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独家萌宠 > 小说独家萌宠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小说独家萌宠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表时间:2020/4/9 14:41:38来源:快阅热度:

《独家萌宠》是一本现言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肖夜臣才出来,身为经纪人的关易言紧跟其后地从另一边的车门出来了。...

独家萌宠

回到酒店,已经十一点了。

  他们的房间相邻,所以一回来就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

  言修泽刚进房间,看到桌子上已经凉了的饭菜,在心里叹了口气。

  打电话叫了夜宵,便去浴室重新洗了个澡。

  回想起刚刚在KFC里发生的一切,他的嘴角不受控制地向上扬起。

  待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傻笑的时候,他心里一惊。

  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女人的傻样不说,刚刚在KFC里面他竟然还像着了魔似的……吃了她舔过的冰激凌。他本身就有洁癖,一点脏乱都看不得碰不得,更别提和别人共享食物了。

  今天,他还真的就做了,而且,还发生了他好几个第一次。

  第一次进KFC,第一次吃别人吃过的东西,第一次让女人付钱……额,虽说,他没有吃……想到这里,言修泽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伸手关掉了热水的开关,随意套了件浴袍,便出去了。

  夜半,言修泽被敲门声吵醒了。

  言修泽猛地就翻身下床,迈着长腿向着房门走去,不悦地打开房门,“什么事?”声音有点刚起床时的沙哑。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见扶着墙壁,抱着肚子的小喵脸色苍白,头上还冒着冷汗,“言,言修泽,我肚子,好痛。”说话的间隙,她还喘了好几口气,不难听出她现在的确很难受。

  这样的一幕,让言修泽心里毫无预兆的一疼。

  “言修泽,我痛……”

  到了医院,医生查看了一番后,这才确诊,是阑尾炎,需要马上动手术。不过好在是个小手术,没有危险,所以医生很快就着手开始准备手术。

  小喵捂着肚子,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泪眼婆娑地看着言修泽,语气颤抖地问了一句,“这个会不会很痛啊?”

  早在听到只是阑尾炎而已后,言修泽的心就已经安定了下来,此时听到她这样的问话,颇有些痛心疾首地看着她,说道:“是谁今天晚上硬拉着我进去吃东西的?”

  小喵一噎,随后也红了一张脸,有气无力地说:“下次不敢了还不行吗……”

  “不痛,你睡一觉就好了。”言修泽难得的温声安慰了她一句。

  小喵听到他这样说,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心也不再忐忑。

  “我们的手术要开始了,家属请到外面等待。”这时,一个护士走了过来,礼貌地对言修泽说了一句。

  言修泽点点头,看了小喵一眼,出去了。

  言修泽坐在手术室外面的椅子上等候着,平静下来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便被接了起来,叶均晖睡意朦胧的声音响起,“总裁?”

  这么晚了,难道是总裁出了什么事?

  他才这样想着,言修泽一如既往的清冷声音在那边淡淡地说:“把明天所有的行程推掉。”

  这句话一出,叶均晖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着急地问道:“总裁,是您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言修泽在这边顿了顿,半晌却只说道:“按我说的去办就行。”说罢,也不待他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叶均晖在这边胡乱抓了抓头发,苦了一张脸,总裁莫名其妙就让他把明天所有的活动推掉,这可如何是好?

  哎,算了算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想,他现在还是先睡觉好了……

  医院这边,言修泽在手术室外面踱着步,一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总算是开了,小喵闭着眼睛被推了出来,眉头紧皱着,小嘴也紧紧抿着,看得出很不安稳。

  医生摘下了口罩,对他说:“你女朋友的手术已经完成了,现在先去办一下住院手续吧。”

  言修泽办好了住院手续,回到她的病房,看着病房里的场景,下意识地蹙了蹙眉,这是一个三人病房,里面时不时还有人咳嗽几声。

  他走过去,看了看还在沉睡着的小喵,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算了,现在她才刚刚动完手术,等到明天吧,再重新让人给她安排一个病房。

