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庭院深深深几许 > 庭院深深深几许全文目录阅读第15章《庭院深深深几许》

庭院深深深几许全文目录阅读第15章《庭院深深深几许》

发表时间:2020/10/18 22:51:33来源:微阅云热度:

《庭院深深深几许》是一本总裁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苏若也回过神来,狠狠瞪了他一眼,“这笑话不好笑。还有,我该去会场了,否则主编非得辞退我不可。”...

庭院深深深几许

  “怎么,苏小姐看上我了?”徐正庭见她看着自己,伸手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忍不住调笑道。

  苏若也回过神来,狠狠瞪了他一眼,“这笑话不好笑。还有,我该去会场了,否则主编非得辞退我不可。”

  徐正庭哈哈一笑,中央日报的主编他自是知道的。这可是临东著名的四大名媛之一。一言一行自成一家,平生最不喜的就是苏若这般的娇养小姐了,怕也是好涵养才容忍了苏若这样久。

  “不急,你把相机给我,我让萧秦那家伙去帮你拍几张照片,包你满意,这样总可以了吧?”徐正庭低着头,含着笑,低沉的嗓音萦绕在她的耳畔。

  “不了不了,七少的好意我心领了,该自食其力不是吗?”苏若没有受他蛊惑,相反笑的有些疏离。

  徐正庭摊了摊手,脸上满是遗憾,“那好吧,既然如此,那送苏小姐一程,总不会还拒绝我吧?”

  “既然七少愿意,乐意之至。”

  其实苏若今天为了这个采访特地穿了身轻便的衣裳,英格兰传统的休闲骑士装,倒是挺适合骑马的。如果不是担心主编一个不高兴,丢了她这个饭碗,她挺乐意骑骑马的。

  徐正庭一路牵着马,走在苏若的身边。时不时说两个笑话,气氛倒也不至于太过沉闷,不过却也引了不少人的侧目。

  苏若在会场外随意找了个长椅坐着,用手轻轻揩去额头的细汗。会场的大门还未打开,会议还在继续,苏若余光瞥见靠在一边气定神闲的徐正庭,不由得疑惑。

  “你为什么没有参加会议?”

  徐正庭玩世不恭的笑,“无聊呗,与其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倒不如趁这个好天气,骑马不是更为惬意?”

  苏若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没再多问,她也觉得没意义,现在能够握手言和,谁又知道什么时候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北境黄家与督军有杀子之仇在先,言和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再者,临东在督军曾志的领导下多年没有战争,就算是在全国,经济实力也能排的上名。这大概也是沈兰生选择在这里落脚的原因之一。

  想到沈兰生,苏若不露痕迹的拧了拧眉,而后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右手手腕。手中光滑的触感让她一惊,随即蹭的一下坐起来,慌乱的朝四周看了看,口袋也是空空如也。

  徐正庭见她这般模样,也是一愣,从未见过她在人前失态成这样,不由忙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的手链不见了,这个对我很重要。”苏若眼底是止不住的慌张,急的眼眶瞬间蓄满了泪,这个是母亲留给她唯一的东西了,可是如今却找不到了。

  徐正庭握住她的肩膀,强制让她安静下来,低声道,“你不要急。你先告诉我,它长什么样子,我派人去帮你找。”

  “一串银色的手链,上面有一个液滴形状的吊坠。”苏若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想起来,好像最后一次见它是在外场,当下就甩开徐正庭的手,不管不顾的朝外场跑去。

  “苏若!”

  徐正庭在她身后喊了一声,她没回应他。他眉头一皱,看见她丢在地上的相机和包包,才知道这个东西对她的重要性,是连采访和饭碗都比不上的。

  随后即刻唤来站哨的士兵,和他们描述了刚才苏若描述的那样,让他们立刻去找,着重找马场那边。吩咐完了后,收起苏若的相机,就准备去找她。

  “徐七少这急匆匆的是要赶哪去啊?”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漫不经心的从徐正庭身后传来。

  徐正庭转身,就看见白涵曦正在身后笑眯眯的看着他,他不由挑眉,“哟,我道是什么风居然能把白大少给吹来?”

  白涵曦一身深绿色的军装,倒是一个仪表堂堂公子哥,他笑着捶了他一下肩膀,眼神瞟向苏若离去的方向,似笑非笑,“怎么,嫌我碍事了?还白大少,你干脆喊白公子,倒更显疏远。”

  “兄长。”徐正庭揉了揉发痛的肩膀,无奈笑道,“这让记者拍到又是一阵腥风血雨了。”

  “你还怕这些?我都当你是铜墙铁壁。”白涵曦挑眉,“我们的关系,旁人还有不清楚的?”

  白涵曦和徐正庭一起在美国留的学,关系好那是出了名的,一方有事,另一方绝对不会姑息的。再加上黄少琰,三个人可谓铁三角,虽然如今阵营并不相同,甚至处于敌对面。

  徐正庭看了看外场,苏若的身影已经淹没在了人群中,恰好萧秦就跟在白涵曦身后,于是吩咐道,“萧秦,你帮我看着点苏若,她情绪有些不稳定。”

  “你怎么人家若若小姐了,能让人家一脸惊骇的跑掉?”萧秦也是个不正经的,见他似乎是走了心,也不由得调侃道。

  徐正庭白了他一眼,将苏若的相机和包包丢到他的怀里,“就你废话多,记得把这个还给人家。”

  “少庭啊,你这样被瞧见了,还当的起那风流公子的名号?而且,”白涵曦顿了顿,随后促狭的笑看着他,“那位刚才就在那楼上看着呢。”

  徐正庭闻言,脸色微变,有些苦恼的揉了揉脑袋,“少琰哥怎么会让她来,难道就不怕坏事吗?还有你怎么也来了?”

  “少琰耐不过她一口一个少庭哥哥。”白涵曦摊了摊手,随后变得愠怒,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个度,“你道是为什么?那黄家三叔只顾着他自己抱日本人的大腿,谈判就是他搞出来的!”

  “还有,你们怎么会答应言和的谈判?督军当真如此心大?不然,少琰怎么会派我来?”

  徐正庭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双手随意插到裤兜里,“你以为他想?上头连着几个加急文件,嘱咐一定不能办砸了这事,否则,谁愿意坐下来?”

  “这倒也是,不过,他这手伸得也太长了吧?”白涵曦不由咋舌,这地方是他们千辛万苦打出来的,就这样甘心听别人的话,太憋屈了。

  徐正庭抬眸望向远处,唇边勾起一抹不甚在意的笑容,“你以为临东和你的北境一样?”

  

庭院深深深几许

庭院深深深几许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10/6 5:58:48

民国世道已乱,苏若从海外归来,却身不由己,卷入临东三子的夺嫡之中。 于苏若而言,徐正庭既像一道光,又像是一道枷锁。将她带离那个噩梦,却又将她带入另一个噩梦。 他送她诗词集,钟爱其中那两句,帘外烟和月满庭,此时闲坐若为情。很巧,她也中意。 但两人的人生却并不像诗句所言,反而充斥着阴谋,背叛,他们注定过不了清淡如水的生活。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