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红颜霸主:不负江山不负君 > 红颜霸主:不负江山不负君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红颜霸主:不负江山不负君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表时间:2020/2/15 22:32:25来源:微小宝热度:

《红颜霸主:不负江山不负君》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大师不是那样的人,也许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我好,后来我内伤暂时控制住了便下了灵鹫寺,几个月后得到消息说日月神教圣姑被囚禁在...

红颜霸主:不负江山不负君

令狐冲随着田伯光回到屋里,仪琳正在屋子里,脸上满是泪痕,令狐冲顿时心乱如麻,他心里暗想,仪琳为何难过,难道是东方真的出事了:“仪琳师妹,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你姐姐的消息了。”

“没有,不过昨夜令狐大哥你喝醉了,说了不少事情,令狐大哥,你能把你和我姐姐在一起的事情都告诉我和不可不戒吗?”昨日令狐冲喝醉了,吐露不少真言,但毕竟含糊不清,仪琳和田伯光都知道,很有可能就是他们这个看起来洒脱不羁的令狐兄弟,辜负了东方不败的一片深情,所以,仪琳和田伯光现在都更想清楚的知道事情的始终。

令狐冲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开口说道:“我第一次见到东方姑娘,是一次偶然的机会,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山弟子,武功低微却一直想着要行侠仗义,有一次师父叫我和小师妹几个一起下山采办,我因为贪杯便和师弟陆猴儿一起进了一个名叫似水年华的地方喝酒,其实那里也是一个妓院,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日月神教打探消息的地方。”

“我看到了东方姑娘,那时候的她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衣裙,拉着一条绸带跳舞,她跳舞的样子很好看,因此也引起了其他人的垂涎,比如青城派的那几个人渣青城四兽。我那时候不知道她是东方不败,就这样傻傻和陆大有一起去救你姐姐了,痛打了青城四兽一番。”

“我和东方姑娘就这样认识了。后来,仪琳师妹,你还记得田兄还是采花贼的时候把你抓住,要逼你洞房那次我来救你的事情吗?那次我也遇到了东方姑娘,不过那时她换了男装我没认出来。我放走了仪琳师妹,田兄你砍了我那么多刀,让我后来缝了很多针,而东方姑娘她怕疼的难受,就在一旁唱歌给我听,她是一教之主,却肯为我做唱歌这样的事。”

“令狐兄,你还记得啊,那个时候,我的武功还比你高很多,到了现在你已经变成大侠了。”田伯光笑道。

“是啊,田兄,可是现在我宁愿不要这些武功,若是能回到当初多好。”似是想起旧日无拘无束的时光,令狐冲一阵苦笑。

“后来过了一阵,我被师父罚上思过崖面壁思过一年,就因为我以前随口的一句话,说要她带着肥鸡美酒上思过崖来看我,她就真的来了,还给我喂招练剑,若是没有她,我的剑法也不会进步那么快。现在想来,那时候我们就互相喜欢了吧,不然她一个日月神教的教主,怎么会三天两头跑来看望我一个华山派的小弟子。”

“我冒失的将她推到水里,这才知道东方姑娘是女儿身,也知道她就是最早我在似水年华看到的那个姑娘。那时候,东方姑娘打了我一巴掌后,就自己走了,我还以为她生气了,再也不来了,难过了好几天,也没有心思练剑了。”

“终于有一天,东方姑娘又来了,还带着我最喜欢的肥鸡美酒,我还记得她那天穿着那身紫色的衣裳,很漂亮,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起喝酒,一起练剑,一起下河抓鱼,如今回想起来,我这一生最开心的日子就是那段时间了。”令狐冲说到这里,脸上露出笑容。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武功不怎么样又爱出头,结果被那个来华山闹事的成不忧一掌打成了重伤,东方姑娘一下就把那成不忧杀了,后来又帮我疗伤,给我输内力,后来我才知道她这样做是消耗自己生命为我续命,可是我后来却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

“后来华山上发生了很多事,我的师弟劳德诺是嵩山派派来的奸细,他杀了六师弟陆猴儿,还盗走了华山派最重要的秘籍紫霞神功,师父和其他弟子却以为都是我做的,后来我们来到洛阳,我因为剑法大进,还被洛阳的王家怀疑偷学了辟邪剑法。”

