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独家萌宠 > 独家萌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独家萌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2/15 22:21:26来源:快阅热度:

《独家萌宠》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轻轻合上门,托着托盘轻脚踩在柔软地地毯上,无一丝声响。...

独家萌宠

晚上七点……

  小喵双手叉腰在浴室内来回踱着步,眼睛盯着那偌大的浴缸,嘴里念念有词,“什么叫做温度不可以太高也不可以太低?这么挑剔的话怎么不自己来,我哪知道那是怎样的温度……”

  怡悦鬼鬼祟祟上了楼,蹑手蹑脚地来到主卧,小心地把门半合上。

  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得意,从口袋里拿出一瓶润滑油,脸上迸发出报复的快感,好像已经预测到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般。

  如果在浴室里因为打扫的用人没有清洁好卫生所以误踩到沐浴露或者其他容易摔倒的液体而摔得头破血流,应该不会有人会怀疑是她动的手脚吧?

  神经粗大如小喵,此时她正念念叨叨地一边发着满腹牢骚,一边却又不得不遵从主人的命令放着水,彪悍的一脚踩在浴缸边缘,小手还时不时地往里面探着水温,浑然没有察觉到门口一双眼睛怨怼地盯着她瞧了许久。

  怡悦仔细地看了看小喵所在的位置,预测着她待会会向着哪边的方向离开,一边不慌不忙地拧开润滑油的瓶盖,不紧不慢地倒在了地板上,神不知鬼不觉。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小喵竟然还没有察觉到后面有人,只是弯着腰放着热水。

  怡悦嘲弄地在心里骂了一声蠢,转身离开。

  小喵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疑惑地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什么异常后又继续回头放着自己的水。

  怡悦顺利地出了门,这个时候二楼也没有其他用人上来,她便大大方方地从另一边楼梯走了下去,在经过角落的垃圾桶时顺手将已经空空如也的瓶子扔了进去。

  小喵蹲着等待浴缸的水放满,放到三分之二满的时候她揉着已经快麻痹的腿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总算是放好了。她伸手关掉水,从浴缸边缘跳了下来,活动了几下筋骨,便想大踏步走出去。

  不曾想,脚下好像是踩到了一滩滑溜溜的水渍,让她突然保持不了平衡,让她不受控制地往前滑去,脚下被浴缸下面突起的东西拌了一下,只听到“噗通”一声,水花四溅,她摔进了自己刚刚才放好的洗澡水中。

  小喵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呛了几口水,喉咙火辣辣的痛,她扑腾着站定在浴缸里,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喘息着自己抚了抚胸口,按住那颗被吓得狂跳的小心脏。

  “我记得我是叫你来放洗澡水,不是叫你来洗澡的吧?”浴室的门口突然传来了言修泽低沉磁性略带戏谑的声音。

  小喵身体一僵,忐忑不安地抬头与他对视,呵呵地笑了两声,“你怎么进来了?其实我来弄就好啦,你不用进来帮忙的……”

  “是吗?”言修泽斜靠在门边,双手抱胸,“我说过给你二十分钟。”

  “额?时间到了?怎么这么快,一定是你的表坏了,哪有这么快……”小喵的笑别提有多假,但此时千万不能说是自己的错,所以只能跟他装傻充愣。

  “你装傻的功夫倒是不错。”他说完好像还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但却突然话音一转,脸上的表情也都收起,“你今天已经浪费了我太多时间,我不得不说,你工作的效率已经到了我望尘莫及的程度。你现在还弄脏了我的洗澡水,我觉得我该考虑一下是否聘用你……”

  “嗳,你这可不能怪我!谁叫你这里的地板这么滑?还害我摔倒了!”没等他说完,小喵便急急地抢过话头,一句话没有思考便冲口而出,“货已售出,恕不退还!”

  言修泽反而被她的无理取闹逗笑了,“呵,这么说还怪我没叫人把地板擦干净了?”

