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我的凡人夫君 > 我的凡人夫君小说在线试读第2章童养媳?

我的凡人夫君小说在线试读第2章童养媳?

发表时间:2019/7/15 2:50:03来源:掌读热度:

《我的凡人夫君》是一本现言类型小说,精彩阅读:好熟悉的眼神,似在哪见过,杨休鼻子动了动,是枣泥糕的余香,柳眉大动,她是那只小白鼠,走了又回来了。...

我的凡人夫君

雨势来得及,才走到山下,哗的下了地上,渐起水花四处,金钰吸了口潮湿,猫进了前面的一方庙,庙中空荡荡的没有人,左右立了两只人高的朱色蜡烛,燃起的火焰是暖烘烘的。

金钰搓了搓爪子,错眼看着胖墩墩的弥罗佛石像口中含着的一只微微黄光的珠子,跳上去取出,眼下又看了看,脑中想着这是甚么。

久想不明白,凑鼻孔过去,嗅到珠子冒出缕缕清甜的香气,胃口大开的咽了咽口水,融进了嘴里。

珠子在嘴里打了个转,还没来得及吞,一路顺进了肠胃。

肠胃鼓了鼓,身子登时热了起来,有股子强大的气劲在脉里乱窜,金钰尖叫着翻滚地上,滚了许久,滚入了雨中。

炙痛的四肢碰着雨水的冰凉,有些舒坦的拍打着,更是舒坦了,爬起来后手肉乎乎的,脚趾白嫩嫩的,从下看到上,金钰拍了拍脸,蹲在雨中,模糊的看到人模人样的自己,唬了个倒栽,怎么回事,金钰如何变这样了。

“荒山中怎会有小孩?”,熟悉的声音透过雨幕传来。

坐在地上的金钰转头望去,粗衫的杨连一手撑起油纸伞遮住了雨水,一手搂抱起来,“孩子是哪家的”,金钰抹了脸上的泥,吐了口中的雨水,“野地的。”

杨连心生怜意,暂领回了家中,正恰杨休从里屋出来,点了油灯,望住豆大的灯火下,金钰裹着他父亲的外衫,头发湿哒哒的,含有秋水的两只点漆的眼睛转了转,陡然一亮。

好熟悉的眼神,似在哪见过,杨休鼻子动了动,是枣泥糕的余香,柳眉大动,她是那只小白鼠,走了又回来了。

“我叫金钰,今后住哥哥家,好么”,金钰扬起笑。

杨连眼中讶然,“休儿你认识她”。

杨休眨了眨眼睛,肚里编了幌子,瞒下小白鼠的身世,“听二狗子说,胡村染了瘟疫,死得就剩下金钰,隔壁村子又后怕金钰过了病,没人敢收养,便四下讨生活。”

杨家三代行医,杨休的医术更是了得,不放心的摸了摸脉,望了女孩的气色,咬牙收养下来。

杨休翻箱倒柜,把儿时的衣裳翻找出来,“爹的衣裳不好穿,穿哥哥的”。

金钰拿了身月白的衣裳比了比,弯眼朝杨休一笑。

杨休转过身,青色衫子滑落白皙的肩头,眼热心跳的背过去,“金钰是女孩子,换衣裳要去屏风后面。”

金钰没听进一字,穿了许久没个正,叫嚷起来,“如何穿,哥哥帮帮金钰。”

里衣、外衫、腰带,杨休似教书先生那般手把手的交,细细的讲,金钰扭了扭腰,从床上落至地下,“做人真好,有衣裳穿,有好吃的下肚。”

杨休笑得无可奈何,金钰到了杨家,走到哪,都有条尾巴,而且这条尾巴不安生,看了街头有包子,便伸手抓一只,望了绿豆糕捏一个,几日下去,兜里的铜板所剩无几。

“不拿自取,视为盗”,杨休板起眼训话。

字眼文绉绉的,金钰掏耳听了不解,杨休开始教她断文识字,做人的道理。

金钰摸着下巴,之前都错了么,似乎老鼠生下来,便是拿东西过日子的,前后琢磨了下,暂时摒弃前习,捡起做人的习俗。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

金钰半日默下了三字经,一个时辰,吃透了字眼,杨连宠溺招了手,“钰儿过来”,金钰学了女儿态,莲步过去,坐了他身旁的矮凳上,甜着嗓子唤爹爹。

杨休如何叫杨连,金钰有样比样,人模人样,杨连怜爱的摸摸她的头,乐开了嘴,“钰儿乖巧伶俐,为父想钰儿和休儿一起进学堂。”

杨家日子吃紧,金钰歪了杨连的怀中,“哥哥去学堂长了本事,再教金钰就好了。”

杨连刚要开口,说日子宽松了,可以好好教女儿,妻子的声音在门外炸开,“夫君,鸡鸭不见了。”