“那时候师弟们对我都很冷淡,师父也不信任我,我感觉很难受,本来内伤都有所好转,结果又因为我心情低落每天只顾喝酒又恶化了,现在想起来,我真的对不起东方姑娘,对不起她那时那么拼命的救我。也就在那段时间我认识了盈盈,她帮我洗刷了冤屈,证明我没有去偷辟邪剑法。”

“再次见到东方姑娘时,是在山下的一个小镇,我和她一起滚落一处山崖,那时候我内伤已经很严重了,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也受了伤,气色不是很好的样子,可是就算如此,她只是因为听说山上的雪狼胆可以治疗内伤,就一个人跑到雪山上去打雪狼。”

“我半夜醒来才发现她不见了,听说她去找雪狼,我心里一下慌了,急忙跑上山,发现她正在杀雪狼,可是那些畜生叫来了上百只同伴,东方姑娘赤手空拳还带着内伤,手上被咬了好几处伤口,她也不知道带火把。如今回想起来,若不是因为我,她堂堂神教教主,武功天下第一,怎么会弄的怎么狼狈。”

“我们用火把逼退雪狼,找到了一个山洞躲了进去,仪琳师妹你知道吗?那时候你姐姐还在说她怎么做是为了你,害怕我死了让你伤心。我听了很难过又有点生气,所以我就向东方姑娘表白了,可是我没想到她一下就哭了,她说她不应该喜欢我,还说怕仪琳师妹你会难过。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回避感情之事,现在我总算懂了。”

“东方姑娘愿意接受我,我很高兴,就像做梦一样,她武功那么好,又那么美,竟会真的喜欢我一个小小的华山弟子。我们后来在山下的旅店休息了两天,本来我们都约定好了,待我伤好了,我们就成亲,可是我没想到,那两天竟然会是我和东方姑娘这段缘分的最后两天。”令狐冲说到这,忽然忍不住有点哽咽,眼泪流了下来。

“后来发生什么了,令狐兄,你为什么会去要杀东方美人,难道就是因为知道了她是东方不败?”田伯光插口道。

“后来师父找到了我们,他不喜欢我和东方姑娘在一起,要我杀了她,我和师父大吵了一架,师父说要和我恩断义绝,逐我出华山,我一时激动,内伤又发作晕倒了。这次伤的很严重,我一直都昏昏沉沉,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到自己躺在一辆板车上,东方姑娘拉着我在山路上走,我每次醒来,东方姑娘的眼睛都是红红的。”

“后来我醒来时就到了灵鹫寺了,方证大师帮我疗伤后,我恢复了些,便问他东方姑娘的下落,可是方证大师却说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别人。”

“那老和尚肯定是放屁,你那时候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一个人来到灵鹫寺,那老和尚肯定是用你的性命威胁东方美人,把她囚禁起来了。”田伯光道。

“大师不是那样的人,也许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我好,后来我内伤暂时控制住了便下了灵鹫寺,几个月后得到消息说日月神教圣姑被囚禁在灵鹫寺,我以为她是东方姑娘,就带了许多兄弟上灵鹫寺去救她,结果人没救到,我们反而遭到了左冷禅的伏击。而恒山派的两位师太也死在了师父手里,不过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是师父做的。”

“我听说圣姑已经被方证大师放了,不久我碰到了盈盈还有他爹任我行,得知了盈盈才是圣姑,日月神教以前的教主是任我行,而东方姑娘是东方不败的消息。我的心里一下就乱了,我可以和魔教的人交往,可是我接受不了东方姑娘是东方不败的消息,我印象中东方不败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盈盈又说东方不败是篡位,还用毒药控制下属,我更接受不了。”令狐冲说到这里,显得十分激动。

“哎呀,令狐兄啊,不是我说你啊,你有什么资格接受不了她是东方不败的?你是皇亲国戚,还是位列三公啊?我看是你得到东方美人倾心太容易,还以为天下好女子可以任你挑了。”田伯光有些生气的说道。

令狐冲有些愣住了,田伯光这么说也没错,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他那时只是个华山弟子,又有什么资格去嫌弃东方不败的身份。

