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墓色撩人:阴夫缠不休 > 墓色撩人:阴夫缠不休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9章坦白

墓色撩人:阴夫缠不休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9章坦白

发表时间:2020/10/19 9:14:34来源:有书阁热度:

《墓色撩人:阴夫缠不休》是剧情极佳的灵异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难怪之前临承能这么顺利的帮助到我,原来是因为他跟这家出版社有关系,至于他是干什么我心里不是很确定,大概是什么很高的职位吧...

墓色撩人:阴夫缠不休

这么想着其实还是有点心虚,上个月若不是钟之雾…咳咳,不该提得还是不要提得好。他的话我压根没放在心上,也不需要放在心上,可能钟之雾说的是临承,我也不会主动去靠近他,除了那份人情…

当然这句话我没讲出来。

后来回到房间我倒头就睡了,最近变得特别能睡,可能是心事太多了吧,半夜睡着我感觉到身上有人压了下来,可我却睡得很死直至后来到清晨清醒。

乍一起床就看到了不好的东西…妈呀我的身体经历了什么!被原始人踩踏过了?!居然满身都是吻痕,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干得,气哄哄地跑到门外转一圈也没看见罪魁祸首的半点人影。

感情是干完坏事就跑了!

我气得不轻可又没地撒,只能在原地干跺脚。

蹲在家里有点无聊,自从钟之雾来了之后我就变得很爱出门,其实是因为开始害怕无聊…

这不就有了出门逛一逛的想法,说干就干!

天气温度开始急速的下降,我可是说是裹了件大棉袄出门的,走在街上倒也不觉得显眼,因为很多人都这么凹造型,这不就遇见一个老熟人。

我正排队买可丽饼暖下身子,突然前排有人拿着一个可丽饼离开,这侧脸一瞧竟又几分熟悉,离开队伍逐渐靠近再仔细一看…不就是我的男友邵奚文吗!

我有些生气,这么多天不接电话人影也看不到结果在街上就个碰着了?我又不是苦情剧女主角还来这么戏。

我没有拍手喊他,就偷摸地尾随在他的身后跟着。

我倒是要看看,这家伙这几天跟谁在一起谈情说爱连家都不回了!

这这么一跟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光天化日之下邵奚文也就走进了一家小公司里?这公司上面标着的不就是邵奚文出版社的大名鼎鼎的名字吗?

原来这一路走来就我的戏最多,连什么棒打小三,夏家三千金的想法都冒出来了…

可是仔细一琢磨也觉得奇怪,为什么邵奚文不回家反而跑公司里,电话也不接…客观的理解难怪真的是因为出版社出了事?

而且还有那个盗贼作家的事…可又不对啊,邵奚文都有时间出来买可丽饼吃,就不存在连抽空都没有给我打电话。

我左思右想还不如实际行动来得实在,我想进去一探究竟,可惜守卫很森严非要我出示什么员工证明?

我哪有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邵奚文也没有给过我…他大概是因为看我平常不出门就没考虑到这方面。

我很无奈,只能蹲坐在门口玻璃窗边,守株待兔。

手表上的指针终于一点一滴走到了胜利的尽头,我身旁的旋转门终于有人开始走了出来,一个两个…嘿!终于被我给逮到了!

我虚张声势的动作突然做到一半猛地扎住,因为…我看见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人和我家男人并肩走着,勾肩搭背成何体统!

我眯眼一瞧,心里很是诧异,邵奚文的旁边,居然是我欠一条人情的…临承。

信息量太大我有点缓不过来。

“他们…是认识?”

我脑中思路转动,各各疑点就若断了的绳索一个个拼接在了一起,一下线索就出来了。

难怪之前临承能这么顺利的帮助到我,原来是因为他跟这家出版社有关系,至于他是干什么我心里不是很确定,大概是什么很高的职位吧。

但是有一个地方让我很困惑,就是上次我约见邵奚文出来,为什么见到的反而是临承,而且还每个点他还都知道?

原因只有一个,我也想明白了…临承代替邵奚文赴约。

邵师兄为什么这么做?我心里始终没有个答案,就算有了个底,我也没敢去想,也不想去想…这会我突然不想去找邵奚文了…

也许是个意外?可惜不管什么解释,在事实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就这样吧!就这样算了吧!

即使邵奚文不是开口提分手的那个人,我们之间也已经开始失去了那份最原始的信任了。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明明就快要走到回家的小街上了…可偏偏,可偏偏…

我的脚步停留在一座桥上,而桥的那端,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人了——邵奚文。

我们都没有说话,双眼都是深深的看着彼此。

为什么啊…邵奚文,你为什么要这样呢?明明你知道的…我最怕别人欺骗我了,你也这样的话,我就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啊!

舒琳死了,我就只有你了啊!

缓缓地,一股憋屈的涌上心头,我一下就流下来眼泪,脸上冰冰的这一串珠子下来我都觉得会发生蒸腾反应。

这眼泪一掉我就狠狠地擦掉,再掉我再擦,我就是不想让他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不想看到他欺负我过后得意的样子!