  “本来就是。”小喵应得可谓是理直气壮。

  言修泽听她这样地回答反而被噎住了,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跟他抬杠,而且还那么理所应当的样子。

  他虽然被噎住了,但面上还是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反而一步一步地朝小喵靠近,他倒要看看他走到那边没有摔倒后她又有什么歪理可以狡辩。

  “是吗?那我们就来看看,到底是不是地板—”话音未落,脚下一滑,他整个人就直接朝小喵扑了过去。

  小喵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躲。“噗通”一声,这次溅起的水花更大,浴室被弄得湿漉漉的一片。

  小喵被溅得满脸满头的水珠,用力地抹了把脸,指着从水里狼狈的言修泽捧腹大笑,笑得浑身颤个不停,不可抑制,一边笑着一边还不忘笑话他,“怎么样?还想替你的地板辩解几句吗?”

  言修泽咬牙切齿地瞪着这个幸灾乐祸的女人,从牙逢迸出一句话:“你觉得很好笑?”

  “对啊。哈哈哈……这还不好笑?”她笑得弯下了腰,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浑然忘了他是她的主子。

  言修泽发誓他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在一个女人面前这么狼狈过,用颜面尽失来形容他都不为过。他大手一伸,直接将那小女人拖了过来,满眼愠色地盯着她,牙都快被他咬碎了,“你再说一次。”

  “额……”小喵的理智突然回归,试图挽回一下刚刚说出的话,“其实一点也不好笑,是我的笑点太低……嗯,就是这样的,没错。”

  言修泽傲娇地轻哼了一声,放开揪着她衣领的手,斜暼了她一眼,语气不善,“你觉得我会信?”

  小喵嘻嘻一笑,靠近地讨好道:“真的一点都不好笑,你长得这么帅,就算掉进水里全身都湿了也依旧帅气不减,嗯……有一个词叫做什么来着……”她的食指无意识地在嘴唇上敲了敲,“出水芙蓉。对,就是出水芙蓉。”

  本来听了她前一段话心情才稍微好一些的言修泽此时的脸又黑了几分。这女人……她究竟知不知道“出水芙蓉”是形容女人的?

  “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终究还是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这女人难道还没有读过书吗?

  “知道啊。”小喵用鄙视的目光看了看他,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还要我解释给你听啊?

  言修泽当然看出了她眼中的鄙夷,深吸了几口气才控制住自己想掐死她的冲动,咬牙吐出了一个字,“说。”

  “不就是形容一个人落水前和落水后一样好看吗?”小喵简单明了地解释了一下,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简单粗暴。

  可恨的是言修泽明明都快被她气得内伤了,竟还真的找不到反驳她这句解释的话,她这么解释虽然说是有点勉强,可是好像也的确没有什么错……

  见他无言以对,小喵像得逞了一样,嘴唇上扬的弧度更大了。她本来就有一双魅惑的水蓝色眼眸,此时下了水眼眸里更是像盛满了雾气,水灵灵的,更加惑人心神。

  言修泽不想与这可恶的女人对视,视线往下移了移,没想到却见到了另一番活色生香。

  小喵今天本就穿得单薄,白色的连衣裙见到水就会变得透明,此时她已经在浴缸里浸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里面的内容早就让人一览无余。

  绕是冷酷如言修泽,脸上虽然不露声色,耳根子处却渐渐的热烫起来,喉结也上下动了动。虽然他平时是不太近女色,可他是正常男人,也不是柳下惠,见到这样的一个女人还能毫无反应,而且这女人还一脸懵懂无知地望着他。

  他这是在干什么,平时又不是没有见过女人,怎么像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一样!他见过身材比她火辣的女人不计其数,可对她们他却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感觉。可能真的是他这几年没有碰过女人的缘故吧,他才不会蠢到往别的方面想。

  替自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他也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只调整了一下心绪,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几颗纽扣,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可以出去了。”