金钰跑出去,石板搭起的圈里,鸡毛都没一片,过来的杨连蹙起眉头,杨村自打来了狼群,三日五日不得安生,如今,新长成的五十只鸡,一只不留,只好捏紧了手头,苦巴巴的搬家去行医的镇子。

“爹爹,今后我们住这么”,金钰推开破了几个洞的篱笆门,杨连推着板车进去,接了妻子的汗巾擦了擦,“两个屋子紧了点,好在够了。”

杨休挥着扫帚,扫着厚厚的灰尘。

金钰不甘后落,两只小手抱了另一只扫帚分外吃力的打扫。

那笨拙吃力的形容落在杨休的眼中,有些想笑,更多的是怜惜,“外面的木棉花开的正好,钰儿去采些回来。”

金钰听了大喜,丢掉扫帚去采花。

杨休望着金钰的娇憨笑了笑,扫净了院子,又开始拾兜晚上要住屋子,一切停当,金钰抱着花正好回来,于是走上前道:“爹娘睡大屋子,哥哥和钰儿睡这方小屋子。”

屋子忒小,摆了一大一小两张床,屏风隔开,另一头是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便没了空处,金钰无所谓的将野地采来的木棉花插了瓶子里,摆放了桌面上,出屋给雏鸡喂食。

杨休则是留在内屋研墨下笔,写了二十副字字工整的对联装了筐里,准备送去瓦市交换。

喂食儿回来的金钰望着红底黑字对联好奇,“它能换钱?”

杨休还算耐心,“对联能换,山上的木材能换,只要我们用得上的都可以。”

二日,金钰一跳一跳的跟去瓦市,守着哥哥卖光,搬回了两筐花生剥。

剥完它便有十个铜板进兜里,金钰发了狠劲,并杜大娘做了两日才完活。

杨连出了诊,看了女儿十指肿胖胖的,心尖上一抽一抽的疼。

杨休端来烧好的热水,洗干净一双不再白胖的手,小心翼翼的将伤药匀在指尖上,抱了妹妹睡了去,杜大娘吹掉没灭的烛火,捂好被子,叹着气离开。

“儿子已是举人,再年考了进士,日子就好了”,杨休被里说出话,含含糊糊的,行到门口的杜大娘擦了擦满是泪水的眼睛,回屋里做绣活,补贴家用。

金钰一直没睡,睁开眼缝,杨休颤抖的眼睫上挂了泪珠,眨了眨,落了好看的脸上,慢慢滑落了白皙的脖子里。

“哥哥别哭了”,金钰笨拙的伸手拭了两只眼角,涌出了更多,心头一慌,嘟嘴吻了眼角,杨休面皮一僵,眼中含起笑,嘴里嗔道:“谁教你的。”

金钰缩回小小的身子在被子里,嘟着嘴说:“娘哭的时候,爹亲了下,就不哭了”,咦了声,一本正经的又道:“哥哥好像也不哭了。”

杨休两颊一热,黑夜掩住了从耳根漫上脸的胭脂色,低斥了声睡觉便紧闭了眼。

天色透亮,杜大娘去绣坊交丝帕,老板奇货可居,单与了十六个铜板,金钰张开嘴讨起价,“娘绣好了六块帕子,你少给了两个。”

杜大娘点了点麻绳上的数量,不满的看着老板,老板尴尬的笑了笑,多付了两只,统共二十只,喜滋滋的买了午饭去南山书院。

书院里的杨休身形欣长,雪白的衣衫,腰束月白祥云纹宽腰带,其上挂了一块玉质极好的墨玉,形似看起来粗糙却古朴沉稳。一头乌发没有插簪,一根同色的发带随意绑着,额前的几缕发丝被风吹开,浅浅的笑容风华绝代。

“杨大哥,你何时多了个妹妹”

出声是他的同窗董卓,杨休笑意不变,双手稳稳当当的抱起金钰,唇角上了亲了亲,“自然是娘生的”。

董卓挑着眉毛深深看了眼杨休怀里的孩子,模样没有一丝相似,该不是杨休出了舞勺之年,傻冒的娘从哪弄来的童养媳,深入想了想,杨休形容一等一的,学问也是一等一的,犯不着为亲事困惑。

我的凡人夫君

我的凡人夫君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7/9 20:41:58

住进杨家百年,搬了快死的蛇哥入窝;修成人形,蛇哥走了,杨父重新领了回去;有天,杨家书呆表白,说要等她长大,便要结为连理;答应吗?金钰是鼠妖,杨休是人,人妖在一起,天打雷轰;于是乎,双双修仙,杨休外兼考状元;眼看日子越来越好,九命猫妖要来索命,负累夫君一命呜呼,成了魔界太子;云泥之别呀,夫君也把自己忘了;金钰抓舌,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怎就一直捅不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