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巨星带回家:贴身女助理 > 巨星带回家:贴身女助理无弹窗_巨星带回家:贴身女助理最新章节

巨星带回家:贴身女助理无弹窗_巨星带回家:贴身女助理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20/2/14 18:36:25来源:微小宝热度:

《巨星带回家:贴身女助理》是文笔极佳的总裁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韩天宁听到他说这句话,总觉得他话里有话,但是情势很危急,容不得她多想。...

巨星带回家:贴身女助理

  “你现在是不是要去飞机场?”上了出租车,宋皓君讥讽地问道。

  “……回酒店。”韩天宁抿抿唇,乖乖地回答。

  “哦?你不回去了?”宋皓君冷笑起来,“下午某人不是还很有骨气地转身就走吗?”

  “那个……我想拜托你一件事。”韩天宁轻咳了一声,鼓起勇气说道。

  宋皓君挑眉看着她,原来这个女人一直低声下气,是因为有事相求啊。

  “嗯……可不可以借我三十万。”韩天宁现在只能求助于他,她在警察厅想了很久,琳达虽然是个好人,但是上次还在说所有的钱都投在了房地产上,没有闲钱。

  而老板一直像长辈一样,知道她要这么多的钱,即便自己和老板说了实话,他也会担心自己出了什么事,会第一时间问自己的父亲。

  反正怎么都不稳妥,只有看看能不能向身边的人借到。

  韩天宁话说出口之后,一直低着头忐忑不安地等着他的回答。

  宋皓君偏偏半晌也没有声音,这让韩天宁心中焦虑不已,她知道自己贸然开口问他借钱非常没礼貌,即便是处上几年的好朋友,这么多钱,别人也未必会立刻答应下来。

  “我会尽快还给你。”韩天宁抬起头,恳求地看着宋皓君说道。

  “你要这么多钱干吗?”三十万对宋皓君而言微不足道,按照他现在的身价,一场半个小时的商演下来,几十万也就回来了,只是他很想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走一趟警察局,就要这么多钱。

  “我一个朋友的母亲急需一笔手术费。”韩天宁期盼地看着他,鼓起勇气说道,“明天上午九点钟可能就要做手术,所以……拜托你……”

  “哦。”不再多问下去,宋皓君俊美的脸上的没有一丝表情,只是黑眸中掩藏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小君,人命关天,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拜托。”韩天宁既然开了口,就一定要借到这笔钱。

  在她看来,宋皓君有时候一天的购物就花去上百万,而据说老板带着他出宋一个饭局,就吃掉三十多万的人民币,对他来说,三十万一定不算什么。

  少买几件限量版的礼服鞋子,就能够救下一个人,他应该会帮助自己的。

  “我凭什么要帮你?”宋皓君悠悠的开口,看着外面的夜景,淡淡问道。

  “我会还给你的,加上利息……”韩天宁急切地看着他,说道。

  “利息么?这样吧,每个月百分之十的利息。”宋皓君随口说道。

  “什么?你放高利贷还是抢劫?”

  百分之十?天啊,她虽然数学差了点,但是也能想到凭借自己的能力,只这三十万的利息就让她相当吃力。

  “你那是什么口气?这个态度,是向人借钱吗?”宋皓君冷冷瞥她一眼,双臂抱在胸前,“我也不是钱多的花不掉,三十万如果资助一个贫困小学,还是一个大数目呢。”

  韩天宁听到他说这句话,总觉得他话里有话,但是情势很危急,容不得她多想。

  “对不起,我刚刚太激动了,但是……百分之十的利息……实在太高了……”韩天宁咬着牙,低低的说道,“我的工资加上奖金,一个月还不到三万……”

  宋皓君看着车窗外,唇边扯出一个嘲讽的笑来,并不说话。

  “这样吧……我可以每个月支付三千当作利息……要不,五千……”韩天宁想了又想,她每个月固定的工资是九千多,加上奖金和出差费等等,还能够支持到男友工作。

  等张齐工作之后,两个人可以一起慢慢攒钱还这三十万的本金。

  “好像真的人命关天哦。”宋皓君懒洋洋地抬手挡住脸,慵懒靠在座椅上,说道。

  “真的,小君,拜托你……”韩天宁真的非常需要那笔钱,现在已经快到手术时间了吧?如果没有筹到钱,手术就要推迟。

  她知道心脏手术争取时间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她现在唯一的依赖就是眼前这看上去冷冰冰的男人。

  “拜托你,帮我一次,我会记得报答你。”韩天宁只是在说实话而已,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话,在宋皓君听来有多幼稚可笑。

  报答?现在的人还记得报答和感恩吗?