  “可是洗澡水……”她颇有些不好意思,他突然不责怪她,只是叫她出去,让她反而生了些许愧疚感,“要不,我重新给你放?”她想了想,试探着看着他开口。

  没想到这次言修泽几乎没有思考就拒绝了,“不用,你出去。”

  小喵撇了撇嘴,怎么突然就变了脸,是谁说女人翻脸比翻书快的,明明她眼前的这个男人翻脸的速度更快。

  可是既然正主都这么说了,她只能应了一声就一步一步艰难地从浴缸中爬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人相继掉进浴缸后溅出来的水花太大的原因,本来残留在地板上的润滑液也被冲得差不多了,所以这次小喵倒是没有再摔一次,顺利地出了浴室,还“贴心”地帮他关上了门。

  隔天早上小喵是被人摇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见林琳已经穿戴整齐地坐在她的床边了。

  “快醒醒,别又迟了。”见她醒来,林琳站起来,快速地收拾着自己的床铺。

  “天亮了吗?”她揉揉眼睛,明明才躺下闭上眼睛不久,只是一闭眼一睁眼的功夫,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是啊,别说了,快点起来,先生快醒了。”林琳把被子叠好,伸手拍了拍褶皱的地方,回过身又推了推小喵,像是照顾小妹的大姐一般。

  虽然极不愿意起床,但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她扒了扒乱糟糟的头发,拿了衣服进洗手间,迅速地洗漱整理完毕后,和林琳一起出了房门。

  现在是早上六点多,天才微亮,空气微凉,外面鸟儿叽叽喳喳地欢叫着。

  说起来她之前都是睡到日上三竿,还没有这么早起过,此时看到这样的早晨倒也觉得挺新鲜有趣的。

  “快点上去吧,呐,这是昨晚准备好的衣服,你只要帮先生打一下领带就行,先生上班后你还可以再睡一会儿。”林琳从旁边一个房间里出来,那是专门为言修泽熨烫衣服和搭配的房间,她手里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整齐地放着已经搭配好的衬衫和裤子。

  听到可以再睡一会儿,小喵顿时眼前一亮,再不多话,接过她手中的托盘就往楼上言修泽的卧室走去。

  来到主卧门口,小喵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声。

  推开门,里面昏暗一片,只有床头灯亮着,因为窗帘都没有拉开,密密实实地挡住了外面刚升起的旭日的光芒。

  她轻轻合上门,托着托盘轻脚踩在柔软地地毯上,无一丝声响。

  慢慢地把托盘放到沙发上,她悄悄地走到床边瞧了瞧他是不是还在睡梦中。

  他眼睛闭着,薄唇紧抿,看来还在沉睡。

  小喵歪头思考了一下,这样的话她是应该把他叫醒还是让他睡到自然醒呢?这个管家没跟她说过啊,所以就这样站在这里盯着他瞧?

  这么想着,于是她就真的这么做了……就这样站在床边一动不动地盯着床上的睡美男。

  仔细地从上到下又从头到脚地把言修泽看了好几遍,小喵又不得不再次佩服上帝造人时的鬼斧神工,其实或者也可以归咎于基因好……

  他紧抿着的唇是真正的薄唇,虽然他唇薄,但形状和颜色还是很好看的,不过听别人说薄唇的男人薄情,这样不好,不好。

  不过话说,言修泽的眼睫毛是真的很长,而且还很翘,他这样毫无防备地睡着,倒是显得有点不符合他气质的可爱……想靠近一点看,所以她又挪近了几步,弓着腰仔细地观察着他的眼睫毛,好像是在观察什么新奇的东西似的,却不想,她正看得出神,猝不及防对上一双深沉幽暗的眼眸。

  言修泽醒了!

  小喵一呆,傻傻地跟他双眼对视了几十秒后才反应过来,假装赶蚊子一样用手在眼前胡乱挥了几下,借此动作又转过了身去,还边念叨着,“怎么蚊子这么多……我帮你赶掉。”

  言修泽头上落下几条黑线,房间里有驱蚊器,哪来的什么蚊子……不过他也没有兴致和她去讨论这个问题,只干脆利落地掀被子起床,走到沙发处准备换衣服,才把浴袍的带子解开,就感觉到自己身后一道火辣辣的目光在盯着。

  他转过身,眉头微挑,“你要看我换衣服吗?”