  隔天一大早,起来取消了今天的一切活动的叶均晖终于知道了昨晚的来龙去脉,心中的疑惑瞬间就散尽了,原来是因为那个小女佣啊……

  总裁在医院没有回酒店,他这个秘书也没有道理自己在酒店房间里休息,想了想,他便穿了外套出去了。

  到了医院,才推开病房的门,他就惊奇地看到了他们平时高贵冷漠的总裁竟然趴在病床边睡着了。

  他刚进门,言修泽就警惕地醒了过来,眼睛里一片清明冷意。

  看到是他后,他眼睛里的温度这才没有刚才那么冷厉,只面无表情地问了他一句,“你怎么来了?”声音刻意放低了很多,深怕把床上的人儿吵醒了一般。

  叶均晖走过来在小喵的病床前站定,看了看床上的人,觉得并无什么大碍后,这才回答言修泽的话,“我来看看总裁你需不需要我帮忙……”

  看到言修泽眼中的警告后,他这才察觉出自己的声音好像有点大了,立刻就把声音调低了一些,继续问道:“总裁您还没吃早餐吧?”

  言修泽把目光移回到了病床上的人身上,只应了一声,“嗯。”

  “那我出去买些吃的回来给您吃?您在这里照看了言小姐一夜,也不好空着肚子。”

  “嗯。”又是一次眼也不抬,思虑了片刻,他这才应了一句。

  得到他的应允,叶均晖转身打算出去买早餐,才刚一转身,言修泽平静无波的声音又再一次传了过来,“买一些清淡点的,顺便再买台手机。”

  叶均晖一愣,随后好像才记起什么,点了点头,应道:“好的。”

  言修泽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看了小喵良久,小喵这才悠悠地转醒,看到言修泽就坐在病床前,有些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又骗我!”

  “什么?”她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说得言修泽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小喵看起来已经恢复了不少精神,看着言修泽恨恨地说道:“你不是说不痛吗?骗人!明明就很痛,痛死我了!”

  看到她那张牙舞爪的模样,言修泽的心总算是都放了下来,一勾唇,说道:“嗯,看来恢复得不错。”

  这时,护士走了过来,看着言修泽,笑意盈盈地说道:“先生,你女朋友恢复得很快啊。”

  言修泽勾了勾唇,不置可否。

  护士看他好似没有跟她唠嗑的欲望,有些悻悻地笑了笑,便继续说道:“我来跟你们说一下手术后的注意事项吧,手术后要禁食,先不要给病人吃东西,等到肛门排气后才可以恢复进食,这点要注意,而且,先生你最好多让病人起来活动走一下,防止肠粘连。”

  护士说了一大通,小喵却独独只注意到了一句话,“禁食?”

  护士点点头,“对,禁食,不能吃东西。”顿了一下,她继续说,“只能吃流食。”

  小喵顿时只觉生无可恋,如果不可以吃东西,那么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看到她这副蔫蔫的模样,护士一个忍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对着言修泽笑着说:“先生,你女朋友可真可爱。”

  “是吗?”言修泽也心情甚好,竟然破天荒地回答了护士的话。

  护士走后,出去买早餐叶均晖终于回来了。跟着叶均晖走进病房的还有同病房其他病的亲朋好友,只是所有人在看到言修泽和小喵都愣了愣,眼中闪过惊艳。

  叶均晖把新买的手机递给小喵,早餐端到言修泽面前说道:“总裁,鸡丝粥。”

  言修泽看到他手中的粥,挥了挥手淡然道:“你自己吃了吧。”

  叶均晖一怔,但也知道言修泽的性子,他既然这么说了,便是真的不打算吃了。

  “你为什么不吃了?”可小喵却不懂了,满脸疑惑的看着言修泽。

  言修泽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反倒是继续跟叶均晖说着,“你回酒店一趟,拿换洗的衣服过来。”

  小喵见他无视了自己的问话,有些讷讷,但也不再说话,只低头把弄着自己的新手机。

  她却是不知,言修泽本就没打算吃早餐,让叶均晖去买早餐只是想把他买来的粥给她吃,但是护士已经说过了,手术后不可以吃东西,只能吃流食。这样的话他自己吃了那粥当然是可以的,可是他却是知道,他如果在她面前把粥吃了,这女人一定会馋死,而且指不定会在心里怎么痛骂他没人性。

  “好。”叶均晖点点头,想了想又问,“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吗?”