  “先说说,你要怎么报答我呢?”宋皓君懒懒散散地开口,他的音色非常的特殊,天生的优雅,带着一丝魅惑和性感。

  这种人站在舞台上慵懒地唱着爵士乐或者敲着电子鼓,都会让人无法招架。

  难怪他的歌迷和影迷会有那么多。

  好在韩天宁在演艺圈已经练成了百毒不侵的眼睛和意志,她只是多看了宋皓君两眼,稳住心神说道:“以后无论你遇到什么意外,我都会第一时间站在你身边支援……”

  “你是在诅咒我?”这话说的真是一点水平都没有,宋皓君不悦地皱起眉头,看来身边的小助理是急得神智都乱了。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韩天宁真的急得满头是汗,她不停地看着车上闪动的时间,语无伦次的说道,“反正,随便你提出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

  “哦?”唇边突然浮起一丝邪魅的笑容,宋皓君伸手扣住韩天宁弧度圆润的小下巴,在车厢内狭小的空间里,半眯着双眸打量着她。

  这是他第三次仔细看她的脸,五官虽然普通,但是清秀端正,皮肤光滑白皙,眼睛也黑白分明,眼神锐利明亮,嘴唇是明艳的粉红色,按照中医上来说,这个女孩的五脏六腑都非常的好,所以才在五官头发上表现出来一种自然的健康和光泽。

  不知道公司里那些女艺人卸了妆之后,有没有这种明眸红唇,顾盼神飞。

  韩天宁被他突然捏住下巴,被迫看向他玩味的眼神,心中猛然一颤,他想干吗?虽然这男人长得很俊美,但是太过分的要求,她可不愿意!

  宋皓君看着她有些躲闪的眼神,突然想到那日生病时,强吻了她。

  说起来,有严重洁癖的自己,好像并不厌恶她身上的味道。

  高挺的鼻尖凑近她的脸,宋皓君再次闻到她肌肤上散发的清香,和那些女人身上的胭脂味和香水味不同,这种自然的清香,让他并不排斥。

  “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声线微微喑哑下来,宋皓君看着近在毫厘如玉瓷般的肌肤说道。

  韩天宁原先已经被他看的发憷,被他这么一说,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立刻往后让了让,结结巴巴地说道:“那个……食物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体味,调整食谱,多吃点碱性蔬菜和水果,你也会有清新的体味……”

  “皮肤状态也很好。”打断她的话,宋皓君继续说道。

  韩天宁有些想退缩,她虽然很缺一笔钱,但是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她绝不会去做。

  “其实都是可以调理出来的,以后只要按照我的膳食安排,加上适量的运动,保持良好的心态,你……喂……请你自重!”韩天宁已经发觉两人的姿势极不自然,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快被宋皓君压倒了。

  宋皓君被她一尖叫,黑眸中闪过一丝被打断的不悦,立刻放开她,优雅地坐直身体,看着窗外,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宋皓君……”看见他突然看着车窗外,保持沉默的神情,韩天宁咬着唇说道:“我可以答应你很多事情,但是,绝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和身体,除此之外……”

  “嗯?”像是没听清她的话,宋皓君微微侧过头,发出一个疑问的鼻音。

  “我是说……你可以提出其他条件……”韩天宁咬咬牙,实在不行,她就想其他办法。

  “你刚才说身体什么的?能再说一遍吗?”宋皓君眼神掠过她的脸,一丝笑容藏在黑眸下,问道。

  “我不会因为三十万,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韩天宁咬字清楚地重复,神情坚定而且正义。

  “身体?灵魂?谁要你的身体和灵魂?”一丝嘲笑浮上眼眸,宋皓君被她的表情惹得很想笑,她是不是有妄想症?

