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愿没爱过你 > 愿没爱过你全文目录阅读第7章安华集团

愿没爱过你全文目录阅读第7章安华集团

发表时间:2019/10/24 1:56:16来源:微阅云热度:

《愿没爱过你》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精彩阅读:任安安看着他,抿了一口茶,思索着该怎么开口。...

愿没爱过你

  

  回到家的任安安,洗了个澡正准备睡了,放在旁边的手机就响了。

  她拿来起一看,是何深发来的短信,让她请自己吃饭。

  任安安想了想自己确实也欠何深一个人情,与其老是让他念叨自己,不如一次性还清,就回了短信,约定了时间地点。

  何深说想吃韩国料理,他对料理店周围的环境比较熟悉,考虑到天气比较热就让任安安在料理店附近的安华大厦等他下班。

  任安安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停好车后,她就在安华大厦的大厅里,吹着空调,翻着杂志等何深。

  突然,翻到一页,任安安神色陡然一紧,因为她看见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胡志!虽然杂志上的照片和现在的卷宗上的照片差别很大,但依稀可以看出来是同一个人。

  她立马看了底下的信息,胡志,高级建造师。配图上,胡志身边还站了一个女人,有着精致的五官浑身散发出一股难言成熟女人气质。

  她急忙端起杂志,找到保安“您好,请问你认识这个人吗?”

  “这个人啊,我记得以前是这里的员工,只不过应该3年前就没在这干了。”保安看了看照片回想到。

  “那这个女人呢?”,眼看事情有了眉目,任安安的语气更加激动了。

  “这是他老婆,之前也是我们这里的员工,不过后来听说死了。”任安安听了保安的回答一下瞳孔就放大了,着实怔了一下。

  “怎么死的?”听到死这个字,任安安的眉宇紧锁起来。

  “那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警察。”保安见她一直问,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说完后,看她在发呆,保安就走开了。

  任安安此时心跳很快,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般。

  她的思绪一片凌乱,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何深打来的,问她在哪。

  她深吸了一口气,回答了何深,也离开了安华大厦,向韩国料理店走去。

  “任律师,既然有人请客我就不客气了。”说完何深就开始点菜,他们就两个人,何深足足点了13个菜。

  “你吃得完吗?”任安安纤眉一挑,看着他想饿死鬼一样。

  “吃不完可以打包呀,你好不容易请我吃顿饭,我得吃好。”说完又喊服务员加了一个土豆泥。

  任安安看着他,抿了一口茶,思索着该怎么开口。

  “你……知道胡志他老婆吗?”任安安试探性的问道。

  “知道呀,钱淑嘛,3年前被强奸致死了。”何深边夹菜边漫不经心的回答她。

  “强奸致死!”这个答案实在出乎任安安的意料,她不自觉的惊呼出声。

  “人抓到了吗?强奸她的人。”任安安蹙的眉拧成了死结。

  “任律师,你懂不懂规矩,我不能说的呀“说完,何深脸上带着一抹轻描淡写的笑。

  任安安横眉怒目的瞪着他,神色顿时猛沉,明明是他先开始的,现在他又故意不说了。

  想着从他那里也挖不出什么东西来,任安安拿出手机给小王发了条信息:“给我查安华集团的资料,所有资料我都要”。

  一顿饭下来,任安安因为记挂钱淑的事,吃得心不在焉。

  就何深一个人在说话,说他又碰到个怎样奇葩的当事人,说他想知道任安安是什么星座……一直除了吃饭嘴巴就没有停过。

  期间任安安只是偶尔抬头望望他,也不搭嘴。

  吃完饭,何深提出自己没开车来,让任安安送她回家。

  任安安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没想到何深的脸皮那么厚……

  “走吧,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说完,何深就拉着任安安走到了她的车子前。

  任安安刚把车门锁打开,他就像条泥鳅一样滑进了副驾驶位置,无奈之下任安安正好发动车子……

  何深家离任安安的公寓并不远,也就10分钟的车程。

  何深下车后,像是想起什么,又往回走,敲了敲她的车窗,她把车窗缓缓的按下来:“你看,今天你请我吃饭,改天我请你吃行吗?”

  何深看她一直不回答还不死心的说到:“我这个人就是不喜欢欠人家人情。”

  任安安不可思议的看了他一眼,缓缓的摇上了车窗。

  直接就把车开走了,她和何深就见过三次面,但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像表上看起来那么吊儿郎当,绝对是心里憋着事儿的人。

愿没爱过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愿没爱过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愿没爱过你

愿没爱过你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6/24 23:50:18

她初见他时遍体鳞伤他用药将她的伤口一一敷好她说:“何深,你就是我的药”他说:“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等你痊愈”但……当一切真相都揭开的时候他不过是在利用她到达自己的目的,她心灰意冷远走他乡。等到她走后,他才发现,自己早已情根深种。可那时她已绝望“何深,愿……没爱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