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萌妻养成,腹黑总裁请克制 > 萌妻养成,腹黑总裁请克制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20章:几年前都搬走了

萌妻养成,腹黑总裁请克制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20章:几年前都搬走了

发表时间:2020/8/3 2:54:57来源:有书阁热度:

《萌妻养成,腹黑总裁请克制》是一本现言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小喵静默了片刻,还是老实地回答了她的话,“那个,阿婆,我不是跟父母吵架了,我是在等人,等住在这里的那个占卜师。”...

萌妻养成,腹黑总裁请克制

时间很快就过了三天,小喵还是没有要变身的征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感到遗憾还是松了口气。

但往往有些事就是来得这么突然,让你措手不及。

在午觉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人身,一丝不挂地睡在沙发上,不过庆幸的是佣人们一般下午都不会来房间里,因为知道这个时间点她在睡觉,而言修泽也碰巧今天早上就飞去了H市的分公司开会,可能要过一周左右才会回来。

这次的变身没有上次的痛楚,她只是在睡梦中感觉自己身体很热很麻,却唯独不会痛,可能是因为已经变了一次的原因吧。

虽然有些欢喜,但她却又有些茫然了,这样的话她不是又要出去躲一下了?要是不小心被佣人发现家里突然多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她该怎么解释?思前想后了一番,她还是觉得应该暂时出去一下。

都说一回生二回熟,有了上次的经验,她这次的动作都麻利了很多,先是又去了对面的房间翻找衣物,找出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和打底裤,但明显这些衣物都是很久没人穿了,留下了岁月走过的痕迹,皱皱巴巴的,但她也没资格挑了,有衣服穿就不错了。

同样和上次一样,利用熟悉这里的地形环境,她很快就出了别墅。

出了别墅以后,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去上次那个屋子找那个塔罗牌师,因为她上次只跟她说了如何才会变身,却没说每次变身的时间是不是会一样的。她可不想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走着走着就突然变成了猫,不把人吓疯了才怪。

可按着上次走的路线寻到那个神秘的屋子时,她却发现大门已经被锁上了,明显的就是没人在里面,她想着可能那女人出去外面办事了,便坐在阶梯上准备等她回来,可左等右等等了两个小时还是没人,一位路过的脸上布满皱痕的阿婆佝偻着背走过来,疑惑地问她,“小姑娘,你坐在这里这么久你男朋友还没来啊?这种男人不能要!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女朋友等呢!”说到最后,她的语气颇有些义愤填膺的味道。她两个小时前路过这里就看到了这姑娘抱膝坐在台阶上,想着应该是和自己的小男朋友出来约会,男方迟到了所以在这里等,没想到现在要回去了路过这里还看见姑娘在这等着,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不懂得照顾女朋友?以前自己和老伴在一起的时候他可不敢让她等。

小喵没想到有人会过来跟自己说话,有些无措地站了起来,“额……阿婆,我没有男朋友……”

“没有?没有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啦?”阿婆想了想,原来是已经搞错了,难道是和父母吵架跑出来的?想着家里的儿子,她便又开口劝道,“唉!现在的年轻人,父母说几句就跑出来了,也不知道父母在家里有多担心,父母虽然有时候对你们严厉了点,但忠言逆耳啊孩子,都是为你们好啊!快点回去吧,父母该担心了。”

“……”小喵静默了片刻,还是老实地回答了她的话,“那个,阿婆,我不是跟父母吵架了,我是在等人,等住在这里的那个占卜师。”她说着,用手指了指后面的屋子。

阿婆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你是不是走错了?”

“不会吧……我记得应该是这里啊……”

“你一定是搞错了。”阿婆摇了摇头,否决她的话,“这里的人早在几年前就都搬走了,而且住在这里的人也不是什么占卜师啊,是一对小夫妻,我记得很清楚,我还跟他们说过几次话呢!”

小喵听罢,有些惊愕,回头又仔细看了看屋子,没错啊!她上次来的就是这里,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阿婆摇了摇头,啧啧了两声,一边小声地嘀咕着就走了,“现在的年轻人啊,年纪轻轻的记性就这么不好,都不如老太婆喽!”

萌妻养成,腹黑总裁请克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萌妻养成】 或 【腹黑总裁请克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萌妻养成,腹黑总裁请克制

萌妻养成,腹黑总裁请克制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10/24 3:05:09

言小喵自诩自己是一只气质冷艳高贵的波斯猫,却在言修泽面前撒娇卖萌耍赖样样在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雨夜,小喵英勇地冲出去拦下了言大总裁的劳斯莱斯,用自己那一双水汪汪的蓝色的大眼睛萌萌哒地看着这双修长的大腿,前爪互相拍了拍,随后张开双臂,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言修泽举着伞嘴角抽搐,这……真的是一只猫吗?言小喵发现做猫时撒娇卖萌可以求包养,但做人时这却行不通了,必须得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所以为了能有鱼吃,她果断抱大腿。“你是有多恨我才拿这东西给我吃啊?”言修泽一脸惊骇地拨弄着眼前这盘黑乎乎的东西,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