  虽然她确实是个很难得的健康女人。

  “那个……你刚才……”韩天宁看见他眼里的嘲讽和无所谓的神情,意识到自己想歪了,立刻面红耳赤起来,表情也变得尴尬。

  “借钱可以,不过要看你的表现。”半眯着黑眸,将她的羞赧不安看在眼里,宋皓君不准备再消遣她了。

  “表现?什么表现?”韩天宁诧异地问道。

  车驶到酒店门口,宋皓君噙着一丝得逞的微笑,和垂头丧气的韩天宁下了车。

  “那个……一定要签合同吗?”韩天宁站在总统套房里面,拿出纸笔,有点郁闷地问道。

  “当然,否则你反悔怎么办?”宋皓君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盯着她说道。

  “但是……我也必须服从公司的安排,所以……”韩天宁真的很为难,为了三十万,做他的助理期间,她需要完全服从宋皓君的命令,这让她有点迟疑。

  虽然宋皓君说不会有过分要求,只要她不要妨碍自己的私人空间,在工作上也不能强行安排就行。

  话虽如此,但是作为明星助理,完全不涉足他的空间,那是不可能的。

  “三十万哦,只要我在手机银行输入一串数字,就可以及时进行手术。”宋皓君打开他的手机,状似无意地说道。

  “好……我写,但是,公司安排的工作和规定,你必须遵守,我个人不会对你的行为有任何的意见。”韩天宁左思右想,依照宋皓君的说法,自己在做他的助理期间,不妨碍他的自由,等两天,她回公司,可以求老板换一个艺人,也再不用看这个男人的脸色。

  这么说来,她只要在三年期间,还给他三十万的本金就够了。

  不就是这几天忍气吞声吗?她应该做得到。

  “还有,这件事必须保密,不能泄露出去。”韩天宁补充道。

  “你可以都写在合同里,我无所谓。”宋皓君本来就不把这三十万放在眼里,他只不过是不喜欢这女人处处管制他。

  签订了一份不平等条约之后,宋皓君也如约转账三十万,但是当他看见韩天宁给的卡号和姓名时,眼眸微微一沉,突然有点不想借给她这三十万。

  因为卡号所对应的姓名,是张齐。

  这个男人,如果记得没错,就是她日记里所写着的男友。

  他不清楚为什么一个男人会问女友要这么大笔的钱,在他的眼里,即便是人命关天的事情,男人也不该要女人的钱。

  总之,这一刻,对那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人厌恶到了极点,虽然还没正式见过面,但是宋皓君对这种开口就问女人要钱的男人绝无好感。

  “喂,你不是想反悔吧?”韩天宁见宋皓君突然迟疑了,立刻拿出那张手写的一式两份的合同来,“你也签了名,不可以出尔反尔。”

  宋皓君轻轻地看了她一眼,输入最后的密码,然后点确认转账。

  “小君,谢谢你,我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也会尽快把钱还给你。”韩天宁这才松了口气,立刻拿起充电的手机,拨通张齐的电话。

  “张齐,有一笔钱已经汇到你的账户,两个小时之内你就能查收。”韩天宁激动地对张齐说着,没发觉宋皓君有些阴寒的眼神扫在她的身上。

  “对……你不用管那么多……”韩天宁说话突然有点迟疑,她拔掉充电器,拿着手机匆匆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继续对张齐说道:“是宋皓君打过去的,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普通的艺人和助理之间的关系。”

  “……我是没和他合作几天,也确实感情没深厚到你说的那种程度。”韩天宁没有想到张齐居然质疑起她和宋皓君的关系来,“可是人命关天,换作谁都不会袖手旁观吧?而且,三十万对他来说,只是个小数目……他原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冷淡的人……”

