赵中泽于不顾,那个总是有着明媚笑容的少年,那个总是帮助她的少年,她怎么能狠心的让他落到凤千枭的手中。

这个魔鬼,一向说到做到。

“我……”乔子萱才张开嘴,那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她轻轻的闭上眼睛,屈辱的点了点头:“我听你的……放过他!”

凤千枭眼中闪过一抹暴戾,腹中有一股怒火瞬间窜上头顶,他冷冷的斜睨了司徒可可一眼,嘲讽的勾起了唇:“既然如此,那就乖乖的做好一个玩宠的角色。”

他大步走向车子,乔子萱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背影,她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每迈动一步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她……要怎么做?怎么做才能去报复,怎么做才能让凤千枭知道什么叫做痛苦?怎么做才能隐藏好肚子里的孩子?

上了那辆高档的黑色车子,乔子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谁知她才刚一坐下,耳边便传来凤千枭冰冷的声音:“这个位置你没有资格坐!难道,你忘记了吗?”

乔子萱猛然惊醒,几乎是反射性的打开车门跳了下去,轻车熟路的上了后座。

她怎么会忘记,自从认识凤千枭以来,她从来没有坐过前面那个位置,每次去坐凤千枭都会严重的警告她,严重的一次他甚至动了怒,就像上次他对待她那样,整整三天让她没有下床,从那时候起,她再也没有因为粗心大意而上过前座。

凤千枭的车技正如他的人一样,看似平稳却充满了危险,看着两边急速倒退的建筑物,乔子萱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胃里涌上一股酸水,难受的她想要当场吐出来,可是一想到凤千枭的脾性,她强迫自己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在一栋靠海的别墅前停下。

车子一停,立刻有佣人跑上前来恭敬的为凤千枭打开车门,待他下去,那个佣人又走向后座。

凤千枭背对着他转过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忙你的去吧!”

佣人搭在车门上的手僵了一下,他恭敬的弯了下腰之后迅速的离去,只余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凤千枭,和坐在车子里一脸通红握紧了双拳的乔子萱。

她倔强的打开车门,从容的走了下去。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她从未触及过的地方。

白色的别墅孤零零的耸立在阳光下,透着一股冰冷凄凉,正如凤千枭本人一样,冷的让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鼻间充斥着浓浓的海腥味,乔子萱腹中一阵翻滚,终于忍不住弯下腰大声呕吐了起来。

凤千枭站在阳光下,冷漠的看着那个蹲在地上似乎要把肚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的女人,他那双狭长的凤眸微眯,冰冷的唇角绷成了一条直线,周身包围着一层冰冷的寒意,就算是这毒辣的太阳,都不能驱散一分。

几乎把肚子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乔子萱浑身无力的双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那张清丽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透着极尽透明的苍白。

“如果没死就跟上来!”凤千枭转过身,大步走向别墅,看也不看身后的乔子萱一眼,只留给了她一个冷漠无情的背影。

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乔子萱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吐出之后,她目视前方移动脚步,缓缓地跟了上去,所有的仇恨,所有的屈辱,全部被她压在了心底,凤千枭欠她的,她会让还,她欠赵中泽的,现在就还。

与外面简单的格调相比,里面的装修倒是秉承了凤千枭一贯的作风,别墅里的颜色主要以黑白为主,看起来简单却又充满了神秘。

乔子萱走进来的时候,凤千枭已经双手环抱在胸前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慵懒的往后一倚,淡漠的眸透着一丝冰冷看向司徒可可。

乔子萱被他突如其来的冰冷目光吓得头皮发麻,他的目光就像是一道利刃,深深的扎进了她的心窝里,那里似乎已经有温热的液体涌了出来,痛的她鼻尖都红了起来。

那双眸子里盈满了对她的厌恶,不信任,嘲讽……只是一样她就已经鲜血淋漓。

她知道自己应该恨,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忘了凤千枭,可是每次面对他的时候,她的心脏还是会因为他而剧烈的跳动。

她想的很清楚,却做的糊涂。有一句话说的对,先爱上的那个人一定是输家。

她输的彻彻底底,没有一丝完胜的机会,她现在的执着只是因为自己失去的那个孩子,只因他冷漠绝情的亲手杀死了属于他们的孩子。

“过来”看着站在原地陷入沉思的乔子萱,凤千枭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裂缝,这个女人当着他的面三番两次的发呆,是因为如今有了靠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吗?

她未免也太小看他凤千枭了,君家继承人又如何?在他凤千枭面前他什么都不是,如果不是因为君可可,他以为他配的上他一声大哥?