  “帮她换一个病房。”

  “为什么要换?”小喵再一次开口,昨晚医生已经说了,动了手术后只需要在这里住几天就可以走了,她现在不觉得有什么理由需要换啊。

  “你有意见?”言修泽这次终于没有选择无视她了,眼睛一点温度也没有地看向她这边,有点威胁地意味。

  “我当然……没有意见……”说完,小喵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心里暗暗骂着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真是丢人!

  听到她这样地回答,言修泽总算是心情好一些了,望向仍旧站着等待吩咐的叶均晖,“你去安排一下吧。”

  叶均晖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言修泽坐在小喵的床边,静静地等待着一会儿来人帮她转一个病房。可小喵却显得有些百无聊赖,拿着手机胡乱地按了一通,虽然她没记下林琳和宋依她们三个人的电话号码,但是却记得自己那几个寥寥无几的社交软件的密码。

  上了微博,在上面无聊地看着动态,这时,却有人给她发了私信。

  她精神一震,马上来了兴致,是宋依的微博,点开一看,她却是发来了一条莫名其妙的问话—

  宋、宋、宋依:小喵你在医院?你生病了?严重吗?

  小喵顿觉惊奇万分,她昨晚来的医院,根本没有时间跟其他人说,更何况她还没有记下她们的手机号码。

  她还没来得及回复,宋依又快速地发了一条私信过来—

  宋、宋、宋依:总裁和你在一起?那应该没什么大事了。

  小喵瞪大了眼睛,难道宋依还有一个她们都不知道的本事?她难不成还会算命?

  她这回没有再想其他,快速地回复了她一句—

  喵呜:你是怎么知道的?

  宋、宋、宋依:现在估计很多人都知道了。

  小喵看了她这句话,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可是,很快的,宋依就给她发来了一张图片,解了她心中地疑惑。

  图片中,小喵低垂着眼眸,盯自己的手机,不知道是在看什么,而她的床前,言修泽正坐在她床边,脸上一派的冷漠淡然,正在看着小喵,虽然他只有一个侧脸,但是丝毫不减他的俊逸,反而更加让人觉得他的长相惊为天人,犹如天神下凡。

  小喵这次是真的诧异了,宋依又不在这里,怎么可能会拍到他们在医院的照片?

  喵呜: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宋、宋、宋依:你自己看看吧。

  说着,她还发了一条链接过来。

  小喵迫不及待地点了开来,这是一个人的微博,大概是这样说的:来医院探望朋友,没想到在病房里竟然看到了这样一对情侣,啊啊啊,男的好帅女的好美,真是不枉我今天请假来医院,值了!

  文字下面还配了一张图,便是刚刚宋依发过来的那张照片。

  这条微博不过才发了半个小时,转发量竟然达到了一千多,评论当然也少不了,几条热门评论如下—

  韶华倾负:博主怎么知道人家是情侣?说不定人家只是兄妹好吗?这样的话所有单身男女就都有机会了。【捂嘴笑】

  猪在水里游:求问博主在哪所医院?

  我就是天理:这是不是在拍什么电视剧啊?博主少忽悠我们。

  之后的评论大多意思都是在说博主出门走了狗屎运,才能看到这么养眼的人,但是,有一条评论却吸引了小喵的目光—

  不一样的烟火:男的有点面熟啊,好像是YR集团的总裁吧?我表妹在那里上班,有一次我刚好看见他们公司的总裁,啧啧,那长相真是祸国殃民啊!身材也是顶好,不过就是浑身都是生人勿近的气息,看图片中这侧脸倒是真的有点像啊,但是那个女的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这条评论才发出,便惹来了很多人回复,大多都是问评论者是不是小说看多了,现实中哪有这样的男人。

  看到这里,小喵偷偷地瞥了言修泽一眼,他这样淡漠的性子,要是他知道自己的照片被人晒出来了,还正在被人讨论,不知道会不会暴跳如雷啊……

  言修泽察觉到了她欲言又止的眼神,“你想说什么?”

