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花心帝王:独宠妖后 > 花心帝王:独宠妖后全文目录阅读第2章市集上的风景

花心帝王:独宠妖后全文目录阅读第2章市集上的风景

发表时间:2019/12/5 11:06:33来源:有书阁热度:

《花心帝王:独宠妖后》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这个手链真的不错,悠澜我们一人一个!”我还来不及反应,一个亮晶晶的手链便被蒋芙给我套到了手上。...

花心帝王:独宠妖后

第二章市集上的风景

“怎么起这么早?”我看着打扮得簇然一新的蒋芙不解的问道。

昨天才下了雪,不是应该好好的在屋里待着,保存体力吗?我把头往被里又缩了缩,让自己更舒服的享受早晨为数不多的赖床时光。

“悠澜,想不想和我去市集转一圈?”蒋芙用手扯了扯我的被子,神秘的说道。

我不会听错吧,市集?在这个时候也有市集吗?而且我们住在这样的半山腰要到市集得走多远的路。

抑制不住疑惑和兴奋,我还是早早的就溜出了被窝,把头发仔细梳理了一番,然后看着蒋芙说:“市集在哪里,要走多久?”

“就在山下,其实也没有多远,我们要早一点出门,那样就能早一点回来。”说完,蒋芙又在镜子前照了照确定没有什么纰漏后,转身去了厨房。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逛市集,心里还真是有一点点的高兴,虽然在现代的时候,我一向对逛街没有多大的兴致,但是在这个人烟罕至的山上待得久了,下去看一看活色生香的人,还是足够鼓舞人心的。

我心不在焉的喝着粥,抬头看了看蒋芙和蒋松,他们俩个倒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面无表情的往嘴里添着菜,蒋芙偶而还把挑出来卖相不错的菜往我的碗里送。

吃完饭,又按照蒋芙的指示,特地在外面又罩了一件厚厚的斗蓬,我才跟在蒋松和蒋芙的后面出了门。

脚踩在积雪上咯吱咯吱的响,阳光刺得人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在山上生活就是好,空气好没有污染,还能下山去散心,想想都觉得陶醉。

“悠澜,快点走,跟上我们。”蒋芙回过头,看着在后面,一脸傻笑的我,不满的大声喊到。

“好了,我知道了。”高声的回答了一句,我就加快步子,跟上了一直急急行走的两个人。

不是说好了去市集吗,用不着走的那么急吧!虽然嘴里在不停的抱怨,但我还是开心的不得了。

大约走了一个多时辰,还不见到山底的路,我才对我们生活的地方的高度产生了怀疑,按理说一定海拔很高,都说高山之处一定住着仙人,那蒋松和蒋芙岂不是?

大概是对我的小碎步实在不耐烦了,蒋芙和蒋松齐齐的停下来,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我,我被他们两个看得一阵浑身不自在。

蒋芙突然对蒋松使了一个眼色,蒋松有瞬间的犹豫,但最后还是说了一声:“悠澜姑娘多有得罪,然后就把我给背到了肩上。”

由于蒋松长得还算高大,我在他的肩上看不断向后移动的树木山峰有那么一点点的头晕,明知道让蒋松慢下来不可能,但我还是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慢点,慢点好吗?”

自从把我这个拖油瓶放到蒋松肩上之后,明显我们下山的速度快了起来,但也走了将近一个时辰,山脚下的乱石才初现端倪。

我被蒋松扛在肩上,手脚早已酸到不行,不停的抗议,眼看到了山脚,我终于被蒋松给放到了地下。

在脚刚接触地面的那一刻,我显些跌倒,还好有蒋芙扶着,在确定我可以自由行走之后,蒋松和蒋芙尽量的放缓了步子,顺着我的节奏往前走去。

这个样子,才像去逛市集嘛!刚才走的那么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要去参加竞走比赛呢!

越往前走,晃动的人影便越多起来。起先只是零星的三两个人,后来就见到一拨又一拨的人,这样看起来才像是人间嘛!

我揉了揉有点酸痛的腿,看着前面的两人个,第N次问道:“离市集还有多远?”

不约而同的声音传来:“不远了。”

就靠着这“不远了”三个字,天知道我们究竟自下山后又走出了有多远。

很没有风度的跟着蒋松和蒋芙绕过一条又一条街,终于有很大的喧哗声冲进了耳朵。

想也不用想,市集真的是不远了。我拍了拍早已经没有耐心的心,现在已近正午,我的肚子也唱起了空城计。

照实说,这个市集还真是够热闹,五颜六色的气球彩带,总之杂七杂八的东西,看在眼里还是有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感觉。

“要吃点什么东西吗?”蒋松适时的问了一句。

“当然要!”我不假思索的回道,然后就把目光瞥向蒋芙,她倒是气定神闲的很,悠悠的说出两个字:“随便!”

三个人在小饭馆里坐下来,还没待看清店里的形势,跑堂的小二就殷切的端来了早已备好的暖茶。

也没有指望着能吃到什么珍馐佳肴,我和蒋芙胡乱的翻看着菜单,而蒋松一直用目光打量着店里来来去去的人。

菜很快就端了上来,刚出笼的小笼包蒸得还不错,食欲很快便被勾了起来。低着头夹了菜,又喝了汤,很快肚子里的空城计就拉上了帷幕。

结过账,往外走的时候,我偷眼看了看蒋松和蒋芙,心下琢磨道:这兄妹俩儿下山不会只是为了吃小笼包吧!