我能感觉到对方表情逐渐变得心疼,还有眼里那点小纠结,我太了解邵奚文了…了解到才发现原来他也不是那么爱我,果然是我自作多情了吧。

我承认是个很感性的人,我也知道这是别人一般都不知道的事实。

因为我掩藏了,留在我身边的,以我的想法认为,他们都是认真地喜欢我的,没有因为我所带来的噩运而离开我,就是因为这些,我掩藏了…我不想让这些人看到我的另一面。

可事实证明,我错了,大错特错!

我哭了,哭给谁看?谁会理解?换来得只有怜悯!

我笑了,笑得很假,谁有看出来?我只是在掩饰自己真实的情绪。

从小没什么人爱过我,唯一跟我说过爱的,也就只有舒琳了…说起来也讽刺,邵奚文这个家伙连爱都没跟我提过…

但是现在不是哭鼻子的时候,还有人在呢。

我倔强地吸了下鼻子,看了眼他,邵奚文愣了一下,我趁没有反应过来的期间一下就跑得已经大老远了。

正当我与风竞速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人拉住,我怔了一下,我知道是谁,没有回头,耳边还传来他的粗喘声。

“刚才在公司门口看到你,你是不是看到了?”

他掰过我身子正面直视他,严词正紧。

我心灰意冷,低头没有说话。

邵奚文见我这般态度,急了,突然冲着我吼了一声,“霁月你看着我!”

我身子一僵,眼眶湿湿的,猛地抬起头,瞪大了眼睛,委屈的情绪一下涌上来。

“你吼什么吼!你干嘛骗我啊!烦死了!”哇得一下哭了出来,对面的邵奚文面色一顿,而后一把将我带进怀里,抱得很紧。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骗你的,可是霁月啊…我也很无奈啊,临承是我的上司,他要见你我也是没有办法,不可能丢了工作…”

不可能因为我而丢了工作…

这句话是我补上的,却也是我最实在的想法,我不想听他解释,一把推开他,扭头就跑上了楼。

我就跟头撞牛一样一跟头栽进门后,哐当一声关了。

我失了魂一般从门上滑落,背后还再传出门外的邵奚文一下下焦急的叫喊。

“霁月你开开门,我错了霁月!”他不厌其烦一遍遍地喊着,直到喊破了喉咙才逐渐没有了声音。

我蜷缩在门口埋头没有出声,隔着门板听见窗子外风拍打嗡嗡的声音,这声音就跟奏鸣曲一样,我一会了沉了眼皮。

也罢,睡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越睡越沉,我如同身至地窖身体冰冰凉凉的。

突然门外砰的一声,响声很大,一下就把我吓醒了。望了下窗,天已经很暗了,欲有下雨的趋势,乌云密布。

我直站起身,腿有点麻,脑子一转响起刚才撞击的声音。

我猜想过可能是邵奚文,可这天都黑了,他总不可能还待在门外死皮赖脸不走吧?

也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可我就是好奇心重,打开了门向外探寻。

这门一开我才知道屋里有多暖和,一阵阴风吹过我打了个哆嗦。门外是一片空荡荡的,哪还有邵奚文的身影。

他走了?

我走了出去不放弃地又瞅了几眼,还是没有。

“我还在期待什么啊…”

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好笑,讽刺一笑,这不是正好如我所料吗?一般人都没有耐心热脸贴冷屁股吧,准备转身回去。

‘啪嗒’一声,身边的哗地一下扑面而来玻璃的碎渣,我猛地倒退,睁大眼呆愣地看着满地的碎片,转头一看,风竟然把玻璃个吹没了?

我探头出窗户却也没什么风,那玻璃是怎么破的?

想不明白,这阴冷的气氛也格外渗人,我不想多待,就立马进了屋子。

屋子太暗,我摸索着按下开灯,突然面前出现一张雪白的脸,愣是把我吓飞了起来。

仔细一看,原来是钟之雾,不是他脸白,主要是天气古怪,头顶的电灯照在他脸上就显得没有血色一样。

他深深地看着我,黑黑的头发盖下来打下些影子,他突然晃的一下出现在我眼前。

“神出鬼没的,下次出现能不能提前说声。”

在我掩耳盗铃之势时,他蹲下身抬起我的腿。

“你受伤了?”

他看向我,好像有些生气。

我乍一下移开视线,莫名心虚。

“就是不小心歪倒脚了…”我弱弱地回答道。

墓色撩人:阴夫缠不休

墓色撩人:阴夫缠不休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7/20 18:23:53

你读鬼故事吗?你相信鬼故事中的情节会变成现实吗?如果你不信,可以听听我的经历。我生来带着邪神的怨魂,身体虚弱,噩梦连连,八岁克死全家人,十七岁害初恋男友成植物人,二十二岁克死合租好友。二十三岁,我被一个男人死缠烂打,继而怨灵缠身,失去双眼。直到很久我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来自阴冥地狱最幽深的地方,已经暗暗寻找我多年,只等待一个机会,要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