  宋皓君靠在韩天宁的门边,听着里面有点模糊的声音,黑眸里,仿佛有一块看不见的冰。

  他总觉得那个叫张齐的男人很奇怪,问女友要这么一大笔钱救人,然后居然质问女友的清白……

  这个时候,他应该专心于接下来的手术,而不是吃飞醋。

  韩天宁解释得都有点累了,她第一次发现张齐的醋劲这么大。以前在学校经常联欢,很多男生对她示爱的时候,张齐从来也不吃醋,只是一个劲地夸自己的女友足够好,所以才会引得这么多的追求者。

  可毕业之后,两人因为长期分离,聚少离多,他的脾气越来越差,总是怀疑她和那些帅哥艺人们有染。

  现在想想,张齐以前没有表现出那么大的醋意,但是总喜欢旁侧敲击地问自己的新艺人怎么样,工作顺不顺心之类的关心话语,其实也是因为在吃醋吧?

  韩天宁该解释的也都解释清楚了,她不愿浪费口舌在这上面,所以叮嘱他收到钱之后,给她发一条短信,好好照顾老母亲,就挂断了电话。

  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韩天宁打开门,看见宋皓君站在她门边的花架前,似乎正在研究着那些绿萝。

  “小君,是不是应该去休息了?”韩天宁在这个时间段,习惯性地问道。

  而宋皓君并不理会她,依旧看着那盆绿萝,动也不动。

  “那……随便你吧……”韩天宁突然想到刚刚签订的合同,她今天又饿又累,走到厨房边,看着垃圾桶里的泡面筒,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这个男人尽吃垃圾食品。

  不是晚上和导演有饭局,聊剧本的事吗?

  看来他又没有出现,放人家鸽子。

  看,只要没助理在身边,依宋皓君随心所欲的性格,是不会好好工作的。

  韩天宁见他一直站在花架前,沉默得像木头,饥肠辘辘的她也懒得再去管他。

  韩天宁从冰箱里找出能吃的东西,随便热了热,打了一个鸡蛋,很快,炒饭的香味蔓延开来,宋皓君不觉伸手抚了抚胃。

  说起来,她做的饭比泡面的味道要好多了。

  但是……那个女人居然自己狼吞虎咽,没有问他要不要吃饭。

  宋皓君脸色很阴沉,他虽然不饿,但是闻着那么香的米饭味,也想吃一口。

  往胃里填热热的东西,感觉真是好。韩天宁正吃的很欢快,装作没看见宋皓君的不悦。

  她都被迫签了那种合同,不插手他任何空间,所以,爱吃不吃,她以后不管了。

  虽然从职业道德上来说,韩天宁很愧疚,因为她的任务就是要对宋皓君的一切负责,包括身体健康……

  吃完之后,韩天宁收拾好碗筷,揉着胃休息片刻之后,看见宋皓君正在对着大镜子练舞。

  “小君,”韩天宁本想要求他去睡觉,但是想到刚刚签订的条约,只得将话咽回去,微笑着站在门边说道:“你的卫生间要消毒吗?”

  “当然要。”这种事还要问吗?

  “那个,我帮你消毒之前,可以用你的浴缸泡个澡吗?”见他性感随意地跳着踢踏舞,韩天宁赶紧补充一句,“事后我会擦得很干净。”

  “唔。”终于,宋皓君发出一个单音。

  总统套房外面还有一个卫生间,但是没有按摩浴缸,估计今天小助理太累了,想泡澡放松一下。

  “太好了,谢谢!”没想到今天宋皓君这么好说话,韩天宁露出惊喜的笑容,赶紧继续保证:“我肯定不会留下一根头发在里面的。”

  看着她抱着衣服走进卫生间,宋皓君这才伸手将音乐换成轻柔的钢琴曲,转身走到沙发上,随手翻着英文杂志,有点心不在焉。

  韩天宁很少在酒店的浴缸里泡澡,但是今天实在太累了,她需要一个热水澡来消除疲劳。

  将玫瑰花瓣撒进浴缸里,韩天宁试了试水的温度,小心踩进去,温暖的水包容着疲惫的身体,让她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实在太舒服了,让她快忘了烦恼的事情。

