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倾世妖颜(实体版) > 倾世妖颜(实体版)完结版在线阅读

倾世妖颜(实体版)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10/19 9:09:33来源:掌中云热度:

《倾世妖颜(实体版)》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灵异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飞尘拿着手中死去的美人脸,对比着远处的荆南依。...

倾世妖颜(实体版)

趁着苏穆外出,荆南依穿着侍女的衣衫,跟着几个侍女一同混出了府邸。一双小脚踏出宫门的瞬间,雀跃如孩童。外面的世界,她终于偷偷挤了进去。她一直是个盒子里的小人儿,抬起头来,鸾倾殿高墙裁出的天光,四四方方,连外面的鸟儿也不愿逗留,忽的一下,振翅掠过了。脚底下,宫路的地砖也是规规矩矩,一朵野花也留它不得。最难堪的是将睡之时,穆哥哥也不在身旁,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没有任何人似的,清冷折磨着她,恋恋不肯离去……有时候,太寂寞了,卯时就从帷幔里逃出来,光着脚,绕过宫女,悄然无声地溜到宫墙脚,听墙外的炊烟人家——

小贩的车轮咕咕地压在石板上;晨起的小哥滑了一跤,骂骂咧咧地走远了;卖早点的大娘底气十足地吆喝着,笼屉里的香气都参和在声音里;张家的孩子哭了,李家的老狗吠了……满满当当,挤住了荆南依的心……

那些年,灌在耳朵里撩人的人间烟火,此时,全都活脱脱、赤裸裸,当真在她眼前了,像是美梦成真,急切得紧。荆南依看了又看,望了又望,连大街上混杂的空气都令她迷醉,吮吸不够。她大摇大摆走在大街上——踏实的人间。

她察觉双双对对的眼神,四面而来,全都落在自己身上。

“长得真俊儿啊。”

“谁家的女儿如此貌美?”

“说书先生咋说的?花容月貌啊……”

卖货的小哥遥遥巴望,捏在手心的铜板洒了一地;挑货的大郎扭着脖子瞥过来,绊倒在街角;小夫小妻挽手而行,方才的恩爱抛之脑后,男人的魂魄早已出窍七分……

荆南依被这一幕幕“好戏”逗笑了,人间的滋味她才浅尝,便觉得乐趣百般,人是有意思的动物,特别是——男人。

她洋洋得意地背手前行,望向一家少有排场的馆子,阔步走进去。

她说话的神情单纯,话的内容全然由心,不谙世事,竟如化外之民一般,让人又爱又怜。有些登徒子误以为有便宜可以占,殷勤地邀她去酒楼坐一坐,她不疑有它,转身上楼,几名男子殷勤服侍,一个男子拉出了凳子,一个书生用拽着袖子擦桌子,一个富家子弟打开扇子为荆南依扇风。

“小姐请坐。”

“别脏了小姐的衣衫啊。”

“小姐可凉快些?”

荆南依好笑道:“你们这些人,怎么跟我的小葵这么像?”

一男子伏低做小,谄媚地问:“敢问小葵是小姐何人?”

荆南依眨了眨眼:“我养的狗。”

众男子丝毫不觉其中的侮辱意味,只觉这绝世女子说的任何话都悦耳无比,甚至还争相学起了狗叫,一时之间各色狗叫声此起彼伏,笑得荆南依伏在桌上直喊诶哟。

男子们争先恐后道:“只要能在小姐身边相伴,就是做狗,也不枉此生啊!”

荆南依顿时笑成一团,双手拍着桌子,小脚上下摆动,甚是娇俏,引得男子们痴迷疯狂,她连声道:“甚是有意思!再学一个,再学一个……”

酒馆中的老板与小二恭恭敬敬地向她鞠躬,引路。一众被她吸引的男子浩荡地尾随进而入。刚刚走近一张空桌,武夫拽出了小椅,书生揪着袖子擦拭,富家子弟折扇一摇,在她身后轻煽凉风……嘘寒问暖,大献殷勤。

她惯是被宠爱的,难于被小恩小惠收买,并不坐那小椅,轻轻一跃,坐在桌子上,两只小脚在空中摇呀摇。

娇俏一笑,百媚生。

“你们可真有意思,怎么跟小葵像得很?”

“小葵是小姐的何人?”

