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破军战魂传说 > 完本《破军战魂传说》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完本《破军战魂传说》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9/17 19:08:28来源:有书阁热度:

《破军战魂传说》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灵异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转眼间又过了半年,这日破军又剿杀了一个突厥小部落返回了玉门关。现在玉门关百里内的小部落几乎已经被剿杀一空。破军这次也是在...

破军战魂传说

转眼间又过了半年,这日破军又剿杀了一个突厥小部落返回了玉门关。现在玉门关百里内的小部落几乎已经被剿杀一空。破军这次也是在草原上逛了半个月深入一百二十多里才将一个七百多人的小部落剿杀。此战破军等人斩首七百余,获战马两百,战利品价值两千多银。当然最大的收获是一千多的功勋。破军这半年出动了二十余次,一共剿杀了十九个突厥小部落,斩首共有一万三千余人,总功勋也达到了七万,也许再过不久就可以晋级为中郎将了。

玉门关内,破军将战利品上缴之后,带着手下的几个小将到君悦客栈喝酒。刚进客栈,破军就发现里面的气氛很是不对。客栈大厅中坐满了人,但这些人面上尽是桀骜不驯,显然不是边关守军。破军眼中冷芒一闪,问上前来迎接的柳岩道:“柳老板,怎么突然间来了这么多江湖中人?”柳岩低声道:“他们是为了赏金而来。半个月前,江湖中有名的采花贼田志光奸污了有江南第一帮的天下纵横帮帮主冷剑寒的妹妹冷云星,田志光最近逃到了这里,冷剑寒悬赏十万两银子拿他的人头!”

破军皱眉道:“这天下纵横帮我也听说过,其中高手如云,在整个中原也是数一数二的帮派,怎么会让那田志光跑到这了?”柳岩道:“这田志光不知是不是因为名字起的好还是什么的,被大名鼎鼎的淫贼万里独行田伯光看上了,传了他宗师级轻功武功万里独行和高级武功疾风刀法。论起逃跑这田志光还真是一把好手,那刀也耍得好,连砍了天下纵横帮三十多名好手从西安逃了出来,看来是打算从这里逃到关外草原上!”破军点点头道:“这些江湖争斗也不关我们多少事,给我弄间包间。”柳岩苦笑道:“这几日不知为何,我这里的生意是一天比一天好,今天连包间都没了!”破军无奈道:“那就算了吧,随便在这里弄个座吧!这半个多月没喝到烧刀子,实在是不痛快!”柳岩忙命小二在大厅的角落里整了一个地方!

破军等人围桌而坐,陪着破军来喝酒的除了有秦山、纪尘、莫无空、文长风、程季这几个老部下,还有几个新冒出的好手,庄临、冷云、白未谷,这三人都是破军手下的悍将,现在也都达到了什长的位置。而秦山已经是忠义都尉,统帅三百人,纪尘等人也都是都尉了。莫无空被破军交到了秦山手下当差,文长风、程季和纪尘还直接归破军管理。

破军点上一桌酒菜,不顾厅中其他人诧异的目光开始吃喝。一个江湖中人见破军等人就这么嚣张,怒道:“哪里来的混蛋,给老子滚出去。这里老子包了!”秦山等人大怒,破军递了个眼色给程季,程季咧开嘴一笑身子猛地冲了出去。只见刀光一闪,那江湖大汉惨叫一声被程季消掉了半个耳朵。厅中其他人见程季身手如此之好都悚然不语。破军道:“好了,大家喝酒,娘的,在草原上扫荡了半个月就是不见有好酒!”

厅中的其他江湖中人见破军等人仿佛不想管事,又都将目光集中到了中间的一个年轻人身上。也不知是谁先动的手,厅中的三十多人就打了起来。破军等人边喝酒边看戏,不是还对打斗中的众人指指点点。秦山指着一个使刀的壮汉道:“这小子刀法也太差了点吧!用那么重的大刀,偏偏还拼命的挽什么刀花,这有什么用?要不是人多,这小子早就被那田志光劈死了。”文长风也道:“那田志光的刀法倒还不错,与我们军中的刀法相似,也是一快准狠为主,又在快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不过也多了一些花俏!”莫无空道:“这些人也太乱了,要是他们能够相互掩护,加以合击,那田志光早就顶不住了!”秦山哼了一声道:“还掩护合击,这些家伙就是来争夺那十万两银子的。不在背后下刀子就不错了!”

突然,一具尸体狠狠地砸在了破军等人吃饭的桌子上。正在对一只烧鸡下手的程季立即破口大骂道:“哪个狗娘养的干的?打搅了老子吃饭?”破军面色一变将尸体翻过来道:“庄临,你速去营中将弟兄们全部带来,全部装备铁甲长刀硬弩,包围君悦客栈,并通知冷无忧将军,由天朝官员在这里被袭!秦山,你们立即动手,争取将这厅中的江湖中人赶出去!”冷云道:“将军,出了什么事?”破军站起来到:“这是大汉国的禁城护卫,这客栈中定有大汉国的官员,而且正在被人刺杀。快动手将人全部赶出去!我去找柳岩问问情况!”

这几人都是军中的好手,一个个拔刀出鞘,在战场上死人堆中磨练出来的杀气顿时弥漫在整个客栈之中。破军快速的来到柳岩的身边道:“这几日有没有大汉国的官员入住?住在哪个房间?”柳岩见破军如此慎重忙道:“有,都住在甲字号房,现在应该在一号包间内用餐。出了什么事么?”破军抓住他的肩膀道:“快,带着你的妻儿躲起来,有人刺杀汉朝官员,我的弟兄们马上就要过来,小心误伤!”柳岩立即到:“多谢,我这就藏起来!”

