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半生设计半生爱 > 半生设计半生爱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半生设计半生爱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2/15 22:16:32来源:有书阁热度:

《半生设计半生爱》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夏晚晚逃也似的出了沈宅,身上哗哗的淌水,沈崇岸在她唇上处留下的触感,却一直还在。...

半生设计半生爱

夏晚晚偷偷的抹掉眼泪,“没,没什么,我迷路了……”

说完,连头也没回,低头往外闯,在这多停一秒,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

“别瞎跑,那是泳池……”沈崇岸说完发现已经来不及,头微微侧过去,似是不忍看见下一幕。

扑通!

夏晚晚一脚踏空,发出一声尖叫,下一秒,冰冷的水涌进喉咙。

沈崇岸不由摇头。

真是笨得可以。

“救命……我不会游泳!”夏晚晚奋力的将头冒出泳池,呼救道。

可身体实在太胖,刚说完,人又沉了下去,那是深水区,泳池的水,很快没过头顶。

“真是麻烦。”沈崇岸摇头,来不及脱下衣物,以一道健美的身姿跃入池中。

当他钻入水底之后,四处寻觅,却发现夏晚晚竟然已经朝着岸边游过去。

“该死,戏弄我?”沈崇岸气得冒出水面。

夏晚晚扶着游泳池边缘发懵,自己明明是旱鸭子,从来没学过游泳,怎么突然会了?

但无奈泳池边缘太高,肥乎乎的小手扒拉着,怎么都爬不上去。

沈崇岸先一步上岸,走到夏晚晚附近,蹲下身看着。

“帮帮我,我爬不上来!”夏晚晚急得要命,脚下踩水的力气也用尽了。

沈崇岸满脸狐疑,夏晚晚身材虽然胖胖的,可刚才的泳姿,倒还顺溜,又想戏弄他么?

一时间,他没有出手相助。

夏晚晚很快就脱了力,空留下一个绝望的眼神,身子又沉回水底。

沈崇岸等了片刻,发现她嘴里在冒水泡了,赶忙再次跳了进去。

“真重!”不一会儿,沈崇岸将她捞了上来,费了挺大力才拖上岸,忍不住低斥一句。

夏晚晚躺在地上,双眼直翻白,嘴里往外冒水。

沈崇岸迟疑着要不要给她做个人工呼吸,不然怕是要出人命。

夏晚晚喉咙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眼看是不行了。

沈崇岸暗骂一句,俯身下去,按住夏晚晚的胸口,用力按了几下。

一股水流从夏晚晚嘴里喷出,将沈崇岸淋了个满脸。

可是人却还是没有醒转的迹象,四肢瘫软着。

沈崇岸阴沉着脸,用手捏住夏晚晚的鼻,将头凑了上去,嘴对嘴的帮助她呼吸……

新鲜空气涌入,夏晚晚醒了过来,感觉到嘴上似乎贴着炙热的东西。

片刻后,她才意识到出了什么事,自己被人吻了!

感觉到夏晚晚有了呼吸,沈崇岸抬起头,有些喘气的坐到地上,他经常健身,身体素质很不错,但这小胖妞,差点废了他半条命。

夏晚晚目光怔怔的看着近处一张俊美之极的脸庞,脑袋慢慢的回神。

她掉进了泳池,然后沈崇岸救了她,还吻了她?

空气中隐约传来暧昧的气息。

夏晚晚脸色通红坐起,目光里忽然充满怒意,用力的将沈崇安岸,“你这个畜牲,为什么就知道欺负我!”

沈崇岸愣了半晌,没想到救了人还挨骂,神情阴翳,“你有病吧,我好心救你……”

夏晚晚也意识到刚才反应过激,但没办法,看到沈崇岸,就会想起那晚,他如恶魔般疯狂,从后面抱着她进入的画面!

她一刻也不想多待,扭头跑掉,却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只想惶恐。

沈崇岸懒得理她,也转身进了房。

夏晚晚逃也似的出了沈宅,身上哗哗的淌水,沈崇岸在她唇上处留下的触感,却一直还在。

回去没有车,她只能徒步,想着也许王伯的车子已经修好了,否则,怕是要走到明天才能到家。

不过,才走了不到十来分钟,一辆车停到她身旁。

后座车窗打开,夏国海阴沉的脸露了出来。

“我让你待在家里,你跑过来做什么?”夏国海厉声呵斥道。

夏晚晚瞥了一眼夏国海说,“爸,我知道恨不得没我这种傻女儿,你犯不着动怒,过些天等开学了,我会搬到学校住,不再碍着你们。”

“随便你,最好死在外面!”夏国海丢下一句,让司机开车,将夏晚晚扔在马路上。

夏晚晚冷冷的看着车辆远去,捏起拳头,倔强的向前走。

她知道自己当下最要紧的就是摆脱夏家,从这无休止的家庭屈辱中摆脱,上完大学,最终实现人身和经济上的独立。

至于曜天,暂时待在沈家,应该会好吧,希望他不会受苦……

身后突然响起嘟嘟的车鸣声。

她往后看去,就对上沈崇岸一双冷漠的眼。

“上车,坐后面。”

夏晚晚微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嘟嘟嘟!

车鸣声再次响起,夏晚晚一咬牙,忙不迭的上了车。

这时候没必要推脱了,不然真走回家去啊?

“谢谢。”上了后车后,夏晚晚道谢,仿佛面对的是出租车司机,相当礼貌。

沈崇岸微微挑眉,“把衣服脱了。”

夏晚晚猛得抬头,愕然的说,“你……你要干什么?”

半生设计半生爱

半生设计半生爱

  • 来源:有书阁
  • 作者:双囍
  • 时间:2019/7/25 8:04:28

她喊孩子父亲一声姐夫,彼此人生划下一道天堑,偏遭人算计委身与他,打破的禁忌,终是走上一条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