  而宋皓君今天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很不舒服,尤其是看到韩天宁为张齐借钱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

  而浴室被她占用,也让宋皓君有些不爽,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拒绝她。

  虽然她的身体味道自己并不讨厌,但是女人身体结构毕竟和男人不同,他会觉得很脏。

  这个想法让宋皓君又坐不住了,扔掉手中的杂志,有点想冲进去把她从浴缸里提出来。

  就在这时候,韩天宁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本宋皓君是不会接她的电话,但是铃声一直在响,让他更加烦躁。

  走进她的卧室,伸手拿起手机,看见上面写着“张齐”两个字,宋皓君的火气更大,当即按下接听键,沉沉地说道:“喂。”

  张齐在那边愣了愣,听到是男人的声音,而且是异常有磁性的男人声音,还以为自己打错了:“这个……不是宁宁的电话吗?”

  “宁宁?是宁宁的电话。”宋皓君唇边突然浮起一丝恶作剧的笑容,他温柔地说道:“她正在洗澡,要我把手机拿给她吗?”

  “不……不用……等等……”听到这句话,张齐差点就坐不住了,把手机拿给洗澡的天宁,他们之间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张齐收到三十万的转账,所以才打电话过来想对女友说几句体贴的话,因为之前他的猜忌太多,后来想想,真的对不起韩天宁。

  但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听见那边语无伦次的声音,宋皓君差点就笑了出来,成心想再次捉弄他:“没关系,她在泡澡,不妨碍接电话。”

  “你们……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张齐额上青筋都要跳出来了,当即吼道,“她是我的女友,我都没碰过她,你……”

  “啊?你是她的男友?抱歉,我们只是工作关系,她负责照顾我而已,你不要多心。”宋皓君说道:“这样吧,我把手机给她,你和她说……”

  他越是这样说,张齐越是怒火攻心,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友会和别的男人亲密到那种程度。

  是呀,他还真是幼稚,一个才认识几天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轻易借给韩天宁三十万。

  虽然宋皓君是有钱,但是他高高在上,和韩天宁没什么亲密关系的话,凭什么借给她那么多钱。

  “啪”,张齐将手机关上,狠狠扔到地上,把隔壁屋中的父母吓了一跳,急忙走过来询问怎么了。

  而宋皓君拿着手机,心情突然间变好。

  韩天宁冲洗完浴缸,穿着睡裙走出来,看见宋皓君依旧在练习着新专辑的一些舞蹈,她松了口气,因为不想被宋皓君啰嗦自己用了他的浴缸。

  “小君,已经十点多了,别再练了,早点睡。”

  韩天宁用非常“温和”的态度说道。

  “唔。”依旧一个鼻音,宋皓君停下来,拿过毛巾擦擦脸上的汗,“浴缸洗干净了没有?”

  要不是看她今天太累了,他才不想让她在自己的浴缸里泡澡。

  “洗干净了,我用了消毒液!”听见他这句话,韩天宁立刻说道。

  “最好不要让我看见你的头发还在里面。”宋皓君脸色依旧很冷,走到浴室里。

  韩天宁长长松了口气,有点不太相信宋皓君今天怎么这么轻易就放过了自己。

  也许是他良心发现,因为自己这么累的原因,是被他气的。

  宋皓君躺在浴缸里,他有时候一天要洗很多次澡,因为不能容忍自己身上汗湿味。

  浴缸确实被刷得很干净,连一根头发都没有残留,但是宋皓君总是觉得有女人的味道。

  正在宋皓君烦躁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惊天动地的敲门声。

  韩天宁心理素质再好,也控制不住想杀人的愤怒,难怪刚才宋皓君那么“宽容”地对自己,原来是他做了一件更加恶心龌龊的事情。

  刚才韩天宁接到琳达的电话,问她钱的事情,被韩天宁敷衍过去,紧接着是一条未读短信,是张齐发过来的,内容是:你欺骗我的感情,你竟然已经和其他男人有了关系……

  她急忙打过去电话,在张齐的暴怒中,得知宋皓君接了她的电话,还说了一些模糊不清的话,让他误会了。

  而张齐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解释,这让韩天宁也恼火万分。

  宋皓君怎么可以随便接别人的私人电话,还说那种不负责任的话来!