  既然被他看出来了,小喵便也想告知他一二,但左右却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言修泽好像也被她这副吞吞吐吐的模样勾起了好奇心,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有什么事?”

  小喵看了一会他的脸色,慢慢地把手机递到了他的面前,说道:“你还是自己看吧……”

  言修泽不知道她又在搞什么名堂,不甚在意地接了过来,低头去看。才看到图片,他的脸色就开始变幻莫测,让小喵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本来小喵还以为她一定会看到他阴沉下来的脸色,却不曾想,他神色自若地把手机还给了她,就像是刚刚看到的照片里面的人不是他一般。

  “你……不生气吗?”小喵收回手机,疑惑地问道。这不像他啊……

  “我为什么要生气?”言修泽睨了她一眼,心情莫名的愉悦了几分。

  “那照片里的人是你耶!”小喵有点不敢相信他就只有这个反应,加重了“是你”两个字的音量,手指还指着屏幕。

  言修泽点头,“然后呢?”

  小喵这次无言以对了。难道说,人的年纪越大,脾气便越好吗?可是这么说也不对啊,他对她怎么就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坏脾气……

  这样想着,她又不甘心地再一次重复道:“你看清楚啊,里面的那个男人真的是你!”

  言修泽斜睨了她一眼,神色没有什么变化,瞟了一眼她还亮着的手机屏幕,“是我。”他简单明了地回答了两个字,思虑了片刻,又加了一句,“还有你。”

  她这才仿若恍若初醒。

  她又把手机拿起来看了看,讷讷地说了一句,“对啊,里面还有我……”

  看她这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言修泽挑了挑眉,把方才她问的话还给她,“你不生气?”

  小喵正在想着什么,听到耳边的问话,下意识回答:“我为什么要生气?他们又没骂我—”

  话才出口,她就感觉好像哪里不对,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熟悉啊……抬头看他,却见他挑起一边的唇角,好似在笑一般。

  等到小喵出院的时候,他们回去的时间也到了。

  回到别墅,小喵先把言修泽的行李箱里面的东西收拾妥当,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

  因为林琳还有事情要做,所以也没有太多时间和刚刚回来的小喵说话,只是匆匆地寒暄了几句,便出了房间。

  小喵也不甚在意,毕竟她们两个人住在同一个房间,以后有的是时间说话。

  去浴室洗了一个澡,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到了十一点多,她便去厨房拿了用人们刚刚准备好食盒,打算赶紧送到公司给言修泽,以免等一下他又有理由黑着脸给她看了。

  一如既往地让司机先回去,然后她便提着食盒匆匆地进了公司。

  可她却也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一辆车刚停下来,一双修长的大长腿从里面跨了出来。

  男人长得很白净,即使脸上戴着一副墨镜,但掩饰不住的俊颜仍引得许多女生捂嘴尖叫。

  肖夜臣才出来,身为经纪人的关易言紧跟其后地从另一边的车门出来了。

  肖夜臣把墨镜拿下来,眼睛看向刚刚小喵离开地方向,转头问关易言,“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熟人?”

  “熟人?你指的是谁?”关易言反问。

  “言小喵。”他静默了片刻,把目光转回,垂眸看低,一字一顿道出那个女人的名字。

  关易言起初愣了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都已经过去多久了,你怎么还惦记着她?你不可以轻易对别人有感情,你是一个公众人物。”

  肖夜臣扯了扯唇角,略微有点自嘲地说:“公众人物难道就不是人了吗?难道连自己的一点私人情感都不能有?”

  “不能。”关易言走过去,盯着他低声道。

  肖夜臣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但也不再争论,像是认同了他的话一般。

  关易言的脸色的缓了下来,说道:“今天要开始拍摄YR集团名下的地产代言,昨晚我已经嘱咐过很多次让你不能熬夜了,你应该有早点睡吧?”