  “嗯……嗯?什么?换衣服?”

  她慢半拍地反应让言修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恼,见她瞪大眼睛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言修泽还以为她害羞了,恶趣味地勾唇点了点头,“所以你现在还想站在这里看?”

  小喵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听到他这样说,觉得有些不解,“对啊,不站在这里看还出去看吗?”

  言修泽被她的话呛了一声,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你这女人!你知不知道廉耻这两个字怎么写?”

  小喵认真地歪头想了想,然后很诚实地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两个字的笔画太多了,她都记不住。

  他可能没有想过她竟然就这么直接地回答他,一时间被噎了噎,之后才黑着一张脸说:“我让你现在立刻出去。”

  小喵想也没想,表示拒绝,“这怎么可以,我本来的工作就是照顾你,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好,那我命令你转过去。”虽然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不兴男女授受不亲这一套,可他骨子里还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毕竟从小的教养摆在那里。

  这个可以接受。

  小喵乖乖听命,立刻背过身捂住眼睛,还嘟囔着,“一个大男人还怕我占你便宜不成……”

  言修泽一边快速换着衣服,一边注意着她这边的动静,听到她这番嘟囔,脸色都变成猪肝色了。

  “领带呢?”他阴沉着一张俊脸,套上衬衫,一边扣着扣子一边问。

  “我可以转过去了吗?”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小喵不答反问。却好像也没有真的想要等他地回答,没有听到他的回应就自行转过身来,看见他已经在扣最后一个纽扣时不禁撇撇嘴,好像颇有些遗憾一般。

  这女人,什么表情……

  言修泽努力地忍住想要抽搐的嘴角,但手上的动作却不由得又往上扣了一个纽扣,就好像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觊觎他很久的女色狼一样。

  他冷着脸,重新又问了一句,“领带呢?”

  “领带?”小喵一脸懵逼,问出口后才惊觉自己又问了一个蠢问题,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抽出了一条黑色的领带……

  竟然这么对待他从意大利定做的领带,而且还是他最喜欢的一条……

  言修泽这次是真的要发火了,可还没等他的火气上来,小喵就直接把领带从他的后颈处套过来,还用力扯了扯,抱怨着,“你头低一点啊,太高了,我够不着。”

  言修泽这次直接无视了她的话,黑着脸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见他这样,小喵低叹了一口气,还用那种对待任性小朋友的“慈爱”眼神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妥协地把领带从他脖颈处抽了回来,眼睛四处看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找了一圈,她发现好像没有什么可移动的可以让她站得高一点的工具,只能回头询问言修泽,“那个,你可以往前走几步吗?”

  言修泽怪异地看了她一眼,看了一下自己往前走几步后会到的地方—他的大床,顿时知道她想干什么,他却偏偏就是不动,笔直地站在那里。

  见他这般有不配合,小喵也不生气,当然,她不生气的一部分原因是她现在也没有资格生气。但他这样不动弹,可能等到明天她都不能把他的领带系好,主要是她还想回去睡个回笼觉呢!

  这样想着,她也没顾虑什么身份合适不合适,直接上前就拽着他的手往床上的方向拖,而后者则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现在如果有一个人突然推门进来,那么看到的绝对就会是这样的一个场景—娇小的女生饥渴难耐地使劲把一个一脸欲拒还迎不情不愿的大男人往大床上拖拽着,而且女生眼中还冒着兴奋的绿光……

  终于把他拽到了床边,她气喘吁吁地放开他的手臂,叉着腰直喘气。

  言修泽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看她这样,还淡淡地吐出了一句,“真没用。”

  小喵顿时都要炸毛了,在心里把他鄙视到了极致。

  但是此时明显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抓紧时间踢掉了自己的鞋子,一骨碌爬上大床,站在边缘处低头俯视言修泽,在心里大笑三声,自己真是聪明!