“那后来怎么样了?”田伯光接着问道。

“后来我见到东方姑娘,那时候她刚好杀了许多青城派的弟子,满地的血腥味,她一看到我,就很激动的跑过来抱住了我,可是我看到了杀了那么多人,还用那么残忍的手段,就气昏了头了,我和东方姑娘大吵了一架,还冤枉她杀了两位师太要杀她,东方姑娘很生气伤心,就冲我说让我杀了她。”

“我气极了,就一剑刺穿了她的肩膀,我忘不了她那时看着我的眼睛。我连忙跟她说对不起,可是东方姑娘反而冲上来,那剑就刺的更深了,她一掌把我打倒,可是却没用多少力气。东方姑娘那时跟我说了一句,说‘都说我负天下人,天下人又何曾善待过我’之后就走了,那时候我的心一下就空了,好像一切都不存在了,直到她消失在我眼中,我都忘了去追回她。”

“令狐大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我姐姐为了你甘愿被灵鹫寺囚禁,你却这样对她,你太对不起我姐姐了。”仪琳的声音很低很小,却令闻者动容。

“仪琳你说的没错,是我对不起东方姑娘,可是,为我被囚禁灵鹫寺的不是圣姑吗?我听说方证大师是因为盈盈杀了灵鹫寺两个弟子才囚禁她的,而盈盈杀人这件事也是我亲眼所见的。”令狐冲说完,忽然觉得有问题,为什么盈盈杀人自己却不责怪她,甚至更早之前,东方姑娘杀成不忧,成不忧死的那么惨烈,自己也没有任何反应,为何东方姑娘杀了那些青城弟子,他却接受不了呢。

“令狐大哥,这我不清楚了,但我感觉,这件事有问题,我总觉得被囚禁在灵鹫寺的应该是我姐姐,不是任大小姐。”

“哎呀,我想起来一件事了,是从嵩山派的左依依那边知道的,这左依依也是个大美人,我见过的人中只有东方姐姐比她更美了。”田伯光忽然插口道。

“不可不戒,你都是出家人了,还这么言语轻浮。”仪琳道。

“那个左依依说,任盈盈曾经冒用她的名字,带着一个名叫风二中的人去了杭州西湖的一处庄园,好像叫梅庄什么的,那时候,正好就是那个圣姑被囚禁灵鹫寺的时候,所以我觉得小师傅说的对,被囚禁灵鹫寺的就是东方美人,方证大师不认识东方美人,更不知道她的身份,认错完全有可能啊。”田伯光被仪琳一说,立刻停止了讨论左依依的美貌,转入正题。

令狐冲一下愕然,因为那个风二中就是他自己,记得自己那时被方证大师控制了伤势后,就从灵鹫寺下来去找东方姑娘,却碰到了盈盈。

令狐冲记得那时任盈盈被很多人围攻,他心里一热便上前仗义救下了她,她说可以治他的内伤,便带着自己去了梅庄,其实任盈盈是去救她的父亲任我行,然后用吸星大法治疗内伤,可是她救了任我行之后,却把自己丢在了地牢之中顶替任我行。

如此看来,这被囚禁灵鹫寺的到底是谁,令狐冲真的有些乱了。不过他心中已感觉到,自己是真的辜负了东方不败。

“田兄你说的没错,因为那个风二中就是我,那被囚禁灵鹫寺的就是东方姑娘了?可是为什么方证大师还有老兄祖兄他们都说是盈盈,不行,我一定要去找盈盈问个明白。”令狐冲作势就要起立,却被田伯光拉住。

“这件事先不说,可是令狐大哥,你后来为什么要帮任我行他们上黑木崖围攻我姐姐?任我行明明是个真正的大魔头啊,他差点就把我们恒山灭门了。”仪琳听了令狐冲说的事情,已确认令狐冲心中挚爱只有她的姐姐东方白,而不是任盈盈,不是自己,也不是他曾经一直心心念念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岳灵珊。至于是谁被囚禁灵鹫寺,旁观者清,仪琳早就有了定论。

“不是这样的,仪琳师妹,我刺伤东方姑娘后很难过,后来任我行他们要上黑木崖夺位,我有很多话想对东方姑娘说,便跟他们一起上去了。可是上了黑木崖后,我看到东方姑娘有了一个名叫杨莲亭的男宠,那个杨莲亭把我们困在机关里面想害死我们,说是东方教主的命令。”

