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小说网是小说爱好者最值得的收藏的小说网站,每日为小说迷定时更新最新的小说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送君归 > 送君归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3章生于泥淖,见之不忘

送君归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3章生于泥淖,见之不忘

发表时间:2019/7/15 2:31:45来源:微阅云热度:

《送君归》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将我哥的矫赤拉过来,我护送她回去,你俩吃饭去吧。”秦艽对飞白飞羽说到。...

送君归

  帷幔后的女子迈步走了进来,飞白和飞语正准备走上去,秦砚挥手制止了。

  女子着素色衣裳,薄唇柳眉,澄澈的眸子,如沐春风,领口别了一枚沙漠玫瑰,青丝间隐约可见白发,仅仅用一根发带束着。

  蒺藜颔首屈膝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存在,便抬头直视秦砚,“地图是蒺藜给秦二公子的。”

  对于在场的五人而言,除了秦艽和蒺藜,另外的三个人还是大为诧异的。

  秦砚回身走向案前,执手敲了敲被他放回桌案的地形图,挑眉说道:“蒺藜?本将没想错的话,应是蒺藜公主吧?”

  “家父废名之旨仍在,公主之名,蒺藜不敢当。”蒺藜神色不变的应答,仿若当初被废弃的那人并非自己。

  也是,这么多年呢,早该习惯了,留下来的也不是记忆了,否则,昔日的公主怎么会出现在敌人的营帐里呢?

  然而,并不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小看眼前稚嫩的女人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毕竟,营帐外的守将就正熟睡着呢!至于为何还留有命,只是因为蒺藜宝贝自己的药材。

  谁也不会小看在自己胸前别上沙漠玫瑰的女人。

  蒺藜低头顺道瞟了一眼案上的地图,回眸望着秦艽,神色晦暗不明。

  秦艽收到蒺藜的目光,摸摸了鼻子,神色不变的掩饰道:“咳咳,你给的那份地图我不小心给打湿了,我就自己凑合着画了一副。”

  没错,就是掩饰!因为秦艽看见蒺藜的画作后就想据为己有了,看都不舍得让别人看了,虽然那仅仅是一份地图。

  “地图给你们了,能否攻克有娀在你们,但要求……蒺藜只有一个。”蒺藜回身看向秦砚,毕竟他才是出兵的将帅,“别动摩天岭!”

  “姑娘这是为难本将了!大军攻克有娀,第一关便是天然屏障摩天岭,摩天岭进可攻退可守,不动这易守难攻的摩天岭?”秦砚一脸难两全的容色,缓了口气又道:“况且,你们的敌人,不止南越!”

  此次派兵,不仅仅是南越,还有楚都。而此次派兵的理由,其实都是借口,想拿下有娀这份甜粥才是正解。

  至少,在这样的条件下,他没法保证蒺藜给出的条件,因为楚都的那人给他的军队下的指令是——攻克有娀每一寸土地!

  想来也是能理解的,有娀和楚都的仇恨在七年前就结下了。其中缘由,和蒺藜也是紧密相关的,也可以说,是一手促成的。因缘际会,天道轮回,没有因哪来果?

“敌人?”蒺藜轻轻一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当然要寻找盟友,所以,本姑娘才会来请君入席,一同观一出国破山河的大戏,不知,将军是否有意?”

   秦砚没有立即应下,而是问到:“不知这一出戏,该如何演?”

  蒺藜指了指地图上的摩天岭,“我可以让你们在不惊扰摩天岭的情况下直捣黄龙,你派兵稍信楚都的军队,绕到后方与你们呼应就好。”

  “既如此,请姑娘明言,如何让楚都的军队在后方与我们呼应?”秦砚想了想没有去问为什么,而是问如何做。

  秦艽很随意的靠在一旁,眉目半敛的看着那个娇小纤弱(秦艽自认为的~)的不能称之为女人的女子。

  平静的声音,不变的神色,谁会知道她正在和自己国家的敌人谈话,而且,是告诉敌人,如何最直接最大利益的消灭她自己的国家。

  “摩天岭的东边有片小型沙漠名为尘龙卷,应当……知晓吧?”蒺藜在案前指了指桌案上秦艽画的地图,摩天岭南下便是大漠,而在西面偏北上的方向被单独圈画出来的一小片,就是尘龙卷。

  “素来有名的沙漠猎手尘龙卷怎么会不晓?姑娘不会是想让他们走这里吧?他们不会愿意的。”秦砚一口否决了。

  那片沙漠相对于三国之间形成的大漠而言确实只能算是小型沙漠,但是那片沙漠却被称之为沙漠猎手!一般的大漠都会见到尘卷风,毕竟大漠多风沙,那一片小型沙漠也是如此,而值得一提的是它的地理位置让它的风力倍增,尘沙被高高卷起形如巨龙,两国探索进入有娀的潜伏者层出不穷,但那些曾经走进去的人基本都没能出来过。

  但是,这里就有一位从猎手手底下逃逸出来的猎物。

  “从尘龙卷的入口进入,一直往西北方向走,遇到一片胡杨林再往东直走,直到能看见一片戈壁滩,这条路可以避开尘暴。”蒺藜环视了一眼帐内,没有找到座椅之类的东西,想来是因为沙漠行军,所以物品节俭便作罢,“你带人稍信的时候顺便遣一个人扮作商旅一起过去吧,这样可信度高些。”

  此话一出,无不讶异。

  看着他们疑惑震惊的神色,宫翎做出了解释,“当年被废弃废弃之时,我被流放,便是从尘龙卷走出来的!”