  言修泽此时的内心已经到了奔溃的边缘,双眼死死地盯着她嫩白的小脚丫,这女人有没有洗过脚?

  然而小喵才不会去理会他内心在想些什么,动作利索地重新把领带套上他的脖颈,摆弄了一番后好像也没有找到什么可以系好的门道,索性低头凑近了些仔细观察怎么系。

  她温热的鼻息扑撒在他的脖颈处,温热温热的,她头上的几缕不听话的发丝也随着她偶尔地摆头动作扫过他的脸颊,痒痒的……

  不过—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竟敢这样对待他?

  “你—”他刚要开口想要发难,突然感到脖颈处一紧,竟是被她用领带紧紧地勒住了。

  可恨的是这女人好像还没有发现他已经被勒得快要喘不过气了,还在一个劲地低头研究怎么系领带。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一把将她推开,将自己的脖子从她刚刚“系”好的领带中解救出来。

  他控制不住地咳了几声,抬头瞪着被他的力气推得倒在床上的小喵,“你是故意的吧!”

  小喵闻言只觉得很无辜,她帮他系领带也有错?明明是他突然发疯把她推倒了,她还没说什么呢,怎么他倒先指责她了?

  “你给我出去,不用你系了!”再也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他冷着脸自己站在镜子前快速地系好了领带。

  小喵从床上手脚并用地爬下来,哒哒哒地跑到他身边,指责道:“原来你自己会系,那为什么还叫我系?”

  言修泽轻哼了一声,一脸理所当然,“不然我雇你来干吗?当摆设吗?”他斜睨了她一眼,继续说,“而且,你那也叫系?是不是没把我勒死之前你做的那些都算是在帮我系领带?”他语带嘲讽,还故意在系字上面加重了音量。

  “我这不是在学吗,也不是谁天生就会啊……”小喵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你学?”他轻哼一声,“算了吧,我看以你的智商你再学几个月都学不会。”

  “不带你这么歧视的,而且,我的智商怎么了?我觉得我的智商高着呢!”说完,她还往天扬了扬下巴。

  “你也只是你觉得。”一句轻飘飘的话瞬间又把她打回了原形。

  小喵哼了一声,“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嫉妒我的智商比你高。”

  他也不再说话反驳,和她争辨让他觉得自己的智商也会下降。

  言修泽最后对着镜子正了正自己的衣着,转身下楼吃早餐,出门前还给了小喵最后一击—“床单今天记得洗了。”

  这是有多嫌弃她……

  “我才不洗,我的脚干净着呢!”小喵撅着嘴愤愤地自言自语了几句,最后好像还不过瘾似的,又脱了鞋跳上床蹦哒了几下。

  哼哼,我不只不洗,我还跳了,你能奈我何?

  她才得意了没有一会儿,没想到门就被推开了。

  她一惊,反射性的整个人跌坐了下去,还装着这里摸摸哪里看看,然后慢慢地抬头甜甜地叫了一声,“管家早上好啊!”

  管家满脸狐疑地盯着她瞧了许久,“你在先生的床上做什么?”

  “额?啊?”听见她的话,小喵立刻手脚并用地爬了下来,呵呵地笑了几声,“那个,先生叫我帮他把床单收下来去洗,我正在收床单呢!”

  “是吗?”管家的眼神满是狐疑,“你下去吧,先生准备用餐了,床单的事你不用管。”

  “是是是。”连声应了几句,她便一溜烟地出了门,这样更好,本来她也没想过要洗床单。

  楼下,言修泽坐在餐桌边用着早餐,听到小喵进来的脚步声,眼睛连抬也不抬一下,那高冷的模样,跟早上那个传统害羞的大男孩判若两人。

  “言小喵?”