“黑木崖上不少人都说东方姑娘是个自宫的男子,他是为了修炼邪门武功葵花宝典,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再见到东方姑娘时,她又穿着那身很妖艳的教主服,我便不愿意多说了,就和她大打了一场。”令狐冲刚说完,田伯光便白了他一眼,这种话他都能相信。

“我招招拼命,心里其实却想着,东方姑娘你为什么还不还手。其实那时候,我真的挺希望她把我杀了。她制住我后,还在问我有没有爱过她。这时候任我行从背后偷袭东方姑娘,把她打下悬崖了。那时候我突然什么都不想了,就想拉住她,可是东方姑娘却一掌把我打了上去,自己就那样子掉了下去。”令狐冲的声音越说越变调,嘴角的肌肉不断抽动着,男儿泪盈满眼眶,终于顺着脸颊留下,最后只剩下含糊不清的话语。

看到令狐冲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田伯光的眼光也有些湿润,仪琳更是跟着一起哭了起来。

“东方姑娘坠崖后,还一直护着我,其实任我行不是病死的,他要攻打恒山,我去黑木崖差点就死在他掌下,是东方姑娘一掌打死了他救了我,还有我和盈盈成亲前一天,东方姑娘还来找过我一次,我想她是来和我告别的,可是那时我还打了她一掌,说她罪孽深重。”令狐冲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经沙哑了。

“你,你这么可以这么对我姐姐?”仪琳听完哭的更厉害了,伸出手指指着令狐冲,双眼中有失望,有愤怒,再也说不出话来。

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田伯光没听完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仪琳虽然身处佛门,思虑单纯,但这件事并不复杂,简单说来,就是任盈盈从中作梗,搬弄是非挑拨离间,造成两人的分离,而令狐冲则是吃错了药,一再的伤害东方白。

听到最后,仪琳已经大概知道了东方不败不知去向的原因,原来,姐姐最后那段日子,是那样过来的,那是怎样的伤心绝望,她的姐姐,现在甚至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小师傅,别太难过,看你的脸都哭成花猫了。这臭小子,不值得你这么生气。“田伯光上前,细细的擦去仪琳脸上的泪水。

仪琳慢慢止住哭,抽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还有那个任大小姐,说什么品行高洁,出淤泥而不染,没想到是一肚子的坏水,欺世盗名。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只怪我当初瞎了眼,把你们两个当成什么冲破正邪之隔的侠侣,却害了姐姐。”

令狐冲目光呆滞,任由仪琳怒骂,经过这几个月时间,还有昨日和仪琳田伯光的谈心,他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心,他也觉到是自己分忘恩负义狼心狗肺辜负了东方不败,可是却没想到,这件事会和任盈盈有关系,仪琳师妹为什么会说盈盈表里不一,欺世盗名。

“仪琳师妹,对不起,是我忘恩负义,是我不知好歹,辜负了你姐姐,可是这和盈盈又有什么关系,她那样善良的一个女子怎么会……。”令狐冲说出心中的疑惑。

“令狐大侠,你还好意思说任大小姐善良,那你的意思,我姐姐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了,是啊,你现在是赫赫有名的除魔大侠了,当然不愿意娶我姐姐这样的大魔头了,你当然要娶一个温柔善良,品行高洁,名满江湖的好女子,才配的上你这除魔大侠的称呼。”

房间的门忽然开了,一阵冷风灌入屋子里,令狐冲和田伯光都忍不住抖了一抖,只有仪琳似乎没感觉这寒风,依然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令狐冲。

红颜霸主:不负江山不负君

红颜霸主:不负江山不负君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6 13:06:48

你那么好,我用一生祈祷,带着你江湖里逍遥;只要心还跳,就有我逗你笑,牵着你慢慢变老。她是东方不败,天下第一的魔教教主,世人眼中的魔头,他是令狐冲,因为把她打下山崖,成了受世人尊敬的大侠,但是每当午夜梦回,都是他和她在一起的倾城时光。他最终下定决心去找她,用自己的一声去守护她,她若要这天下,他就成为她手中的剑,为她斩断前方路上的一切荆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