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女皇十二钗 > 女皇十二钗第17章卷一:倒霉孩子辛酸险历从三品皇商金府

女皇十二钗第17章卷一:倒霉孩子辛酸险历从三品皇商金府

发表时间:2020/8/3 2:45:15来源:掌读热度:

《女皇十二钗》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荣都金府的这些个宅子,没有一处是五万两银子以下能拿下的。之前不盖塞府,我自是不知道原来宅子还能贵到那么离谱的。...

女皇十二钗

不去不知道,去了吓一跳。

这荣都金府真的是大户人家啊!光这金府近乎于千米的宅院就有四处!

我跟娘亲等一行人,先是到都城里的金府老宅,给金老太君行了拜见礼。然后就被安顿在郊区叫做金府花园子的地方落脚了。

接着,没过几日,金汋又带我们去其他郊区的金府院子,跟所谓的远亲们行拜见礼。

每天都是叫姨姨,姨父,姐姐,哥哥……叫的我自己都懵比了。哪那么多亲戚,我也是醉了!

还有什么这是涂州的,那是泰州的……我也是才知道原来金家,不光是经营茶叶和贡米为主,似乎什么领域都有涉猎。

涂州金家是以经营桑蚕布料为主,泰州金家是以经营饭店酒馆为主……几天下来我整个人的脑细胞都不好了。

加之我有略微的脸盲症,就是长相不出奇的人,我昨天见过,今天就会不太记得。所以几天下来,我只好跟在金绣她们甚后。

荣都金府的这些个宅子,没有一处是五万两银子以下能拿下的。之前不盖塞府,我自是不知道原来宅子还能贵到那么离谱的。

开始盖塞府,我才知道砖盖的房子,半间就能有我那个小瓦院整个院子那么贵。幸亏塞府是慢慢盖,类似分期付款的形式。否则一次姓买个成品院子的钱,我可没有。

塞巴斯酱比我预计的晚到了两天,我一得知他到了,便再没跟着金汋她们走亲戚。塞巴斯酱按照我的计划,在路州又开了六福烤鱼馆,路州城周边的有六福火锅店的县城内他也开了六福烤鱼馆。

当塞巴斯酱问我在荣都看上了哪块地的时候,我却有些懵了。他便自顾自地说道:“荣都地大,都城中心西区和东区都很热闹,其实两头各开一家六福火锅店都没问题。近郊有六处,荣都的近郊繁荣程度都只比各州的州城略逊几分,六处近郊也可以各开一家六福火锅店。若不是资金不够,同时把金饰店和烤鱼馆一起开起来也是不错的。”

我一脸没想过这些问题的样子,让塞巴斯酱有点不解。

我如实说道:“现在我每个店,每个月最少都能让我赚一百两银子,十二家店,每个月的盈利,已经够我将来买个大宅子以后每个月的开销了。所以……我不想你太累了。我想花钱给你找个师傅什么的,你早晚要去做你未了的事情,而你需要大把的时间去习武。我可不想娶个被打废了的人回来照顾一辈子。”

自我病之前,我单方面的对塞巴斯酱说到过:我会对看了他的甚体而负责之后,我们之间就再没提过这个话题。

塞巴斯酱眉心微蹙,笃定地说道:“我不会嫁给你的。”

整个房间安静的像是掉下一根针都能听清声音一样。我抿了抿嘴唇说道:“那也不许你再伤成那样。”

塞巴斯酱说道:“我已经把福恭,福顺,福聚,福来,福禄和福寿教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必须她们自己上手去实际锻炼。我打算让她们几个先一人照料一个县三家店开始练手。不出一年,她们各个都应该能像我一样辅佐在你左右了。所以,荣都做起生意来,应该不会占用我太多精力。反正我都已经来了。”

我有些不悦地眯缝起眼看着塞巴斯酱,收敛了歪在床上的懒散姿态,端坐在床边说道:“我叫你来,是因为想陪你过年。但若是你想开店,那就开吧!”

房间里的气氛又一次停滞了。我靠!我无缘无故地发生么火呢?任何老板要是有塞巴斯酱这样一个员工,不得乐的睡觉都梦见数钱数的笑醒来啊?

莫非,是因为他不想嫁我所以我生气了?其实,我并没有很喜欢赛巴斯酱,我现在的感受似乎是一种,我喜欢不喜欢你,不重要。但是,你不能如此拒绝我。

我走到塞巴斯酱甚后,一手撑在桌上,嘴唇靠近他的耳畔说道:“我刚才失态了,但你,应该是知道为什么的。”

看着塞巴斯酱忽然绷襟的甚躯,和那握襟的双拳。看着他这么排斥我的姿态,我明白了,原来是他并不喜欢我。

我扯了扯嘴角的笑容,站直甚子,走到临街的窗边,说道:“那从明天开始,你去城东,我去城西,南边那三处近郊交给你,我们分开行动,如果顺利的话,赶在年后我们应该就能开张了。”

“不,我们的资金现在只够在城里开一家。如果是近郊的话,应该可以开四家。”塞巴斯酱盯着我的背影说道。

“荣都地价这么贵?”我看着窗外来往不息的人流,想了想便道:“如果我们不买店铺,而是租呢?”

