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为什么有些基础差的高考比成绩好的考得好?

西游不取经
2021/10/15 6:49:04
为什么有些基础差的高考比成绩好的考得好?
最佳答案:

首先这是低概率事件,所以大家不能抱有侥幸心理但也不要灰心。

(1)‘学习悟性高低的影响’:

现在的高考题比较灵活,已经不那么刻板了,除了对专业知识的考察外,更重要的是考验学生的思维的宽度广度和方法的使用掌握。一些在平时不那么拔尖的同学,可能他们的思维比较灵活,他们就很有可能成为高考中的一匹黑马。

(2)‘考试心态的影响’

临场发挥能力也很重要,平时成绩好的同学却高考成绩不理想,可能是由于在考试过程中太想把自己所学全部发挥出来,没有以前考试时的从容不迫了(大考也是一场心理战争的对抗)

(3)高考确实是一场相对公平的选拔,但是‘相对公平’不是‘绝对公平’,每个人都有可能遇见自己的知识盲区。

出现上述问题中的情况还有可能是因为高考试卷本身难易程度的原因。有的人做难度程度高的卷子得分高但做简单的卷子得分反而不高了(有可能是因为不细心吧)

不论目前成绩如何,努力去做到查漏补缺,调整心态,细致严谨,那么未来一定会在高考甚至人生中给你惊喜。

雨晴品史

2021/10/27 19:18:41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曲伟

    2021/10/16 15:22:06

    大家好,我是花花。养花是一件比较神奇的事情,很多花友都会在养花种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对于常年养花的花友来说,不管是什么样子的植物,或者是什么样子的位置养花,都能很好的养殖,几乎是不需要挑剔养殖位置的,但是对于养花初手来说,有一个好地方养殖是非常重要的,那为什么地栽的植物就比阳台养的好呢,来看看花花的回答吧。


    1、地栽不愁阳光

    如果是栽种在室外,对于植物来说,好处就是可以长期沐浴在阳光下面,二在阳台上,就算阳光非常好,也有照不到的位置,就会出现偏长的情况,我们需要经常转动花盆方便,才能保证植物长得好,而在室外地栽就不需要有这样的考虑。


    2、地栽不会因为浇水过多产生烂根

    很多人在家里养殖植物,最怕的就是浇水了,一旦烂根,多好看的植物也会因为拯救不及时出现死掉的可能性,但是地栽只要不是天天大雨,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在室外享受雨水也是很不错的,利于植物的生长。


    3、生长不受限制

    植物在没有特定情况下,生长会不间断,用不了今年就会生长的很大,但是因为花盆的大小缘故,很多的植物都会抑制生长,但是地栽空间大,植物的生长也就会更宽广一些,所以地栽的植物比阳台的养的好哦。

  • 茱小娜

    2021/10/24 17:31:17

    从2010年左右开始,中国就已经有大量学者开始从事阶层固化的研究了。在知网(CNKI)输入关键词“阶层固化”,共出现18页检索结果,346篇相关论文。

    大致看了二十几篇,感觉杨文伟、马宁的《阶层固化的内在逻辑及负面效应》写得最翔实,刘宏伟、刘元芳《基于社会资本视角的阶层固化剖析》思路最清晰。

    1、政治。

    现实地看,由于“主仆”地位颠倒,工人和农民对国家政治决策的影响力要远远低于官员群体和富人群体,属于“低度的政治参与”。

    这一点可从工人农民代表在各省市出席全国人大的代表比例中可以看出。自改革开放以来,从第六届人大到第十一届人大,工人和农民代表所占比例一直呈下降趋势,从 29.8% 跌至6.11% (工农两者合计)。而同期官员代表却从21.4% 增至41.81% 。第十二届人大略有好转,工人农民两者合计增加了5.18% ,达到13.42% ,官员下降6.93% ,降至34.88%。(大家猜猜现在是多少?)