  “在。”小喵听到点名整个人站得笔直。

  言修泽眼中闪过笑过,“这个手机,你拿着。”

  小喵听后眼睛发光地看着桌边的新手机,拿到手里左看右摸,笑得嘴都合不拢,“给我的吗?”

  她终于有她人生中的第一台手机了,第一个应该打给欧阳斐,小喵想起欧阳斐给她的那张纸还压在枕头底下……

  “手机二十四小时带在身上,这是命令,也是工作。还有,别站在我视线内。”言修泽淡漠道,直接把她归入了外星人行列,她这个样不会从来没用过手机吧?

  他这个样子,小喵也毫不在意,反正已经习惯了。

  他的身后三米站着几个用人,在等候他的吩咐,小喵也站了过去,规规矩矩地把手交叉放在身前。

  一天半夜,小喵迷迷糊糊地起来上了个厕所,在躺回到床上后的时候突然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努力地睁开眼睛眨了眨,半晌才知道不对劲的地方是因为现在房间里一片黑暗,一点亮光也没有。

  她脑中模模糊糊的有了一个结论—停电了。

  不过她心里一点正常小女人该有的害怕都没有,她是猫,夜里也能看清楚东西,所以怎么可能会怕黑。

  知道了这个情况之后,她又爬回了床上,一动不动地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发现有点口渴,所以又一骨碌地爬起来,摸着黑走了出去。

  来到厨房喝了整整一杯水,她准备回房睡觉,却耳尖地突然发现楼上好像传来一些动静,于是一步一步地慢慢走上楼,小心翼翼地先敲了敲门,然后把手搭在了门把上准备开门进去,却在这时听到了里面杯子摔碎的声音。

  小喵听到杯子摔碎的声音后动作一顿,犹疑了。

  他现在起床气这么大,她进去有没有可能会被打?思及此,她的手立刻就又规规矩矩地收了回来。算了,还是不要惹他为妙,要是被他打了多不值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嗯,没错!

  转身想下楼离开,却又总觉得不对劲。小喵天人交战了良久,之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轻吐了口气。算了,还是进去看看吧,如果真的是在发脾气,她有脚,跑就是了。

  手上慢慢地用力,门终于还是被她打开了一点,她的头先探进去看了看,一个人影瘫软在地上,身体竟然还……有些轻微地颤抖。

  小喵一惊,立马推开门小跑了过去。她蹲下去,把他扶坐了起来,小手轻拍了拍他的俊脸,焦急地问:“言修泽,你怎么了?”

  他现在整个人很不正常,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脸色苍白,紧咬着牙关,眼睛紧闭,冷汗一颗颗从额头滴落,身体颤抖。

  他好像察觉到了身边有人,他睁开眼睛,可是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的焦点,听到小喵的问话,他沉默了半晌,之后才颤抖着声音说了一句,“光……”

  小喵有点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低头把耳朵凑近他的嘴唇,“你再说一次,我听不懂。”

  言修泽的喉结动了动,抿了一下薄唇,咬牙又说了一遍,“我要……光……”

  小喵这次终于听明白了,立刻在房内搜索着有什么可以发出光的动西,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发现了言修泽的手机,眼中一亮,对啊,手机可以发出光啊!

  她想站起来,可是手腕却突然一紧,被人紧紧地抓住了。

  她低头,疑惑道:“怎么了?”

  言修泽紧抿着唇,抓着她的手腕半天没有吱声,好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语说不出来,但是最后他还是慢慢地轻启薄唇,“不要走……”

  他现在的样子有点矛盾,感觉很倔强,但同时也很脆弱,听到他平时那么高高在上的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点祈求的味道说出这句话,小喵的心里一软,伸出另一只手盖在他抓住她手腕的手背上,安抚性地拍了拍,像哄小孩子一样说:“好好好,我不走!你放心吧!”

  言修泽好像得到了保证一样,安心了不少,但抓住她手腕的力道依旧不减半分。

  小喵呆站了一会儿,扭头看了看手机,又低头看了看他,挣了挣手腕,想去拿手机。

  可言修泽反而却更用力了几分,问:“你想去哪里?”