“是我家的……大黄狗——”

男子们愣了愣,竟然也跟着赔笑起来,争相学起了狗叫。

荆南依笑成一团,双手拍着桌子,小脚上下摆动,甚是娇俏,令他们更是痴狂。

“甚有意思!再学一个,再学一个……”

笑声,狗吠声,男人们的假声,混杂成一片,难寻的人间好戏。她是舞台上绚丽的大花旦,众星捧月的,仿佛这世上只有她,让人错以为花红千日,意满百年。

酒楼外的街上,一柄凤穿牡丹的工笔花伞,大红大紫,也招摇着。行人都往伞下探望下去,锦罗绸缎花团锦簇,扮着个油光粉面的胖男人,发上簪着朵红花,与唇上的一点红,招相呼应。

飞尘想到逃离了无常坞的种种,心生委屈,本就是个落魄的游魂,幸得在无常坞避世,过了几年安生日子,又犯了老毛病,被个娇艳的小寡妇勾住了魂……“苦海这个老东西,拿个小娘们诱我来此处,不知何意?偷了主人的羽霓裳,无常坞是回不去了,哎,真是可怜。”

他扭扭妮妮摘下手帕,轻轻擦拭自怜的眼泪,一抬眼,将将瞥见众男子围绕的荆南依,——阳光下,粉面含春。飞尘两眼冒光,一时间看呆了。

回过神来,急急地从怀中掏出个云文缎袋,草草开了,红绸白缎子地包裹了好几层,宝贝似的一打草纸状的物件攥在手里,翻书样地查看,定睛望下去,竟是一张张女人的脸皮!

没了血色,黄的黄,白的白,如冷掉的油汤上起腻的薄薄一层,细细地皱住了。眼睛还是眼睛,嘴巴还是嘴巴,只是黑洞洞地没了身后物,透着股诡异妖艳。

飞尘翻阅着多年来收集的女儿面,他毕生的珍藏。他爱美,最爱女儿之美,花红柳绿,莺歌燕舞,齐齐熬不过时光,令人惋惜。他比女子们更恨,见不得美人迟暮,青丝变华发,索性将她们最芳华的一刻攥在手里。每一次,他剥下女子的脸皮,哭哭啼啼,像是比她们还要苦,惋惜光阴遗失……

飞尘拿着手中死去的美人脸,对比着远处的荆南依。

丑,丑,还是丑!

一张张丢入了沟渠中。

“此种绝色女子,唯有天上有。想我飞尘一生,自以为阅女无数,今日方知,白白糟蹋了“登徒子”的恶名……”

飞尘怒火迎面,往酒楼处去了。

一只流浪狗儿,吸着鼻子,叼走了水中的几片美人面。

飞尘目不斜视地穿过人群,并不理会荆南依,多年的经验,他深谙欲擒故纵的道理。只是摆动袖口,将一个小小的布偶抖落,掉在了地上。

荆南依望见地上的小布偶,刚要言语,小布偶竟蠕蠕一跃,如同有生命一般钻到飞尘的袖子里。

荆南依指向飞尘,惊呼,“啊啊啊——叫你呢!”她跳下桌子,饶有兴趣地拽住了飞尘,“喂,丑八怪,你袖子里面,什么古怪之物?”

好奇的猎物坠入罗网!

飞尘抖了抖袖子,“小姐姐,我可是两袖清风,空无一物啊。”

荆南依不依不饶,“我明明看见了,有个小东西钻进你袖筒里了,莫要唬我,快快拿出来。”她把小手摊在飞尘的面前,孩子气地。

飞尘故作神秘四下相望,翘起兰花指,点了点二楼的雅间。

荆南依俏皮地点点头,一回脸,方才的一群男子也跟了来,翘首以待。“你们,你们跟着干嘛?走开,走开。”她连下命令都成了娇嗔,男人们心满意足,站定了。

荆南依跟着飞尘上了二层雅间,关了门,伏在桌子上,等待着神魔一般的表演。

“你看着我干嘛?快拿出来。”

飞尘望向荆南依,神色狂喜,害羞地用手绢捂住嘴,从袖子里掏出方才的小布偶。

荆南依一把抢过去,捏了捏,那布偶一动不动,死在了手心里。

“怎么回事?方才,还活灵活现的,像是个活物?”她摆弄着小玩物,却不知自己也是旁人手中的玩物。

飞尘缓缓靠近荆南依,将鼻子伸长似的探出去,深深吸气,吮吸荆南依身上的气味。

她对世界一无所知,连危险也当成了新鲜,毫无察觉。“喂,不管你是妖怪,还是神仙?快点使个法,给我观览一番。”

“小姐姐稍等。”飞尘牢牢盯着她,将手指伸进嘴里,咬破了。

一滴饱胀的血涌出来,落在小布偶的胸口,画了个咒。

小布偶猛然跃起,在桌子上摸爬滚打,跳到她的手心上。

荆南依欢呼,“动了,动了,真好玩!”