“悠澜喜欢什么东西就随便挑,不用客气的。”蒋芙用手拍了拍胸脯豪爽的说道,那样子看上去就像是挥金如土的女皇。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虽然摆在市面上的东西看着哪样都讨喜,但一想到要我捧着它们带回去,就有那么一点别扭了。

“这个手链真的不错,悠澜我们一人一个!”我还来不及反应,一个亮晶晶的手链便被蒋芙给我套到了手上。

我把手链上的珠子前后转了转,感觉凉凉的,就像有水流在手腕上滑动一样,舒服极了。

“哥,你要不要也挑点什么东西?”蒋芙终于向蒋松发难道。

“你们慢慢玩啊,慢慢玩,我到前面去看看。”蒋松敷衍了两句,就大步向前走去。

“瞧他那个样子,我们走!”蒋芙咕嘟了一句,扯着我的袖子穿过人群东张西望起来。

我终于忍不住问道:“蒋芙,你平时很少下山吗?”

“也不是,下山的机会还是挺多的,但每一次都觉得新鲜好玩。”蒋芙很随意的扯着摊位上的布艺娃娃,眼睛里放出快乐的光芒。

“要不要押得这么多?”我看着蒋芙把一锭银子押在了写着大字的这一边,对那一锭银子心疼得不得了。

“我的运气一向好,你放心好了。”蒋芙双手抱肩,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如果不是和蒋芙一起从山上下来,我真的很怀疑蒋芙的家世——不是官宦人家也该富甲一方了吧!

蒋芙把袖子捋了起来,然后右手一挥大声的喊着“大”,站在她这边的赌徒们也跟风似的喊了起来。

一时间大小的声音充斥了整个空间,站在正中间手摇骰子的人沉稳的晃动着手中的竹筒,并没有因为激动的人群而有一丝的神情变化。

终于在一片大呼小叫之中,竹筒落在桌子之上,然后打开了,十五点——大。蒋芙押的没错,在搂了一大堆碎银过来之后,蒋芙的劲头似乎更大了一些,又加大了赌注。

我不放心的拽拽蒋芙的衣角,生怕她把赢来的钱又都给输回去,而蒋芙根本就不理我,人正在兴头上,玩得高兴着呢!

我往后退了一步,站在边上看着赌场上的动静。也算想明白了,管它呢!反正dubo和其他娱乐活动一样,就是图个乐,我干嘛要去搅蒋芙的雅兴呢!

又接连押了几注,看样子蒋芙的运气真的一如她说的那样出奇的好。我想在这么赌下去一定会招来大麻烦的,不得不挤到蒋芙的身旁,扯着她的袖子说:“走吧,我有急事。”

大概是因为听到了急事两个字,蒋芙收起了银子,又向一众赌徒们挥了挥手算作告别。

把沉甸甸的银子揣在怀里,蒋芙红光满面的说:“怎么样悠澜,我的运气还算不赖吧!”

我点点头,真担心输了银子的群众会跑过来,群情激愤的把蒋芙的银子给抢回去。

“那个,悠澜你有什么急事?”蒋芙终于想起了她退下赌桌的原因,把头扭向我询问起来。

“啊,这个……”我搓了搓手,头脑里飞快的想着应对的说辞,最后实在找不出,只好低声的说了一句:“我想去方便一下。”

我想蒋芙听到我这个理由,脸色一定好不到哪里去,为了避免和她的目光相撞,转过身我向相反的方向急奔而去。

不想蒋芙竟没有生气,而是追上来拍着我的肩说:“这个,也算做急事,正好我也想去,走吧,我们一路。”

没有想到蒋芙竟这么好脾气,大概是她刚赢了银子的缘故,所以觉得什么情况都是可以原谅的。

在街上七拐八绕的终于找到了几间还算干净的厕所,真的很难想象在这个时代,街道建设还挺齐备的,连这种地方都收拾得整整洁洁。

在解决完问题后,我和蒋芙四处张望的闲逛。

我突然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想了办天才想起来原来是蒋松已经离开我们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我轻轻的捅了捅蒋芙的手肘说:“蒋松,做什么去了?”

“一定又是去看什么刀剑之类的玩艺了,我哥对兵器可是亲的很呢!”蒋芙对蒋松的去向倒是清楚的很。

“前面就有绸缎铺子,我们进去瞧瞧!”蒋芙拉着我就走进了铺子。

我看着鲜艳夺目的绸缎,心下暗想,蒋芙赢来的银子终于是有去处了。不想挑三拣四的看了半天,蒋芙都没有对哪一块布匹表现出特别满意的样子,看情形她是不打算在这里散财了。

也对,都是货比三家嘛!要多走走多看看,才能觉出究竟哪里的物什才是真正的物美价廉,自己得到的实惠也会更多一些。

花心帝王:独宠妖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花心帝王】 或 【独宠妖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花心帝王:独宠妖后

花心帝王:独宠妖后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11/21 7:00:01

轻纱滑落,露出她绝世的容貌,就如荷花初绽,更似寒梅傲雪,百般妩媚,千般诱惑,他怔忡的看着她的脸道:“澜,你终是回来了吗?”“是,我是来取你的命!”说着一把长剑便直指他的咽喉。他却闭上眼睛道:“澜,如果你要我的命,我可以随时给你,因为他本就是属于你的。”“我说过,你若负我,我便会用这断情剑杀了你。”如冰般寒冷的声音从女子的口中传出。血顺着端木泽的脖子一滴滴的流下,女子如花的面容上却闪过冷冽的笑意,可是转瞬她就泣不成声:“为什么,为什么……我等了你整整三年,你却并没有出现,而是和别的女人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