  小喵有些无语,怎么感觉他这么像一个小孩子?虽然这样想着,但她还是耐心地回答他,“你不是要光吗?我去拿你的手机啊。”

  “手机?”言修泽这时好像也已经恢复了一些理智,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字,然后慢慢地松开了小喵的手,说,“对,拿手机,快点!”

  小喵的手腕终于又得到了自由,她甩了甩有些发疼的手腕,然后无奈地回应了他一句,“好!”然后就真的快速地小跑着从沙发那边拿了手机返回到他的身边,打开了屏幕,“喏,有光啦!”

  看见手机屏幕上的光亮,言修泽整个人好像都突然放松了一样,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也往床边倚了倚。

  “怎么样?现在不怕了吧?”小喵的眼神关怀地看着她,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生怕他又像之前一样。

  看到她这个傻样,言修泽才发现自己在她面前的形象现在算是完全毁了。

  他不自然地咳了咳,语气僵硬地回了一个字,“嗯。”

  见他又恢复了以前那副对她爱答不理的模样,小喵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她在言修泽的面前大大咧咧地坐了下去,把手机放在两个人中间,又仔细地盯着他看了看。

  嗯,的确已经好些了,脸色渐渐好转过来,牙关也没有再紧咬着,虽然还是满头冷汗,但比起她刚进来时好了很多。

  看到他头上湿漉漉的汗水,小喵想也没想就伸出了手,用自己的袖子帮他擦了擦,还细心地用另一只手作扇子状,帮他扇了扇。

  言修泽一愣,在手机映出的幽暗光线下看她,其实这女人长得还真挺好看的,特别是她现在还满脸关怀地帮他擦拭着汗水,一点也没有想过汗水会把她的袖子弄湿了。而且,他绝对没有想过,这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照顾他的人竟然会是她……

  “怎么了?”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在手机的光线下停留在她脸上许久,小喵抬起头,疑惑地问他。

  “没什么。”言修泽也发现了自己看了她许久,听到她的问话,不动声色地把目光转向了别处。

  小喵也没有再追问,只是认真地把他额头上的汗水擦掉,之后把手收了回来。

  “不过那个……”她想了想,偷眼瞟了几眼已经平静下来的言修泽,“你刚刚是怎么了?”

  “没什么。”他身体一僵,不自然地又回了一句同样的话。

  “怎么可能没什么。”小喵撇了撇嘴,“刚刚你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没有什么。”

  言修泽没有说话,抬眼看了看小喵,片刻之后才淡淡地说了一句,“幽闭恐惧症。”

  “幽闭恐惧症是什么?”小喵不懂,只能满脸好奇地继续追问。

  “自己去查。”他现在没有解释的欲望,闭了闭眼,喉结上下动了一下。

  其实他这样的人是很避讳别人知道自己的弱点,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告诉这个女人。

  他的幽闭恐惧症没有几个人知道,甚至是他的父母都不知道。

  七岁的时候,因为某件事情做得不理想而惹怒了要求严格的父亲,被他叫人关在了别墅后面的一个密封的房间面壁思过,那个房间很小,甚至窗户都很小,晚上的时候,根本一点亮光也看不到,对一个还没懂事的小孩子而言,那样的恐惧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

  他的幽闭恐惧症就是在那时候开始的。

 

独家萌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独家萌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独家萌宠

独家萌宠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1/11 2:43:02

YR集团总裁言修泽,完美男神,身边美女环绕, 当红明星偶像肖夜臣,模特身材逆天颜值,无数粉丝的梦中情人。 肖夜臣给她温暖、给她依靠,强势走进她的心。 她却说:“肖夜臣,你好吵,我还没吃饱。” 言修泽许她承诺,许她宠爱,许她一场盛大的婚礼。 她却说:“咦,你这是要把你自己抵押给我了吗?” 这世间最甜的,不是俘获一人心,而是宠着一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