那布偶如飞尘的眼,跳到她的肩头,顺着衣襟划过胸口,落在大腿上。鉴赏她错落有致,浑然天成的身子。

“长这么大,稀奇古怪的玩意见的许多,都没有此物新奇!教教我,怎么能控制它?”她虔诚地望向眼前的怪人,第一个鸾倾殿以外,令她快乐的人。

飞尘望着她,这一刻还舍不得生吞活剥了她,还要把玩一阵,垂死挣扎,命悬一线,是猎物给猎手的莫大乐趣。

飞尘笑得谄媚:“小姐姐,你能控制比这更大的玩偶呀。还稀罕这种小把戏?”

荆南依一听就嘟嘴,满是不高兴:“我哪有那般本事?你个丑八怪,莫要诳我!”

“飞尘怎忍心欺骗小姐姐,不妨一试。”

他招招手,荆南依靠近倾听。

荆南依困惑地看他。

飞尘靠近她,在她耳边低语,有魅惑的意味:“你的美貌就是天底下最蛊惑人心的符咒,你可以控制世上一切东西,包括所有男子的心。”

男儿的心?

她并未见过什么男子,父亲早亡,她年幼,连他的样子都记不得了,只有祠堂中一张薄薄的画像,高高挂起。每年祭祀,穆哥哥带着她,跪在蒲团上,敛声屏气地磕头,翻着眼皮用力望上去,一派王者风范,双目深邃,面色阴郁到有点模糊,风吹进祠堂里,画像晃了晃,还是轻飘飘的一个鬼。苏穆是她的兄长,长兄如父,他的心里念着她,怜着她,可穆哥哥的心是迷城,她只住在属于她的院落里,其他的地方,忽明忽暗,她进不去,穆哥哥也不许她进去。还有个辰星,石像似的,不苟言笑,他的心应该都在穆哥哥身上吧?倒也听她的话,低眉顺眼的,从不望向她,像是害怕着她。其他的侍从小厮,是没有性别的,瘪着嗓子点头哈腰,长得仿佛也一模一样了。

她细数着鸾倾殿中的男子,一派枯败。

荆南依一步一回头地来到窗边,发现楼下林立的男子们都在仰头看她。她踌躇回头望了一眼飞尘,他向她鼓励地微笑,她鼓足勇气大声道:“你们……你们都给我站好了。”

荆南依转头,飞尘坐在里间,冲着她点了点头,这一刻,他是她的启蒙之师。

荆南依指了指楼下的男子们,淡淡一笑。

“把你们的常服都退了。”

众男子惊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手在衣服上盲目摸索,纷纷脱下自己的衣衫。

她往前近了一步,离那些“男儿的心”?

“彼此掴掌给我看。”

啪啪,一巴掌一巴掌,扇在彼此的面皮上。

荆南依心里一惊,她瞥见了美貌的权力,他们是她的裙下之臣,跟鸾倾殿内,没有性别的小厮一个样儿,全由着她做主。

荆南依拍手叫好。为他们,更为自己。

她是男儿疆土上的王。

“真好玩,打呀,打呀,使点劲,哈哈,真好玩……”荆南依蹦跳着回到飞尘的身边。“真的可以控制那些笨蛋啊。”

她还是个未开化的孩子,权当这是个游戏。

飞尘有点心疼她,如此这般的容貌,本可驾驭无数的男子,世界是男人的,世界便是她的,她竟摆设似的,浪费了。但他也知道,习得了一项本领,没有人舍得荒废掉放着不用。

飞尘语重心长告知,“我的小乖乖,记住,没有男子不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因为你是这世间,一顾倾城,再顾倾国的美人。”属于她的真理。

荆南依骄傲地笑了笑,同她拥有的很多东西一样,她以为理所应当。

荆南依若有所思地问:“你到底是谁?”

“无常坞的无常五子之一,飞尘,有机会的话我们还会再见面,”他掏出那个玩偶递给荆南依,“这个送给你。”

倾世妖颜(实体版)

倾世妖颜(实体版)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10/17 5:24:51

青山微雨,薄雾锁江,几只莲花灯顺悠然河缓缓而下,雾气深处传来筝声悠扬,动人的乐音暂时安抚了悠然河畔各大家族的武士,在此地恭候已久的各大世家均作新郎装扮,来此迎娶荆南世家第一美人荆南梦——那荆南梦出生时鸾倾城有神鸟栖息,生来鸾凤之相,传言中谁若是迎娶了她,必然会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