他凤千枭不要的东西,宁可毁掉也不会让她沾染上别人的气息。乔子萱已经犯了他的大忌,他要把她禁锢在身边,一点一点的清洗掉别人留下的痕迹,他要让她知道,玩宠就是玩宠,永远都没有说不的权力,永远都不能挣脱掉他戴上的枷锁。

乔子萱被他严厉的声音吓得浑身一震,对上他危险的目光,她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

凤千枭冷冷的笑了起来,美的就像是罂粟花一样令人上瘾,可是在乔子萱眼里他就像是魔鬼一样可怕,终于她也明白了为什么别人会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撒旦”。

美丽,充满危险,冷血,无情,一直都是撒旦的代名词。

“你再敢往后退一步,我就让赵中泽断一条腿!”。他虽然是笑着在说,可是乔子萱已经听出来了他话语间隐藏的怒火,他向来说到做到,这点乔子萱从来都不会怀疑。

她害怕着,慢慢的往前迈了一步。心脏忽然就狂跳了起来,她不敢再去看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色双眸,只好移开视线看向别处。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他,每一步都如履针毡,那短短几米的距离,她却觉得自己像是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走到凤千枭面前,她的眼睛依旧不敢直视他的,目光而是落在了他身后的沙发上。

凤千枭环抱在胸前的手缓缓松开,薄唇轻启,他正要说些什么,被走过来的佣人打断:“少爷,午饭已经准备好了。”

修长而又干净的大手优雅的抬起,没有一句话,那个佣人已经知趣的退下,他一向都是个王者,只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够让臣服在他脚下的那些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乔子……”他才刚张开嘴,就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死寂一般静谧的屋子里,那阵跳动的音符格外的刺耳。

而声音的来源处则是乔子萱身上斜跨的包包里,凤千枭一个冰冷的眼神看来,乔子萱已经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她手忙脚乱的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在看到上面跳动着的“君默然”三个字之后,她那双透着薄薄水雾的眸子里闪过了一抹迟疑,。

屏幕在这个时候忽然黑了,刺耳的音乐声也戛然而止。

乔子萱长长的舒了口气,提着的心刚要放下,电话又响了起来。

一滴冷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她抬起头看向面前坐在沙发上的凤千枭,见他已经坐直了身子,手指有节奏的在腿上敲着,他显然已经不耐烦了,可是唇角含着的冷笑,实在让乔子萱猜不出来他的意图。

“接”、

仅仅是一个字,就已经对乔子萱下了命令。

乔子萱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她轻轻的咬了咬下唇,颤抖着摁下了通话键,才一接通里面便传来君默然焦急的声音:“子萱,你在哪里?不好意思,因为我刚上任有很多事情要交接,所以晚了,你在家里吗?我马上回去。”

“默然……我……”乔子萱才说了三个字,满腹的辛酸就像是一座巨石堵在了她的嗓子眼里,她张着嘴,泪水无声的落了下来。

“子萱你怎么了?”察觉出乔子萱的不对劲,君默然的声音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乔子萱已经听到那边车子发动的声音了。

凤千枭冷冷的看着乔子萱,周身的冷气已经凝结成了一层薄薄的寒冰,室内的温度骤然下降不少,乔子萱捂着嘴,满眼泪水的看向他,在触及到他黑眸中闪烁着的火星之后,她咬了咬牙,咽下一肚子的委屈。

苍白的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她故作轻松的说道:“没事默然,我没在家里,我想出去散散心,不要找我好不好?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几乎是带着乞求的语气,乔子萱违心的向那个关心自己担心自己的男人撒了谎,没来由的,或许是潜在意识里,她不想让他知道,她和凤千枭在一起。

君默然忽然沉默了起来,乔子萱两手紧紧的握着手机,心脏狂躁不安的跳动着,她甚至屏住了呼吸,等待着电话那头的回应。

终于,在发出了一声浅浅的叹息之后,君默然温润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我的电话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如果你想回来了,只需一个电话,我就会立刻赶到你的身边,在外面注意好身体,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你身上带钱没有?用不用我派人给你送点?”

恨嫁危情撒旦

恨嫁危情撒旦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6/26 11:06:41

“女人,说,这孩子是谁的‘种’!”恶魔总裁将女人压制身下逼问,明明六年前,他狠心灌药,孩子胎死腹中!但眼前这缩小版的自己,是哪里来的生物?!某宝宝不屑撇嘴:先生,相貌相似那叫撞脸,年龄符合那叫巧合,您也别弄DNA配对,因为我爹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