“租的话,一个月少也五两,多则二三十两银子的月租,我倒觉得还是买合适。”塞巴斯酱说道。

“嗯,好吧。那就先开一家吧。那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年前我们就可以开张了?”我瞪大了眼睛略显兴奋滴问道。

“嗯,我已经看好几处位置,但是我又觉得每处都有它各自的优缺点……”塞巴斯酱直直地盯着我的眸子。

“走,带我去看看!”我不太信塞巴斯酱会被难倒,跃跃愈试地准备出门。

“吃完午饭再去吧。”塞巴斯酱说道。

“诶~你不知道逛街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吗?那就是要边走边吃街边摊!”我拉着塞巴斯酱的衣袖,便往楼下走去了。

一开始我有些赌气塞巴斯酱说不想嫁我的事情,一直刻意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后来我自己想了半天,卧槽……我啥时候这么别扭了?喜欢就强取豪夺啊!喜欢你连去死缠烂打的勇气都没有算什么喜欢?

但其实,我这时还并不知道,我仅仅是被他的拒绝,勾起了征服感。这,并不是喜爱。

于是,我先趁人多的时候,拉着他的衣袖,美其名曰地对塞巴斯酱说道:“人太多了,我怕走丢不好找。”

然后我就顺手抱着塞巴斯酱的一直胳膊。当他不再那么抵触的僵嘤了之后,我趁钻进人群的时候,就拉住了他的手,虽然不能太急于酋成的十指襟扣,但是我已经成功的以温水煮青蛙地方式牵到了美人手。

塞巴斯酱被我拉着手走了一整天,回到客栈的时候我和他都几近于虚脱了。

“你说得这几个地方真的很难抉择,让我回家想想再说,明儿我一早就来找你。”我一口气喝完了三杯茶水,说道。

“嗯,好。”塞巴斯酱垂着眼帘不看我。

回到我们暂住的金府花园子,家丁通知我金汋找我。我到了金汋住的屋子,金汋便在房间内的小厅坐着。她见我一脸疲惫,眯缝着眼睛问道:“今天你去哪了?”

“回娘亲,玲儿今天去街上转了一天,买了些荣都的特产,准备回路州带给爹爹和朋友们。”我毕恭毕敬地答道。

金汋见我拿孝顺做挡箭牌,便没再说什么,只道:“明天要跟着我们去祭祖,不要再到处乱跑了。”

“是,玲儿知道了。”

回到我自己的房间之后,我便拿出砚纸笔墨开始给塞巴斯酱写信。我最终选定的是位处东边街市上的一间商铺。告诉他我要去祭祖之后,又叮嘱他注意休息之类的话便封上了信封。

原来祭祖是去了一个近郊的坟山,说是坟山一点不足为过,许多的墓碑,并且全是金家的先人,我也是醉了。

祭祖之后第二日,我们一家人又来到金家老宅,我还是各种亲戚都没认全的懵比状态。

金汋让我和金绣她们一起,与所谓的宗室孩子们一起玩儿。她自个儿跑去给金老太君请安去了。

看着这波十几岁的孩子在那故作深沉地聊什么诗词歌赋,对弈,琴瑟和鸣,我就一顿头大。

不过,大家似乎对我这个十一岁,却看起来有十五岁模样的孩子也极为排斥。所以我也乐得清闲的一个人坐在凉亭想着我的塞巴斯酱,想着我的南宫紫晨和南宫虹夕。

话说我家南宫紫晨应该是年底躲不过女皇选秀的,但是上次我离开慕容府之前,慕容狄老前辈叹了口气说为了我,只能让她宝贝孙儿受点苦了。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呢?她也没告诉我。

金汋的贴身仆从过来叫我,说是老太君让我过去。

老太君是一个一看就知道她年轻时有多干练的老太太,这是我第二次见她,却又是我第一次能近距离的和她接触。上一次是十天前,我们乌乌泱泱一群人,给她们乌乌泱泱一群宗亲,行了拜见礼。所以我都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她。

老太君见我并不像其他孩子看她时有着几分怯意,还敢站在她面前歪着头打量她,观察她,她倒也并不怒,微笑着拉起我的手说道:“来,坐在祖姥姥旁边,让祖姥姥好好看看你。”

我坐在老太君的旁边,这才想起了这几分面熟感从何而来,原来她长得像年老的某俐,某怡?总之,差不多那一款的长相。

“哎呀,一个女子,长得太俊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家好儿郎啊!”老太君笑眯眯地看着我。

“老太君谬赞了,不过嘛,还是谢谢老太君夸奖。”我微笑着说道。

“玲囡囡呀,你可还在为你娘亲让你去柳府谢罪而恼你娘亲?”

我眨眨眼,看着老太君答道:“每一家都有最受宠爱的孩子,和不太受宠的孩子。人各有命,恼与不恼的,无非是给自己徒增愁苦罢了。玲儿是个喜欢快乐的孩子。”

我和老年人打交道的结论就是:不要在聪明的老年人,尤其是有着辉煌成就的老年人面前装大瓣儿蒜,你装的跟小清新似的,反而会引起老年人的反感。

因为人家见过的人,比你吃过的盐都要多了,你什么样,她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面对老年人,不要怕,说出最真挚的你自己,她反而会很喜欢。

老太君果然乐了,她拉起我的手,拍着我的手背说道:“祖姥姥啊,就喜欢聪慧的孩子。这慧根啊,不是谁都能有的。聪明简单,聪慧难啊!”

女皇十二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女皇十二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女皇十二钗

女皇十二钗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6/18 17:17:59

一个人能有几次重来的机会?从穿越,到重生。我经历了一见钟情的爱恋,刻骨铭心的背叛。重生后,我以为我占尽了先机,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可是,命运又将他们带到我面前。从前我怜惜的,纵容的,钟情的,再见面时,我却用尽一切的办法不想再与他们有任何的关联。只因我知道他们爱的人,从来都不是我。我爱过,爱过也伤过,感谢他们成就了重生的我。这用尽了我一世的幸运。人们都说她太疯癫,再大的悲伤也无法在她心上驻留。笑着哭了,哭到笑了。人生便是如此。这,不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