  “宋皓君,你给我出来,解释清楚!”韩天宁恨不得将门一脚踹开,她真是想不到宋皓君这种人会做这样的恶作剧。

  “砰”,宋皓君把门拉开,韩天宁敲门的手没收住,拍到他还冒着热气带着水珠的胸前。

  “你要我解释什么?”冷硬的话,加上冷硬的表情,此刻的宋皓君绷紧了面部表情,万分不爽。

  但是他的胸口,因为她柔软细嫩的掌心碰触,产生一丝奇妙的酥麻感,让他想要杀人的愤怒,软化了一分。

  “你对我的男友,说了些什么?”韩天宁急忙收回手,板着脸,抬头看着他还湿漉漉往下滴水的俊脸,问道。

  此刻虽然美男出浴景象分外性感诱人,但是在暴走边缘的韩天宁却无心欣赏。

  “哦,你在洗澡,我帮你接了个电话,顺便问他要不要和你说话而已。”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宋皓君盯着她粉唇说道。

  他很讨厌自己在休息的时候被打搅,尤其是正舒服地泡着热水澡,被人强行叫起来。

  “知不知道你的话很不负责任?”韩天宁看见他无所谓的表情,要抓狂地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也许你只是觉得开玩笑很有趣,但是有没有想过会破坏我和他的感情……”

  “如果感情好的话,他会相信你所说的话,何必还要我来解释。”宋皓君擦着湿发,依旧是无所谓的表情,但是如果韩天宁这一刻敏感一点,一定会觉察出他的危险。

  “正是因为彼此在乎,所以才会胡思乱想呀!”韩天宁咬咬牙,跟他完全说不通道理,她在怒火中,根本不知道此刻的宋皓君,可以轻易把她撕碎,“你必须对他解释清楚……”

  “我拒绝这样无聊的解释。”宋皓君眼神微微阴鸷下来,带着一丝桀骜,危险地倾身靠近韩天宁,视线有些贪婪地在她粉艳的红唇上流连。

  “你……”韩天宁正要说话,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看见是琳达的电话,忍住怒气,转身走到窗边接起电话。

  宋皓君看见她转身走到角落,突然松了口气,围着浴巾,面无表情地往自己房间走去。

  原来琳达还是不放心,打电话过来询问,韩天宁应付完琳达之后,看着宋皓君紧闭房门的房间,气恼地抓抓头发,将手机扔在一边。

  她讨厌这种不负责任的玩笑!

  第二天一早,韩天宁已经替宋皓君准备好早餐,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在开微信会议。

  她的心情已经调整过来了。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睡一觉之后,生活还是要继续,她会用最好的心态来度过新的一天。

  宋皓君挂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打开门,闻到早餐的香味。

  “早安!”韩天宁听到声响,转头看见宋皓君有些疲惫的从房间里走出来,笑着打招呼。

  但是宋皓君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往餐桌走去。

  习惯了他臭臭的性格,韩天宁耸耸肩,继续看着手机。

  因为昨天晚上的约定,她今天没有提前一个小时喊他起床跑步,可是看上去某人的脸色却更差,像是没睡好一样。

  宋皓君看着镜子里自己有点疲惫的脸,他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好,因为居然老想着小助理蔷薇色的唇,又想到她那个讨厌的男朋友,竟然失眠了。

  现在他的眼睛酸疼,看见正在开手机会议的小女人,也终于没有昨天晚上那么强烈的渴望,只想吃顿营养美味的早餐,然后好好休息。

  韩天宁终于结束了公司会议,走到坐在餐桌前的宋皓君面前,打量着英俊异常的男人。

  “看够了没有?”宋皓君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饭,突然抬眼,逮住她没来得及溜走的视线,冷冷说道。

  “小君,你没有休息好吗?”韩天宁其实只是关心他的身体而已,昨天晚上他似乎发烧了,今天早上又这么没精神,她担心会不会是生病了。

  在回公司换助理之前,她还是要尽职尽责做好本分工作,绝对不能让公司的摇钱树生病。

  宋皓君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于是低头继续吃着早餐。

  “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韩天宁继续问道。

  “啪”,放下筷子,将最后一口食物咽下去,宋皓君阴沉地盯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好得很,你巴不得我生病吧?!”