  宫翎内心自嘲到,虽然这并不是实话,但是目的达到就成,谁又会清楚的记得一个被废弃的公主如何苟且逃生的呢?

  秦艽的眼睛一直看着蒺藜,闻言后眨了眨,更深邃了点。

  “姑娘果然是非寻常人能比拟的,想来这一出戏不会让人失望!”秦砚回应道,算是应了这场邀约。

  “如此,便预祝将军事成,望将军记得勿扰摩天岭,蒺藜自有办法让将军安静的走过摩天岭。”蒺藜躬身道。

  蒺藜除了来说服秦砚以外,还要告诉他们走过摩天岭以后要如何避开有娀的天然毒物,以及行军路线。

事情谈妥,已经是用饭时间,秦砚看天色已晚,让蒺藜留宿一晚明日再走,但蒺藜以夜晚行走不易打搅军队秩序为由谢绝了。

  想来也是,一个军营里突现妙龄如花女子,怎的也会掀起一阵风浪的,不然蒺藜也不会选择傍晚时分才来。

  谁带来的人,自然由谁护送回去。

  “秦艽,安全护送蒺藜姑娘回去,飞白飞语陪着二公子。”秦砚起身准备去吃饭,走过秦艽身边的时候轻声说了句“回来后到我营帐来,我们好好谈谈。”便走出了营帐。

  “二公子,蒺藜姑娘,请吧。”飞白上前挑开帷幔,飞羽站在二人身后。

  出了营帐,不远处的篝火的火光照了过来,在帷幔上投射出几人的影子来。

  蒺藜望了望天空,初夏的季节,夜幕中月亮的周边挂起了些许明星,锋利的镰刀好似要横扫整个大漠。

  蒺藜又低头看了看脚下贫瘠而沙漠化的土地,“这里离魔山岭不远,我是驾马而来的,你们的骆驼不适合踏过前面的草地。”

  大漠行走,必不可少的便是骆驼,沙漠水源不足,全军没法儿既备用战马又骑行骆驼,只安全无虞的把上将军的战马护送了过来。

  “将我哥的矫赤拉过来,我护送她回去,你俩吃饭去吧。”秦艽对飞白飞羽说到。

  别无他法,飞白飞羽按着秦艽说的将秦砚的战马拉了过来,一匹红棕色的汗血马从暗夜中走了出来。

  秦艽牵过缰绳,向飞白飞羽挥了挥手,伴随着嗒嗒的马蹄声便和蒺藜一起渐渐消失在了夜幕中。

  蒺藜和秦艽一前一后走着,直到离开军营的范围,才听见蒺藜的马儿从摩天岭山下的原野上慢慢走过来的声音。

  借着月色,秦艽看见是一匹通体栗色的马儿,但是头上那部分的鬃毛却是雪白的。

  “她叫栗子,我哥送的一匹千里马。”蒺藜摸了摸马儿头顶的鬃毛,说:“这里原本是栗色的,被我用药汁染白的。”

  秦艽直直的看着她回了句,“她和你一样高贵!”

  蒺藜低头轻轻笑了笑,翻身上马,抬头轻声说到:“我从来都活在泥土里,没有高贵可言。”

   蒺藜拉着缰绳走在前面,其实她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何要对一个才认识不久的人说这些,难道自己一个人寂寞太久了?不由自嘲道,春天都过了还发什么春?

  “若我没记错,当年你并没有流放尘龙卷。”秦艽也翻身上马追了上去,不是怀疑的语气,而是肯定的。

  “呵!这还真有一个记得的啊!”声音清冷,蒺藜拉住缰绳将速度减了下来,秦艽也减了速。

  “怎……会记不得!”秦艽嘴角习惯性挂着笑的说到:“当年虽小,但也能记事了。但是……本公子可以装作不记得。”

  蒺藜有点想要扶额,她倒不怕秦艽说给他哥听,反正踏平有娀,她势在必行。

  蒺藜驾着马慢慢前进着,嘴角向上一弯问了句,“装作不记得?公子不会是对蒺藜图谋不轨吧?”

  秦艽驾着矫赤也并排了上去,笑了起来,一身深紫色的长袍把他衬的有点邪魅乖张。

  “一个在胸前别着沙漠玫瑰并且为敌国出谋划策的女人也会怕这个吗?”

  蒺藜低头看了看胸前被自己用药汁浸泡过而保持鲜艳色泽的沙漠玫瑰,叹了口气。

  她能说,这只是因为青鸽非要用明艳的夹竹桃搭配她的素色衣裳吗?

  蒺藜望向身边并驾齐驱的秦艽问了句:“漂亮吗?”

  秦艽瞥了一眼,“见之不忘。”

  不知道是指人还是指那朵娇艳欲滴的沙漠玫瑰。

送君归

送君归

  • 来源:微阅云
  • 作者:妃时
  • 时间:2019/6/13 13:48:28

序宫翎/蒺藜:“余我半阙笙箫曲,奏我半世流离长相思。”秦艽:“半生癫狂,一念成殇。”郁离子:“待君茔头长满坟草,为我绾华发可好?”歌鸲:“好”正文皓月当空,宫翎斜躺在千樱树的枝干上,散下的纱衣泄了一地的白月光。她执起白玉箫,吹出一曲哀怨的《越人歌》,静默的侧脸在清冷的月光下格外动人。曲声到一半戛然而止。并不是宫翎不想吹下去,而是令她吹奏这曲的那个人没来得及让她有机会学会这下半段的曲谱罢了!凉风习习