客栈大厅中也猛地安静了下来。秦山等人那赤裸裸的杀气对江湖中人来说也是少见的。秦山在众人中是仅次于破军的好手。除了无法传授清心诀和金刚不坏体神功,破军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武功和经验全部传给了部下,其中秦山更受破军器重!秦山冰冷的道:“军中办事,无关之人速推出客栈!”厅中的人早就被他们的杀气所慑,正不知该如何是好,一个暴躁的大汉道:“凭什么?这客栈是你们家的吗?”其他人见这大汉如此不知死活,眼中都漏出怜悯的神色。秦山眼中的杀气俱增,盯着那个说话之人。这人是一个莽汉,身手只有三流水准,被秦山杀气锁定只觉得坠入了冰窖!文长风身形一闪来到那大汉身旁,手中的大刀毫不迟疑的一刀将其砍作两段,然后冷声道:“不走者,死!”江湖中人虽然凶狠,但哪见过一言不和就将人一刀两断的这种狠辣手法?被秦山等人的杀气和残忍镇住,厅中的人一个个退出了君悦客栈!

破军紧贴着一号包间的房门,刚才他从窗口看了一眼,里面打斗的正激烈。小小的包间竟挤了二十多人,其中十三个是汉朝的禁宫护卫打扮,一个是身着紫衣的中年人。另有是个全身包裹着黑衣的刺客与禁宫护卫拼斗。破军知这伙黑衣人的目标正是那紫衣中年人。但看到这十个黑衣人与十三个禁宫护卫打的旗鼓相当,破军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丝疑窦。这次刺杀定是预谋良久的,刺杀之人绝对不会只派这些低手来办事。所以,这些正与禁宫护卫拼斗的黑衣人显然不是这次刺杀的主力,而是吸引他人眼线的诱饵。破军敛息凝神,全神贯注的注意着房中的一切动静。

就在破军观查不久,一道冷冽的剑光从房顶突刺而下,绕过被黑衣人缠住的禁宫护卫直刺紫衣中年人。破军运足内力,猛地将房门拍碎,纷飞的木屑直向空中的黑衣人打去。房中众人大吃一惊,破军长刀上撩,刺骨的寒光迎上了空中黑衣人的剑光而去。“叮”的一声轻响,那黑衣人一个倒空翻落到了地上。破军也一个纵身将紫衣中年人护在身后。中年人低声道:“多谢了小兄弟,你是这里的边关守军吧?”破军沉静的道:“大人,现在情况危机,请勿多言。我的部下只需片刻就会到来!”听到有援军到来,双方的拼斗立即显得凶狠的许多。

那从空中直扑下来的黑衣人也冲着破军而来,破军立即挥刀迎了上去。黑衣人用的是一柄匕首,上面闪着蓝光,一见即知上面淬有剧毒。黑衣人的身法极为灵活,在这狭小的房间中更加有利。匕首如同毒蛇的獠牙般窥视着破军的全身要害。破军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压力。这黑衣人本身就是一个高手,再加上手中的剧毒匕首,他的杀伤力更加的加大了。不得已之下,破军只好拥以命换命的打法与黑衣人争斗。缅铁刀刀光不断,这柄轻型铁刀本不适合马战,但在这里却发挥着更强的威力。那黑衣人显然不是专业的杀手,因为他丝毫不敢和破军拼命,所以一时间双方也打了一个平手。

破军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对方的匕首,这只湛蓝色的匕首给破军巨大的压力,直觉中破军有了一丝死亡的感觉。知道对方所用之毒的厉害,破军咬牙想出了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匹练般的刀光环绕着破军周围数尺,抵挡着无孔不入的毒蛇匕首。忽然,刀光猛地出现了一丝致命的破绽。那如雪的刀光竟然停了一个瞬间。然而高手过招,瞬间就生死立判。那闪烁着蓝光的匕首立即如毒蛇般循着那丝丝破绽攻进了破军身边两尺。眼见着就要刺中敌人,黑衣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狂喜,因为匕首上淬了见血封喉的剧毒幽魂,只要沾上一丝半点就会要人小命。

“叮”,匕首刺到了破军的小臂之上竟发出了金铁交鸣般的脆响。黑衣人惊愕万分,破军趁着黑衣人的那瞬间停顿,缅铁刀迅若游龙般在黑衣人的脖子上划了以下。黑衣人捂着脖子,嗓中发出了咔咔怪响,然后如一滩烂泥般倒在了地上。破军扔掉手臂上厚有半寸的护臂,心有余悸。那匕首竟将护臂刺穿,又在破军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白白的印痕。若不是有金刚不坏体神功护体,那匕首绝对可以在刺穿护臂后在破军身上留下一道伤口,那就要了破军的小命!

破军长嘘一口气,那柄剧毒匕首给他的压力现在才慢慢的放松下来。破军转身道:“大人先随我退出客栈。我会安排护卫!”那中年人突然神色大变,破军猛地感觉到一股刚猛无匹的剑气从背后传来。破军明白了,这才是那些刺客的真正的绝杀。那拥剧毒匕首的黑衣人也是一个诱饵!破军心神电转,他知道自己应该可以躲过去。虽然这个刺客的剑法迅即,但破军的轻身术已经练到了第四层,达到了减轻身体重量15%的境界。在加上他每日戴着几十斤重的铁块训练,破军的速度越来越快。破军刚入战魂时的出示速度就有21,而且还拥有速度绝伦的天赋,他的隐性速度值增长的愈来愈快。(隐性速度,即超越先天属性上变现出来的数字而能达到的真正速度!)

破军战魂传说

破军战魂传说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10/26 1:03:24

一个虚拟的世界,一个战神的崛起!从一个炮灰级的小兵做起,他慢慢爬上了世界的巅峰!他是一个让整个世界都要仰视的战神,然而站在世界的最高点,他又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