  真是的,被她问的一点胃口都没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韩天宁欲言又止,真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对别人的好意那么敌视。

  算了算了,他可能是在娱乐圈太久,有被害妄想症,韩天宁见他脸上有不耐烦的神情,立刻换了个话题。

  “这几天有一个专访,我会在今天和那边的负责人联系,定下专访时间。还有一个脱口秀节目,我晚上把资料整理给你……”

  宋皓君拉开餐椅,走到大阳台边,看着外面很好的太阳。

  “帮我去打扫房间。”终于,宋皓君走到沙发边,看着吃完饭收拾着餐桌的韩天宁说道。

  他才不放心酒店那些人打扫自己的房间。

  听说这些人擦马桶和擦水杯都用一条毛巾。

  宋皓君享受完早餐,坐在沙发上写写画画,他每一张专辑里,有一半的歌都是自己创作的,他喜欢原创的音乐,唱着自己的歌,也会有更好的感情投入。

  阳光从带着白纱的窗台射进来,宋皓君突然觉得,这么宅在酒店里,也挺舒服。

  每天的早晨都是这样美好,有个小女仆给他准备好早餐,他不用在凌晨就被电话催醒去赶通告,也不用工作到半夜四五点不能睡觉。

  前提是,那个烦人的女助理不要擅自安排他的时间。

  宋皓君看见“小女仆”进进出出的样子,居然很贤惠居家。他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张齐脱口而出的话“她的身体我还没碰过”……

  笑意在黑眸中扩大,哈,娱乐圈居然还有这样纯洁的小女孩,真是难得。

  前几天以为她一直伪装成清纯丫头,只是想引起的自己的注意,但是从昨天借钱来看,她对男友的感情很好,对自己真的只是工作上的关系。

  宋皓君突然改变主意,既然都已经签订了那份合约,那么,他要让老板把这个有的时候很讨厌,但是也很有趣的助理留在自己身边。

  唔,对,只要不打自己的主意,平心而论,这个小助理虽然在工作上严厉了点,但是的确把他的生活照顾的很好,而且做饭泡茶的手艺也不错……

  正在宋皓君懒洋洋地主动给老板打电话的时候,韩天宁打开房门,一边接着手机,一边将放在客厅桌边的笔记本打开,神情专注地忙着安排宋皓君的专访。

  宋皓君则是坐在沙发上,眼神落在一边忙碌的韩天宁身上,她背对着自己,已经换了一套休闲的衣服,鹅黄色的短袖T恤,白色的短裤,青春逼人。

  难怪平时总觉得她不像个助理,原来是因为她没有助理的那种世故圆滑和老成的气质。

  所以才会对她的管制和“压迫”更不满,觉得自己被一个像高中生一样的小女孩限制着,简直太丢人了。

  “不,合作的挺愉快,她把我‘料理’的很好。”宋皓君淡淡说道:“……没有的事,年轻人嘛,总有点磕磕碰碰,但是总的来说,韩助理工作认真负责,公私分明,为人和善,我们相处的很愉快。”

巨星带回家:贴身女助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巨星带回家】 或 【贴身女助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巨星带回家:贴身女助理

巨星带回家:贴身女助理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16 19:40:42

他是亚洲最炙手可热的偶像天王,她是FH旗下最年轻能干的助理兼营养师。李君安很不幸地成为亚洲小天王的新任助理,面对台上光鲜完美、台下脾气古怪超难伺候的巨星,她步步为营,却被步步紧逼,星光璀璨的席墨尧从没想过,对女人和绯闻冷淡的自己,会意外地迷上自己小助理健康清香的味道。有着严重精神洁癖和身体洁癖的他,并不讨厌干净清秀又严格的小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