  “嗯。”

  “这是你在YR集团的第一支代言,所以绝对不能有任何差池。”

  “嗯。”

  “这之后你还会有更多YR集团名下的代言,你今天必须拿出你最好的状态出来。”他们俩人一边说着,一边往YR集团公司里面走去。

  “嗯,知道了。”肖夜臣应着,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途中时不时有人认出这是当红大明星肖夜臣,都躲在一边捂嘴惊呼,但也没人敢上前求合影和签名,只是拿出手机偷拍了几张照片发朋友圈。肖夜臣和关易言当然察觉了,但两人都没有制止路人拍照,肖夜臣反而转头大大方方地对着偷拍他的手机露齿一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俘获着一颗颗怦怦跳动的少女心。

  小喵走进言修泽办公室的时候叶均晖正在给他说着他今天一整天的行程,言修泽一副慵懒的模样,靠着椅背,手中拿着钢笔轻轻敲着办公桌面。

  小喵再次看见叶均晖,不禁感觉有些疑惑。

  叶秘书都不用吃饭吗?怎么每次都能在言修泽身边看到他,而且只要是言修泽有事找他,他一定不出半个小时就出现了。

  她不是一个能藏得住心里疑惑的人,所以在把饭盒摆放好的时候自然就问了出来,“叶秘书,你不饿吗?”

  叶均晖一愣,没有想太多就回答:“不饿啊……言小姐为什么这样问?”他的眼睛从手上的报表中抬起,看向小喵。

  言修泽也瞥了小喵一眼,但随即就又收回了目光,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

  “难道你是不用吃饭的吗?我平时吃了饭都觉得饿,可是我都没见过你吃饭。”小喵一边把食盒里的东西摆放好,一边说着自己心中的猜测,“还是说你是打针的?我上次在医院就看到了一些人不用吃饭,只需要打针就行了。”

  “呵呵呵。”叶均晖表示自己很汗颜,干笑了几声,道,“言小姐真会开玩笑。”

  小喵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而言修泽此时却似笑非笑地抬起头,看着他们两个看似“很熟”的对话,问道:“需要我现在放假让你们两个人面对面地吃一次饭吗?”

  这个女人还真以为他是吸血鬼?连员工的吃饭时间都压榨了?

  她哪里知道叶均晖每次都会比其他员工先下班一个半小时去觅食,之后才会回来公司继续上班?

  小喵自讨没趣地摸了摸鼻子,笑了几声,“不用不用,你快过来吃饭吧,不然等一下要冷了。”说完,她便站了起来,走到一边。

  “嗯。”他淡淡地答应了一句,把手中的钢笔放下,转眸看叶均晖,“你先出去吧。”

  “是。”叶均晖跟在言修泽的身边那么久了,当然知道言修泽好像对他刚刚和小喵说话过多有些不悦,接到指令立马转身走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言修泽迈着步伐走到沙发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用餐的时候依旧一言不发,小喵在一边百无聊赖地等着。

  二十分钟之后,言修泽抽了一张面巾纸仔细地擦了擦唇角,抬眼看了小喵一眼,小喵便像是心照不宣一样,立刻就坐到了他的对面,把他面前的食盒拉到了自己面前,用他用过的筷子,一点嫌弃的表情都没有,反而像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也是,都这么多次了,都已经习惯了,怎么还会有嫌弃的感觉?

  言修泽看着她大口大口地吃着饭,像是饿极了一般,忍不住唇角微微上勾。

  “言小喵。”他突然从嘴中说出她的名字,在心中咀嚼着,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

  小喵嘴里塞着饭,听到他叫她的名字,睁大了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等待着他接下去的话,模样颇像一只—鼹鼠。

  看到她这个样子,言修泽感觉有点好笑,嘴里却淡淡地说:“吃完饭你就回别墅。”

  小喵往嘴里塞饭菜的动作一顿,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的食物都咽下去了,这才开口问道:“今天不用我等你下班吗?”

  “嗯。”

  “为什么?”她的眼中写满了疑惑。

  她刚刚应该没有惹到他啊。而且,他现在这样也不像是在生气的样子,嗯……那应该是他自己的问题了。

  言修泽看了看她,“怎么?你很想继续在这里等?”

  他今晚有一个应酬,可能要大半夜才能回别墅。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有想过要带她一起去,但是今晚去的是声色场所,里面的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不适合带她去。

  “当然不想了。”她的声音把他从思绪里拉了回来。

  他抬眸望她,却见她好像一副很愉悦的模样,似乎不用在他身边伺候着让她很是开心。

  他的心情顿时又不好了……

  他轻微地眯了眯眼,看她,“你好像很开心?”