    正是由于政治权利能力弱化和低度的政治参与,导致以工农为主体的主要社会群体无论是在大众传媒还是网络空间里,其话语权显得相当孱弱,成了名符其实的“沉默的大多数”。谁为他们代言,谁替他们说话?他们只是被动参与者和被压榨的廉价劳动力,看看农产品价格和农民收入就知道了。

    而基层政治生态家族化现象也越来越突出,并不断向高校、企事业单位扩散,二代世袭、裙带关系、近亲繁殖相当严重。

    2、教育。

    自上世纪 90 年代末高等教育大规模扩招之后,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进入大众化阶段,接受高等教育的适龄青年的绝对数量大大增加。但是,不同阶层背景、家庭背景的学生进入高层次学校的机会却大不相同。

    杨东平的研究表明,在国家重点高校,强势社会阶层的子女占有较大的份额,而农村学生和弱势阶层的子女所占份额逐渐减少。 毫无疑问,强势阶层除占有经济资本和文化资本外,也是社会资本的富有者,他们既可以为孩子提供较好的学习条件从而在起点上占据优势,也可以为孩子动用社会资本以便在高等教育入学竞争中享受到各种优惠政策。自主招生不会考虑种菜、插秧能力吧?而农村孩子是没有条件接受音乐、美术培养的。

    寒门子弟不是不聪明不努力,而是由于以上原因,使他们离一线高校越来越远,而“教育资源、教育质量相对较弱的地方性高等院校聚集了最多的农村学生,同时也集中了最多的高校贫困生” 。

    如果以父亲阶层为基准,高等教育机会阶层辈出率低于社会平均水平(即<1)的社会阶层从低到高依次是:服务业人员(0.167)、农业劳动者(0.633)、无业失业半失业人员(0.32)、产业工人(0.408),无一例外地是,这几个职业阶层均属于相对弱势阶层;而高等教育机会阶层辈出率大于社会平均水平(即>1)的社会阶层从高到低依次是: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6.7)、私营企业主阶层(6.484)、经理人员阶层(3.778)、专业技术人员阶层(2.557)、个体户阶(1.9)、办事人员阶层(1.45)。在当今社会,这几个阶层均属于社会中上层。所以,以父亲阶层为基准,在高等教育机会阶层辈出率这一项指标上,出现了明显的社会分野,即强势阶层相对于弱势阶层子女而言,获得了更多的高等教育机会。

    杨东平的调研显示:北大农村学生比例从三成落至一成。清华2010级农村生源比例仅占17%。

    另据调查,2009-2012年全国高考弃考人数超过300万。来自农村贫寒家庭的学生之所以彻底放弃上大学的机会,主要是他们认为上大学已难以改变命运,还不如早点出去打工赚钱。教育成了“高投入、低产出”的选择,新“读书无用论”开始流行。

    3、就业。

    院校差异直接导致了就业选择的差异,由于高校毕业生的相对过剩,就业单位动辄非“985”、 “211”的毕业生不予录用。如此一来,地方院校大学毕业生(上文提过,这里集中了大部分的贫困家庭学生)的就业选择面越发窄小,又没有社会资本可以动用,沦为 “蚁族”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进入重点大学的农村学生如何呢?根据麦可思研究院《中国2009届大学毕业生求职与工作能力调查》显示,“211”院校中的农民及农民工子女入学平均分领先于管理阶层子女,但其找工作则要艰辛得多,农民与农民工子女毕业生35% 未能就业,远远高出管理阶层子女15% 未就业的比例。公务员选拔、事业单位招考、垄断行业的选聘上的“火箭提拔”“萝卜招考”“绕道进人”现象,就是明证。

    目前,一种被戏称为“拼爹指数”(代际收入弹性指数,lgE)的阶层固化衡量指标正在流行,在该指数国际排行榜上,中国的指数高达0.6,高居第二位,仅次于秘鲁的0.67。

    有迹象表明,随着“富一代”们逐渐老去,中国“富二代”接班高峰期已经到来,尤以一些家族企业为甚。据福布斯调查显示,目前在中国家族企业中,一代掌权的企业有645家,占比超过九成;二代完成接班的为66家,较去年上升了21家,占比接近10%。这表明,随着“富二代”们陆续接班,以家族企业为先锋的中国社会财富代际转移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比如,柳传志、任正非、杨国强的女儿们都已相继成为企业高管或创业公司老总。

    政治、教育和就业三者又相互作用:较低的政治地位导致在教育和就业上更少的话语权,较差的教育资源造成更低比例和更低层次的就业,从而社会和政治地位进一步下降,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看不到希望,所以放弃学习。

    和20世纪初中国人被日本称为支那猪类似的偏见:劣等民族、懒、不思进取等,被一些人装在了农村孩子身上。其实,并不是中国人差,而是环境和眼界、实力,造成他们胆小懦弱自负或自卑。给大家一样的机会、资源、教育和成长环境,中国人不比外国人差,农村人也未必比城里人差。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