  “当—额,当然不开心了……”本来想说实话,但是在看到他眼中的威胁后她又立刻识时务地改了口,违心地说道。说完之后她便又低头往嘴里扒了几口饭,声音模糊不清地表着自己的忠心,“我怎么会开心呢,我很难过的。”她还笃定地点了点头,眼神真挚地看着他。

  “是吗?”他嘴边的笑有点邪恶,“既然你坚持要等那就不用先回去了。”

  听到他的话,小喵一急,被嘴里的饭噎住了,拼命地捶胸咳嗽起来。

  言修泽随手将自己刚刚喝过的水递了过去,小喵喝了一大口,这才止住了咳嗽。

  “其实回去也挺好的,在这里我只会耽误你的工作。”

  言修泽本就是逗逗她而已,看到她这么积极地劝说他,只是站了起来,淡淡地说了一句话,“没什么,你吃完快点出去,不要耽误我的工作。”

  敢情他又把话还给她了……

  把最后一口饭咽下肚,她收拾好食盒,站起来跟还在低头处理文件的男人说:“那个,我吃完了。”

  “嗯。”他头也不抬,只轻轻地应了一句,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那我出去了?”她站起来,把食盒抱在自己的怀中。

  言修泽总算是抬起了他高贵的头颅,看着小喵,竟然调侃起了她,“你这样的‘依依不舍’是舍不得离开吗?”

  “才不是。”小喵的脸一红,转身快速跑出了办公室。

  言修泽好笑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无奈地轻叹了口气,便继续低头处理手中未完成的工作。

  距离她进来公司给言修泽送饭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公司的员工都陆陆续续来上班了,平时看到小喵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员工大多数的人都会视若无睹地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没有人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可是这一次好像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一样,小喵从办公室出来,很多人都打量着她,眼神不是质疑就是嘲讽,当然还有羡慕和嫉妒。

  小喵有些莫名其妙,抬头看去,还是有人用眼神瞟向她的方向,还有的看见她走过来,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

  小喵停下来,看向了几个议论的人。那几个人看见她看过来,有些心虚地散开了。

  小喵这次真的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了,可是又不能直接上去问人家是不是在讨论她,要是她们回答不是,那她不就是自作多情想太多了吗?

  看到她离开了,几个刚刚散开假装若无其事的员工又重新聚在了一起,声音也提高了许多。

  女员工一号先八卦地撞了撞另一个女员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就是最近那个热门的微博啊,你们都不上微博吗?”女员工二号一副“你落后”的模样看着女员工一号。

  “什么微博?”女员工一号求知心切,所以也没有在意她的表情。

  “啧!”员工三号终于忍不住了,插嘴道,“最近有一条微博都刷疯了,就是我们总裁和他别墅里的用人的相片。”

  员工一号惊讶地张大了嘴,继而又一愣,一脸疑惑之色,“只不过是同时被拍到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她是总裁的用人,被拍到了正常啊。”

  “哪里正常了?”员工二号一脸愤愤,“那微博里面说总裁和她是男女朋友,而且总裁还坐在病床边上看她。”

  员工三号:“也不一定是男女朋友吧?”

  “如果微博上是传言,那总裁肯定会想办法删掉,怎么可能留到现在反而越传越开?”

  众人经那人提醒,都如梦初醒一般,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对啊,听说总裁不喜这样的传闻,却对这件事置之不理,有点异常啊。”

  “可是你们谁敢保证总裁不是没有看到那条微博才这样置若罔闻的?”这时又有人跳出来说了另一种可能,却很快就被其他人否认了。

  “这条微博断短短几天的转发数量就已经快要超过十万了,你觉得总裁身边有个消息灵通的叶秘书,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一时间,众说纷纭,都有各自的说法。

  她们一心八卦,却没有注意到,一边拐角处还有一个人紧紧地贴着墙面,以一种偷偷摸摸的姿势在听墙角。

  没错,此人就是小喵。她刚刚其实是已经走过去了,但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心,便又偷偷地退了回来,所以就听到了以上的对话。

  听到那些人离开的脚步声,她从转角处走了出来,凝望着她们一群人离开的背影,心中不禁疑惑。

  微博?是上次宋依发给她看的那条吗?

  只是……她们口中说的男女朋友,是什么意思?

  算了,还是回去别墅睡午觉好了。

  今天在飞机上也没有睡觉,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别墅,又赶到了公司这边,现在还真的有些累了。

  思及此,她便不在意地抱着怀里的食盒,重新转身走进电梯去了。刚进电梯,小喵便又悲催的发现了另一个问题—她身上没带钱。

  小李已经回去了,总不能让她自己走着回去吧?无奈,她又匆匆地跑出了电梯,回到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又先把头探进去看了看,却是发现办公室里没有人。

  她有些失落,刚想认命地走着回别墅,却听见了办公室的浴室里传来了水的声音。

  她眼睛一亮,看来他是在洗澡,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打算先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出来。

  言修泽洗了十几分钟,终于把身上的尘土都洗了个干干净净,这才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倒是没有像在别墅里一样直接围了一条围巾或者穿着浴袍就出来,而是整整齐齐地把衣服穿戴好了才出来,毕竟这里是公司,随时都有可能会有人进来跟他汇报工作。

  他一手慵懒地擦拭着偶尔顺着他坚硬的轮廓滴落下来的水滴,一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边,拿起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轻轻啜了一小口。

  察觉到办公室好像还有其他人,他立马转过头,凌厉的眼神看了过去,便对上了一双圆溜溜的水蓝色大眼睛。

  那双眼睛看到他看向了她,无辜地眨巴了几下,又好像有点被他眼中的戾气吓到,颇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咪。

  言修泽的眼神在看到一团小小的人影缩在沙发的角落处后,便转换成了淡漠的神情。

  他手上的动作不停,擦拭着头发,却一边往她这个方向走过来,“怎么又回来了?”在她的边上坐下,他轻轻地转头看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小喵坐直了身体,讷讷地说了一句,“我身上……没有钱。”说完,她就眼巴巴地看着他,希望他能明白她的意思。

  “所以?”他挑了挑眉,问道。

  “所以。”小喵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口水,继续说下去,“所以你得给我钱啊,小李都已经回去了,你难道让我走着回去啊……”

  “嗯。”听完她说话的始末,言修泽淡淡地点了点头,眼睛瞟了瞟自己的办公桌,“自己去拿吧。”

  小喵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果然在桌上看到了他的黑色钱包。她立马站起来走了过去,刚把钱包拿在手中,又不确定地抬头看向他的方向,正好言修泽也在看着她,两个人就这样对视。

  小喵有些不自在地撇过了小脸,低声问言修泽,“你让我自己拿,是让我拿多少?”

  言修泽也勾了勾唇,毫不在意地淡淡吐出了两个字,“随便。”

  随便?那是多少啊……她搔了搔头,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车费大约是多少。

  “那个,我拿两百?”

  “嗯。”言修泽一如既往地只应了一个嗯字,没有发表自己的任何其他想法。

  从这里打车回到别墅,两百是绰绰有余的。想到这,他便也没有再说什么话,只要没少拿了就行。

  “那我走了。”小喵把两百块钱攥在自己的手心里,合上了他的钱包,便蹦蹦跳跳地出了办公室,当然,没有忘记把食盒抱在自己的怀里带回去。

  刚出了YR的公司大楼,外面艳阳高照,正是日头最盛的时候,她刚想直接跑到路边去拦辆车,耳边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喵。”

 

独家萌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独家萌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独家萌宠

独家萌宠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1/11 2:43:02

YR集团总裁言修泽,完美男神,身边美女环绕, 当红明星偶像肖夜臣,模特身材逆天颜值,无数粉丝的梦中情人。 肖夜臣给她温暖、给她依靠,强势走进她的心。 她却说:“肖夜臣,你好吵,我还没吃饱。” 言修泽许她承诺,许她宠爱,许她一场盛大的婚礼。 她却说:“咦,你这是要把你自己抵押给我了吗?” 这世间最甜的,不是俘获一人心,而是宠着一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